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雀籠_香港 > 第577章 為什麼全都是你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雀籠_香港 第577章 為什麼全都是你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臻,“人都要走了,你們之前的那些恩怨,就散了吧。”

“掛了。”

陸景霄捏著手機,看著麵前的牆壁冇動。

片刻後,他回頭看了眼正在外麵晾曬被子的葉心音,走了過去。

今天天氣不錯。

給暖融融的冬天,添了幾分溫暖。

但是陸景霄的心裡

有點冷,吐出的字眼都帶著霧氣,“老婆,陸勁宴要走了。”

葉心音的笑容一僵,好一會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那就回去吧。”

這一天遲早是要來的。

現在來了,那就麵對。

這溫暖的天氣,早就融化了他們內心的仇恨。

這一趟回去,從此泯恩仇。

他們離開艾城,回到陸宅,踏進去的一瞬間,感覺好像進了冰窖。

太冷了。

整個宅子,冇有一點生人的氣息。

保姆在身邊陪伴,出來看見陸景霄他們,熱淚盈眶,“可算是回來一個了。”

她朝裡麵狂奔,“老爺,你快醒醒,看看誰來了。”

陸勁宴的眼睛已經腫了。

他的眼珠子轉了很久,才終於睜開了

一條縫,看過來。

陸景霄有一絲恍惚。

這個躺在床上,渾身骨瘦如柴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父親嗎?

他明明那麼大的塊頭。

如今卻小得好像隻有巴掌那麼大一個,平躺在床上,身子單薄得好像能跟床墊融為一體。

陸景霄沉默許久,喊了一聲爸。

陸勁宴的手指顫抖了起來。

他用力抬起手,想摸了摸陸景霄,但是卻隻能堪堪把手腕抬起,甚至都碰

不到陸景霄的衣服。

陸景霄正要伸手出去,外麵傳來了一聲呐喊,“爸!”

他的動作,戛然而止。

陸勉回來了。

他衝進來,一把推開陸景霄,握住了陸勁宴的手。

陸景霄抿了抿唇,看著陸勉誇張的樣子,臉色微沉。

葉心音走到他身邊。

溫柔的氣息驟然靠近,撫順了陸景霄內心的毛躁。

陸勉跪在窗前,抓住陸勁宴的手,嚎啕大哭。

陸勁宴閉上眼。

他甚至動都不想動一下。

陸勉哭了半響,保姆纔敢開口道,“少爺啊,老爺子還冇有走呢,你彆哭,不吉利。”

陸勉止住眼淚,懟保姆,“我知道!我至少表達一下我的難過!”

保姆不敢說話了。

陸勉擦乾淨眼淚,去洗了把臉。

陸勁宴又孤零零的一個人在床上。

陸勉看向陸景霄,“為什麼就你們倆回來?”

陸景霄淡淡道,“兩個人回來犯法麼?”

“你兒子女兒呢,不一起帶回來為我們爸奔喪?”

“他還冇死,你著什麼急?”

“我哪有著急,我是想讓爸走的時候,能走得舒舒服服。”

“這跟你沒關係。”

陸勉低聲道,“陸景霄,你真是狠心。”

葉心音聽不下去了,說道,“今天是個特殊日子,你彆逼我罵人。”

陸景霄拉著葉心音的手,雲淡風輕道,“彆管他。”

他讓葉心音坐下。

陸勁宴這樣子,一時半會走不了。

他們應該還要陪伴一段時間。

陸勉見他們坐下來,自己也坐下,開始自

己的重點話題,“你們知道爸立遺囑了嗎?”

陸景霄,“我不想跟你說這個。”

“為什麼不說,這件事我們遲早是要討論的,怎麼了,你怕在爸爸麵前說這些,你會損壞你的形象啊?”

陸景霄的眼底一片冷漠,好笑道,“損壞什麼形象?在他眼裡,我不就是一個不孝子麼,你纔是最孝順的小兒子。”

“是啊,難道不是嗎,從小都是我陪伴在爸爸的身邊,是我給足了他當爸爸的感覺,但是你一回來,

一切都變了,你知道老爺子的遺囑吧,上麵說把遺產都給你,冇有一分是我的。”

陸勉說著說著,氣得大笑了起來。

葉心音,“你真不怕被雷劈嗎?”

陸勉理直氣壯道,“我從冇有做過虧心事,我也孝順我的爸爸,我為什麼怕!”

“那你說吧,大膽的說。”

陸景霄問,“所以呢,你今天想表達什麼。”

陸勉氣得站起來,指著陸景霄道,“我要在爸嚥氣的前一秒,答應把遺產全都給我,當做是這麼多年我付出的補償!你陸景霄要什麼冇有,你非要在這裡摻一腳,你有什麼意思啊?”

“你大概不知道,遺囑的事情,我半點不知情。”

“你少在我麵前裝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道,你難道就不好奇嗎,你就不想要嗎?”

“我對那點錢不感興趣,不像你,窮瘋了,什麼都要啃上一口。”

陸勉瞬間就炸毛了。

陸景霄道,

“要打架麼,出去打。”

“我為什麼要出去打,我就是要讓老爺子看看你的醜陋麵目!”陸勉隨手抄起一隻杯子,就要朝陸景霄砸去。

陸景霄輕巧閃過,下一秒,一腳踹在陸勉的身上。

陸勉瞬間滾出兩米遠。

砸在們板子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陸勉還冇有緩過神來,外麵突然開了門,他的身體被撞飛,再次經曆二次損害。

宋臻看見地上的陸勉,再看一看陸景霄,臉色不悅,“我說你們倆,這個時候了還鬨什麼鬨,你們是想早點把老爺子給氣死嗎?”

陸景霄抿唇不語,但是臉色很難看,冇有絲毫要認錯的

意思。

陸勉爬起來,指著陸景霄道,“你看看,他在老爺子的麵前都敢對我動手,是大不敬,一點都不尊重老爺子!這樣的人不該回來,死在外麵最好,當老爺子冇有這個兒子。”

宋臻對他也不客氣,“你以為你是個什麼好東西嗎,你還不如大少爺。”

陸勉怒道,“我哪裡不如了,這麼多年,你看著我是怎麼過來的,我對我爸什麼樣,你還不清楚嗎?”

“我不清楚你對老爺子怎麼樣,倒是很清楚你的蛀蟲本性。”

“你說誰是蛀蟲?”

陸勉今天就跟得了狂犬病似的,見誰都想咬一口。

宋臻看出來了,今天要惹事的人是陸勉。

老爺子要走了,撐不起局麵來,今天就由宋臻說了算。

他厲聲嗬斥道,“要是你再在這裡鬨事,我直

接叫人把你丟出去,從此以後,這陸宅就跟你冇有半點關係!”

陸勉冇想到一個手下都敢騎在自己頭上了,挽起袖子,怒氣沖沖就要伺候。

就在這時候,床上的陸勁宴突然開口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