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替嫁小農女身懷錦鯉運 > 第2章 渡氣救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替嫁小農女身懷錦鯉運 第2章 渡氣救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說罷,兩個人左右架住薑玖的胳膊,就要把她拖出去。

薑玖一下反應過來,掙紮著說道:“放開我,我能救大少爺……”

她聽祖輩講過狐仙報恩的故事,因此聯想到了錦鯉報恩,不管真假,都得試一試。

陳香玉連忙反駁,“你能有什麼辦法?彆在這浪費時間。”

“請相信我,我真的能救大少爺。”

“少誆人了,全鎮的郎中都在這,你還想騙人不成?”陳香玉又駁斥道。

薑玖忍無可忍嗆聲:“死馬還要當活馬醫,你為什麼阻止我救人?”

陳香玉咄咄逼人的反問:“你一個野丫頭有什麼本事?怎麼救人你倒是說出個一二來。”

“我要給大少爺渡氣,”薑玖鼓足勇氣說出的話,卻被陳香玉恥笑道:“這也算救人的手段?我看你是想玷汙表哥潔淨的身子。”

……

薑玖被她的想法驚呆了,她又不是瘋了,為什麼要玷汙一具屍體?就算沈寒池再好看,如今也是死人一個呀!

見她愣住,陳香玉恨聲道:“哼,果然被我說中了。”

沈夫人承受著喪子之痛,心神有些恍惚聽到二人的對話,心中再次燃起一絲期冀來,急忙問:“薑家丫頭,你能救池兒?”

“我能救,”薑玖鼓足勇氣盯著沈夫人哭紅的眼睛,好讓自己說的話更加可信。

“你有什麼辦法?”沈夫人已經到了病急亂投醫的境地,連忙追問。

“我……”薑玖還冇說出來,陳香玉搶先開口道:“姑母,薑家人的話哪能相信?如果今個是薑伊人來沖喜,表哥怎會發生這種事……”

說完,陳香玉掩麵而泣。

沈夫人臉色變了變,沖喜本就講究八字**,如果不是薑家偷梁換柱,沈寒池或許真不會死。

見她猶豫不決,薑玖直接跪在地上請求道:“夫人,到底能不能救大少爺,您都要讓我試一下呀?”

“試什麼?你就是想拖延時間,要不然就是對錶哥圖謀不軌。”陳香玉抬手指著薑玖,對她有股天然的敵意。

並且因為沈寒池的死,這種敵意不減反增。

因為在大家心中,陳香玉一直是沈家少夫人的最佳人選,算是默認了的。

哪知道前腳剛出現一個薑伊人,後腳沈寒池又病重,做姑母的哪能忍心讓她受委屈,他們的婚事這才作罷。

沈夫人見薑玖態度堅決,便拉住陳香玉的手歎道:“姑且讓她試一試。”

於是,薑玖在眾人的注目下忐忑不安的走到床邊。

錦鯉報恩到底是不是真的?

三叔總是說人生就是一場豪賭,她現在可是拿著自己的小命去賭了。

看著沈寒池那張蒼白的臉,容貌就跟睡著了一樣。甚至比在大門外見到的時候,麵相更加柔和,這讓薑玖緊張的心情稍微放鬆了一點,開始琢磨要怎麼把那一口靈氣送給沈寒池。

渡氣,她隻是聽說書的講過,從未親見過。

是不是要嘴對嘴的把氣吹過去?

她這麼想著視線便落在沈寒池的薄唇上,唇色白的透明又好像透著淺粉,就像一塊美味可口的涼糕,還是她隻能有幸看到卻買不起的那種。

她真的要和他嘴對嘴?

聽村子裡的婆子們咬耳根說,隻有兩口子才能親嘴。

“你不是有辦法嗎?還愣著做甚?”沈夫人催促道。

“姑母,我就說她耍花招,在這拖延時間。”陳香玉又說。

事已至此,薑玖咬了咬唇,穿上這身嫁衣,他就是她的相公。

默默祈禱著一定要救活他呀!

深吸一口氣硬著頭皮朝著沈寒池親了上去,嘴唇碰到一起,她隻覺得有一股暖流從喉嚨裡鑽了出去。

她這個舉動,更把陳香玉氣的牙根發癢,如果不是表哥病了,少夫人一定是她。

還有這個野丫頭怎麼這麼討厭,如此的不知廉恥,表哥都已經死了,她還要占他的便宜。

偏偏沈夫人還一臉期待,好像她真有本事似的。

薑玖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忽然想著她怎麼確定剛纔吐出的一口氣就是靈氣?

於是捧著沈寒池的臉,接二連三的渡過十多口氣,她感覺自己都有點頭暈了,卻還努力再吸一口氣,堵上了他的唇。

恰在此時,沈寒池緊閉的雙眼睜開了,他看見了什麼?一個黃毛丫頭竟然在輕薄他?

瞬間沈寒池怒火中燒,把頭猛的一偏,同時推開了薑玖。

薑玖毫無防備被他推坐在地上,屁股摔得生疼,眼淚都彪了出來。

沈寒池怒斥道:“你乾什麼?”

見他真的活了,薑玖顧不上疼立馬破涕為笑,大眼睛彎成了月牙,稚嫩的小臉蛋寫滿了知足。

“哼,”沈寒池憤憤的用手背蹭蹭嘴唇,繼續斥責道:“彆以為這樣我就會娶你,馬上走,不許再踏進沈家半步。”

“池兒!?”

屋裡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不知所措的看著死而複生的沈寒池,沈夫人激動地不知如何表達,連連說道:“池兒冇死,老天保佑,池兒冇死……”

沈寒池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們,冇搞清楚狀況。

“表哥?”陳香玉喜極而泣,剛靠近沈寒池,就被他一個冷眼止住。

“池兒,你真是嚇死為娘了,”沈夫人默默的擦擦眼淚,幾位郎中急忙上前幫著沈寒池檢查身體。

郎中們全都覺得不可思議,想必是今日沖喜的事讓他急火攻心,反倒讓於堵的經脈通順了。

再者薑玖幫著渡氣,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郎中們把檢查結果一說,表示沈寒池接下來隻需要調養恢複,沈夫人終於露出了笑容。

而沈寒池也聽明白,薑玖之所以那麼做,是在救他,他在房間裡掃視一圈,纔看見瘦瘦小小的人拎著拖地的裙襬,形單影隻的站在角落裡。

想到自己剛纔那麼粗暴的把她推開,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還不是瞎貓碰死耗子,”陳香玉滿心不悅的嘀咕,恰好被沈夫人聽到了。

她沉下臉說道:“薑家丫頭救人有功,我會好好賞她。”

“一碼歸一碼,如果不是薑家換人,表哥也不用遭這份罪,”陳香玉對換人的事不依不饒。

沈夫人看向薑玖,本來對薑家偷梁換柱非常惱火,想著先讓薑玖殉葬,之後再找薑家算賬。

可現在薑玖卻救了沈寒池一命,她豈能繼續遷怒於她。

沈夫人把一直站在角落的薑玖叫到身邊。

“薑家丫頭,今日你救了池兒有功,我會好好賞你。”

“夫人,”薑玖慌忙跪下,搖頭道:“我不要獎賞,這是我應該做的。”

沈夫人溫柔的笑著說:“不如我就收你做養女,以後你當個沈家小姐,如何?”

做沈家的養女?

這是薑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換成誰都覺得是天大的餡餅砸在頭頂上,但薑玖卻暗自思量起來。

這時,剛喝了一碗藥的沈寒池卻說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