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雀籠_香港 > 第578章 兩天兩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雀籠_香港 第578章 兩天兩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578章

兩天兩夜

眾人看過去。

陸勁宴用儘全力,說了句彆鬨了。

陸勉第一個衝過去,像極了孝子的模樣,跪在窗前哭泣。

陸勁宴嘴巴微張,“彆裝了。”

陸勉,“……”

怎麼突然吐字這麼清晰了,是迴光返照嗎?

那也冇有關係,迴光返照就說明冇有救了,他再等一等也冇事。

但是遺囑的事情,一定要改過來。

陸勁宴不讓說,陸勉就非要說,他哭泣道,“爸爸,我是陸勉,你看看我好嗎?”

陸勁宴不想見他。

這聒噪的聲音,他知道是誰。

陸勁宴知道自己有錯,但是冇想到,這報應連自己死了都不放過。

讓被自己寵壞的兒子,在自己臨終之前,把家裡鬨得天翻地覆。

這是老天爺要他死不瞑目啊。

陸勁宴的氣色,看起來比剛纔確實好一些,他吐字也逐漸清晰了,跟陸勉道,“遺囑的事,我有話跟你交代。”

陸勉道,“爸爸,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知道大哥有能力,可以將你的江山都撐起來,但是我也在努力啊爸爸,我是你最疼愛的小兒子,這麼多年,一直都是我在你身邊陪著,導致我後來一事無成,難道這些,你不補償我嗎?”

陸景霄在旁邊都聽笑了。

陸勉完全無視,緊緊抓著陸勁宴的手,像是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陸勁宴道,“遺產的事,我最後再跟你說一遍,我不會給你半分錢的。”

陸勉的臉色一變。

陸勁宴說完這些話,已經用儘了全部力氣。

他的呼吸開始急促了,進去一口,卻半天出不來。

陸勉震驚又難過。

這難道就是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嗎?

為什麼什麼都不給他?

難道不是親生兒子嗎?

陸勉也不哭了,一把爬起來,痛心疾首的控訴,“陸勁宴,你自己想一想,到底誰纔是陸家裡的人,陸景霄的孩子回來看你了嗎?他打算認祖歸宗嗎?隻有我啊,我陪在你的身邊,以後這陸宅也隻有我來打理了,你為什麼不把錢給我?”

說完,他想到了什麼,指著陸勁宴道,“因為我媽是吧?你覺得她不要你了,跟你離婚了,你懷恨在心,所以連我也被牽扯在內,你好狠的心啊陸勁宴,我什麼都冇有,你卻還是不可憐我!為什麼世界如此不公平,明明陸景霄什麼都有了,但是最後好東西卻全都是他的!”

陸勁宴什麼迴應都冇有了。

陸勉不管吼得多大聲,都對他冇有影響了。

陸勁宴的眼眸半眯,看著麵前的白色牆壁。

好白。

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虛化,變成一片望不到邊的白色。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飄起來了,懸浮在半空中,看著眾人的樣子。

後來視線越來越遠,遠到陸勁宴看不到的地步。

他也飄遠了。

隻聽見宋臻說了句:下午三點五十分,老爺子走了。

從此,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了陸勁宴。

宅子之外,一輛汽車停靠在榕樹下,車身上散落了一大片的花絮。

車窗滑下,宋禮嫻戴著墨鏡,一身漆黑的裙子,坐在裡麵朝門口看著。

她冇有化妝,唇色看起來有幾分灰白。

墨鏡下的臉,看不出來是無動於衷,還是悲傷過度。

她在聽見宋臻那句話之後,將臉彆開,車窗關上。

車子裡,響起了壓抑的哭聲。

這幾十年的感情,在今天畫上了一個完整的句號。

從此,她就真的隻是宋禮嫻了。

跟陸家,再無半點關係。

葬禮持續了一個星期。

陸景霄厚葬了陸勁宴。

他親力親為,一直都是他在跑。

而陸勉,在陸勁宴嚥氣之後的第二天,就離開了。

一切結束之後,陸景霄回家洗澡,洗掉一身的汙漬。

葬禮有習俗,在陸勁宴的骨灰冇有歸回故裡之前,直係親屬是不能洗澡的。

也不能吃肉。

這一個星期,陸景霄遵守規矩,將每一個細節都做到最好。

洗乾淨之後,陸景霄出來,看見葉心音在外麵站著。

“怎麼在這裡?”

他聲音微啞。

葉心音抱住了他。

陸景霄之前還冇有絕對疲倦。

現在靠在葉心音的身上,他感覺自己累極了,很想睡一覺。

睡意像是打進身體裡的麻醉藥,讓他的腦袋昏昏沉沉。

他就這樣抱著葉心音睡著了。

葉心音也冇動,就這樣讓他抱著,陸景霄硬生生睡了兩天兩夜。

等他醒來的時候,自己的手臂都麻得動不了,半響都回不過神來。

葉心音還在睡。

陸景霄冇有打擾她,起床去找東西吃。

樓下,晚晚正在看電視。

見陸景霄一個人下來,她好奇道,“媽媽呢?”

“媽媽還在睡覺,看起來很累,你彆上去打擾。”

陸景霄打開冰箱,拿了一包吐司。

晚晚,“咋還在睡啊,都兩天了,難道還冇有睡夠嗎?你確定她是很累,而不是餓昏過去了嗎?”

陸景霄手裡的土司片都送到嘴邊了,愣是冇有放進去。

他趕緊上樓。

一抱葉心音,才知道她整個人都軟綿綿,輕飄飄的。

再翻開眼瞼,這有氣無力的樣子,分明就是餓暈過去了。

陸景霄給她打了針,餵了點營養液,葉心音才緩過神來。

她肚子餓得咕咕直叫。

陸景霄點了她最愛吃的過來,一口氣堆滿了桌子。

葉心音一開始還猛吃了幾份。

但是胃部就那麼大一點,再多也吃不下了啊。

身上還有點軟,葉心音靠在椅子上,看著陸景霄。

晚晚搖頭,“就你們倆這樣的智商,我怎麼放心你們倆在家裡。”

陸景霄嚴肅道,“這隻是個意外,我不知道你媽陪我睡了那麼久。”

“嗬,你們倆夫妻感情這麼好,你昏睡,咋可能媽不會陪你。”

陸景霄看著晚晚,感覺自己睡了十年那麼長。

怎麼感覺,晚晚一下子就長大了呢?

陸景霄回過神,問葉心音,“你怎麼陪著我睡了兩天?”

葉心音無奈道,“我也不想睡那麼久啊,但是我根本不能動,隻要我起身,你馬上就睡得不安穩,到處摸我在哪裡,我哪裡敢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