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零二十章 不想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零二十章 不想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零二十章不想救

嶽無涯之所以率領大軍來峨眉派,是因為幾天前,周琴設下圈套,把嶽無涯和寒冰,關在了峨眉派後山山洞,當時寒冰被下了藥,慾火焚身,徹底迷失了自己,當時嶽無涯為了保全寒冰的清白,用匕首劃傷自己,來保持清醒,纔沒有和寒冰發生關係。

之後,嶽無涯得知,寒冰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頓時怒火沖天。

返迴天啟大陸之後,嶽無涯養好傷,就直接率領大軍,前來清剿峨眉派。周琴差點害的自己鑄成大錯,怎麼能放過她?

涯兒?

這一瞬間,看到嶽無涯,囚車中的嶽風,頓時心頭一震,又驚又喜。

隨即,嶽風又看了看旁邊的刑瑤,心裡有些振奮起來。

涯兒知道自己被抓,特意率領大軍前來相救了嗎?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有孝心啊。

此時的嶽風,還不知道,嶽無涯率領大軍前來,是清剿峨眉派的,根本不知道他被困在這裡,而且,就算知道了,嶽無涯也不會相救,畢竟在他心中,從來都冇認嶽風這個父親。

唰!

周琴則是嬌軀一顫,精緻的臉上,很是慌亂。

壞了,嶽無涯率領大軍前來,肯定是來找自己算賬了!

同時,周琴忍不住看了一眼嶽風,緊咬著嘴唇,越發的忐忑不安。

要是嶽風知道,自己曾經陷害他的兒子和女兒,會不會更加記恨自己?

嗯?

這時,看到眼前的一幕,嶽無涯也是愣住了。

什麼情況?

嶽無涯看到,廣場上,幾萬西蒼大軍嚴陣以待,而周琴和峨眉派眾人,都被關在了囚車裡麵。

不僅如此,最前麵的囚車裡,關押的好像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嶽風。

一看到嶽風,嶽無涯心中頓時升起無儘的怨恨出來,自己和母親,流落天啟大陸那麼多年,他一直不管不問,從來冇出現過,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父親,現在被抓,是他自己的事兒,跟自己無關。

一時間,兩支大軍在廣場上,互相對峙,整個峨眉山的氣氛,顯得無比凝重。

呼!

此時,段羽暗暗打量著嶽無涯,心中掩飾不住的震驚。

這少年,年紀不大,氣勢卻很足,不簡單啊。

心想著,段羽衝著黃虎示意了下。

自己是皇帝,怎麼可能親自上前詢問?

唰!

得到示意,黃虎大步走出來,衝著嶽無涯眾人大聲道:“來者何人?”

話音剛落,刑瑤走出來,冷冷道:“這是我們天啟大陸的皇子殿下,今日我們前來,要清剿峨眉派,你們西蒼大軍在這裡做什麼?”

身為天啟大陸第一女戰神,刑瑤曾率軍和西蒼大陸打過仗,還和段羽交過手,自然認得出對方的身份。

說這些的時候,刑瑤忍不住看了一眼囚車中的嶽風。

這嶽風,什麼時候和西蒼大陸結怨了,弄的這麼狼狽?

隨即,又看到段羽身邊的蘇輕煙,刑瑤心中更加的疑惑。

那好像是蘇輕煙啊。她不是嶽風的女人嗎?怎麼和段羽在一起?而且,看上去,關係很不錯的樣子....

呼!

這時,聽到刑瑤的話,黃虎呼口氣,神色一鬆。

原來他們也是來清剿峨眉派的。心想著,黃虎微微一笑,指著周琴和峨眉派眾人道:“原來你們也是來清剿峨眉派的,巧了,這周琴冒犯我們陛下,已經被我們抓了起來,等下就要押回西蒼大陸處置。”

“有意思...”這一瞬間,嶽無涯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周琴還真是作惡多端啊,還招惹了西蒼大陸的皇帝,如今被抓,也算是報應,大快人心。

“刑瑤統帥!”

這時,段羽笑眯眯的看著刑瑤道:“多年不見,你還是風采依舊,英姿颯爽啊,既然大家都是清剿峨眉,那就是盟友了,現在峨眉派眾人,已經被朕抓住,你們也省了不少事兒。”

說著,段羽又看向嶽無涯,微笑道:“皇子看著年紀尚輕,卻氣質不凡,以後做了皇帝,也必定是天啟大陸的一代明君,若是在西蒼大陸,朕一定要好好款待你們,不過現在朕急著回去,所以,煩請皇子讓開大軍,讓朕下山。”

一番話,大方得體,又不失皇帝威嚴。

說真的,要是平常,段羽不會這麼客氣,不過因為受到開天斧反噬,段羽的內力,還冇徹底恢複,不得不客氣一些。

畢竟,嶽無涯率領十幾萬天啟大軍,不容小覷。

呼!

聽到這話,嶽無涯衝著段羽笑了笑,開口道:“多謝西蒼陛下賞識,以後有機會,本皇子一定去西蒼大陸,覲見陛下。”

說著,嶽無涯衝著身後的十幾萬天啟大軍擺手:“全部讓開,讓他們離開。”

嗡!

這一瞬間,囚車中的嶽風,心頭一顫,說不出的複雜和心痛。

涯兒...他竟然不管自己,看來,他心裡還是不肯原諒自己。本以為嶽無涯率領大軍,會把自己救出來,卻怎麼都冇想到,自己這個親生父親,涯兒看都不看一眼。

此時的嶽風,心情很是低落,但也冇有怪嶽無涯,畢竟,這麼多年來,自己虧欠他們母子太多太多。

這時候,天啟大軍緩緩而動,讓開了一條路。

“慢著。”

就在這時,刑瑤忍不住嬌呼一聲,緊接著,一臉焦急的看著嶽無涯:“皇子殿下,萬萬不可就這樣放他們走了,周琴和峨眉派是咎由自取,可是,囚車裡還關著嶽風,怎麼說,他也是你的親生父親啊。”

說這些的時候,刑瑤眼中滿是急切。

若是十年前,刑瑤絕對不會管嶽風的死活,但這些年,瞭解嶽風的為人之後,刑瑤心中早已經把他當做朋友。

如今看到嶽無涯,對嶽風不管不問,刑瑤心裡很是著急。

什麼?

這一瞬間,旁邊一直沉默的寒冰,嬌軀一顫,目光看著囚車中的嶽風,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這個人就是嶽風?自己的親生父親?

此時的寒冰,內心很是震動,同時又無比的振奮。

幾天前,又得知嶽無涯,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一開始寒冰很難適應,慢慢也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說真的,當初寒傲然被周琴,逼迫離開峨眉的時候,寒冰就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嶽風,隻是這些年,跟著寒傲然四處漂泊,一直冇機會見到嶽風。

可以說,今天是寒冰第一次見到嶽風,可見他被關在囚車裡,寒冰的心情,除了欣喜之後,又有些複雜。

“刑瑤阿姨。”這時,嶽無涯臉色陰沉,衝著刑瑤說道:“我不想救嶽風。在我心裡,隻有一個父親,那就是廣平王。”

嶽無涯一直尊稱刑瑤阿姨。他很敬重刑瑤。但是嶽無涯打心裡恨嶽風!就算刑瑤阿姨開口,嶽無涯也不想救嶽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