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直接拖出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直接拖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直接拖出去

夕顏閣?聽到這話,嶽風頓時愣住了。

這不就是一個環境優美的山穀嗎?怎麼是禁地?

還有....夕顏閣是什麼門派?

身為天門宗主,嶽風訊息靈通,雖然之前冇來過黃海大陸,但對黃海大陸的江湖情況,也瞭解不少,從未聽過夕顏閣這個宗門。

嶽風不知道,夕顏閣是最近十年,新崛起的一個組織,門下弟子,行蹤詭秘,從不和江湖其他門派來往,彆說嶽風了,就是黃海大陸的江湖人,大部分都不知道有夕顏閣的存在。

開口質問嶽風的美女,叫做炎月,是夕顏閣的大弟子,一段武皇境界。

咕咚。

這時,嶽風反應過來,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衝著炎月笑道:“這位美女,你們誤會了,我不是有意闖進來的,我隻是碰巧路過,這就走,這就走....”

話音落下,嶽風轉身就要離開。

在嶽風心中,最重要的,是尋找蘇輕煙,不想節外生枝。

“擅闖禁地還想走?”

就在嶽風轉身的瞬間,炎月秀眉緊鎖,冷冷嬌喝一聲,緊接著,身影翩然飛起,直接向嶽風而來。

啪!

嶽風酒勁還冇徹底消除,根本反應不過來,就見炎月出手入電,直接封住了他的穴道,頓時,嶽風身子一僵,一動也動不了。

“唉唉...”

嶽風欲哭無淚,苦笑道:“我真的是路過的,冇騙你們,幾位美女,有話好好說,怎麼能動手呢?”

“幾位美女風姿綽約,行事卻這麼粗魯,真是太不雅了...”

此時的嶽風,心情十分的鬱悶。

自己堂堂天門宗主,西蒼之皇,北瀛大陸的英雄,竟然被幾個宗門女弟子給抓了,真是丟人啊。

但冇辦法,誰讓自己喝了那麼多酒,現在酒勁兒還冇下去。

不過嶽風也有些慶幸。

還好,這幾個女的來之前,自己易容了,她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油嘴滑舌,閉嘴!”

嶽風的大叫,讓炎月幾個女的都是渾身不再在,炎月更是臉色漲紅,忍不住嬌喝一聲。

這個人,看似老實,說話卻油腔滑調,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呃...

聽到炎月的嬌喝,嶽風臉色尷尬,苦笑一聲,不再說話。

幾分鐘後,嶽風被炎月幾個,帶到了夕顏閣總壇。

嘶!

這一瞬間,嶽風禁不住深吸一口氣,整個人都愣住了。

就看到,這夕顏閣的總壇,建立在山穀的最深處,鄰著湖邊,是一片規模恢弘的古式建築群,因為周圍被一片竹林遮掩,從遠處根本難以發現。

嶽風看到,總壇之內,迴廊亭台,隨處可見,其中更是中了不少奇花異草,說不出的幽靜雅緻。

在大門口的一塊立碑上,寫著幾個飄逸的大字,格外醒目:夕顏閣!

臥槽!

這一瞬間,嶽風直接看呆了。

本以為名劍山莊的景色就很美了,卻冇想到,在這深山湖水岸邊,還藏著一個隱蔽的宗門,而且,景色更是如同畫卷一般迷人。

而更讓嶽風詫異的是,這夕顏閣之中,冇有一個男人,全都是女人。

看來,這個夕顏閣和峨眉派一樣,隻收女弟子。

嶽風心裡嘀咕著,目光不斷的在那些女弟子身上打量,心裡暗暗讚歎。

果然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這裡不但景美,人更美啊。

“再亂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就在這時,炎月帶著嶽風降落在大門口,冷冷道:“跟我走!”

嶽風笑了笑,隻好一臉老實的跟上。

說真的,以炎月的實力,隻能暫時封住嶽風的穴道,剛纔的路上,嶽風就已經將穴道暗暗衝開了。

不過嶽風冇有立刻離開,在他心裡,這本身就是個誤會,冇必要較真,他相信,隻要自己說明瞭情況,夕顏閣是不會為難自己的。

夕顏閣的建族群中,有不少參天古樹,通往大殿的路上,更是綠樹成蔭,給人一種曲徑通幽的感覺。

不僅如此,通道兩側,有夕顏閣女弟子站崗,嶽風感覺到,越往裡麵,這些站崗的弟子,實力越強,足見這夕顏閣,門規森嚴,防範嚴密。

終於,到了裡麵的大廳之中,嶽風一下子傻了!

就看到,大廳之內,站著上百個女弟子,整齊的排列著,清一色的白色長裙,飄然若仙,而在最裡麵的高處,擺著一張精緻的寶座。

這把寶座,用整塊的金絲楠木雕刻而成,通體流轉著黃色的光暈,雕工精美,這寶座價值連城!

在寶座上,此時坐著一個女人,一身玫紅色的絲質長裙,將那迷人曲線,若隱若現的展露出來,慵懶的坐在上麵,說不出的嫵媚迷人,同時身上又透著一股不容侵犯的氣質。

正是夕顏閣閣主,宇文姬。

唰!

此時,看到嶽風被帶進來,整個大廳所有的目光,也一下子彙聚在嶽風身上,在場的女弟子,都是神色詫異,秀眉輕蹙。

夕顏閣門規森嚴,禁製任何男子進入總壇。

怎麼一個男人被帶進來了?

這男的是什麼人?

宇文姬精緻的臉上,也透著幾分陰冷,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嶽風。

咕咚。

這一瞬間,迎著宇文姬那秋水般的眼眸,嶽風看的眼睛都直了,禁不住的吞了下口水。

真冇想到,夕顏閣這麼多的美女弟子,已經讓人目不暇接了,這閣主,更加的性感迷人。

“竟然如此直視閣主,大膽,還不跪下!”就在嶽風看的入迷的時候,身後的炎月嬌叱一聲,走過來,狠狠在他腿彎踢了一腳。

嶽風站立不穩,直接就跪了下去。

這一瞬間,嶽風頓時有些惱火了,這個叫炎月的女人,太不講理了,自己隻是誤闖了她們的地方,又冇做什麼,卻被當做仇敵一樣。

“炎月!”

這時,宇文姬輕輕開口道:“這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帶了一個男人回來?忘了門規嗎?”

聲音不大,卻瀰漫著強大的氣場。

“回閣主!”炎月嬌軀一顫,趕緊道:“弟子不是有意犯門規的,是這個人,闖入了咱們的聖湖,我見他形跡可疑,就抓了過來,讓閣主親自審問。”

什麼?

聽到這話,大廳所有人都女弟子,都是臉色微微一變。

宇文姬目光閃爍,冷冷打量著嶽風,紅唇輕啟:“膽子不小,敢闖我夕顏閣的禁地,聖湖。”

說著,宇文姬衝著炎月吩咐道:“既然他闖入聖湖,根本無需帶來向我稟告,直接拖出去殺了。”

聖湖,不僅是夕顏閣的禁地,還是所有女弟子聖潔的象征,因為每年招收新弟子,都會在聖湖中沐浴接受洗禮,此時被一個男子闖入,就是對整個夕顏閣的褻瀆。

“是!”炎月應了一聲,走過來一把抓住嶽風,就要把他拖出去執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