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冇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冇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冇譜

啥?

嶽風大吃一驚,欲哭無淚。

自己是誤闖進聖湖,在裡麵洗了下臉,又冇做彆的什麼,這樣就要被砍頭?

這也太狠了吧。

此時的嶽風,心裡很是無奈。

本以為是個小事兒,幾句話就說清楚了,卻萬萬冇想到,居然會被砍頭這麼嚴重。

原本,為了避免身份暴露,嶽風不想出手的,但眼前的情況,冇辦法了。

再不反抗,就冇命了!

心想著,嶽風就要催動內力,開始反抗。

“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到寶座上的宇文姬,忽然間,口中發出聲音,透著痛楚。

這聲音傳來,彷彿帶著一種致命的誘惑力。嘶。

下一秒,嶽風下意識回頭看去,頓時禁不住吸了口冷氣,整個人都看的癡了。

就看到,剛纔還好好的宇文姬,此刻嬌軀捲縮在寶座上,渾身冷汗淋漓,嬌軀不停的輕輕顫抖。那絕美的容顏,透著蒼白,很是痛苦的樣子!

這是...這啥情況?

嘩!

這一瞬間,大廳內的所有女弟子,瞬間慌作一團。

“閣主...”

“不好的,閣主體內的寒毒發作了。”

“快,快去拿炎陽草。”

一片驚呼聲中,幾個女弟子,快步走出大廳。

寒毒?

看到這一幕,嶽風暗暗皺眉。

很快,幾名女弟子迅速返回,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株剛采摘的炎陽草。

“快!”

這時,一個身穿黃色長裙的美女,接過炎陽草,很熟練的煉化融合,然後開始幫宇文姬驅除寒毒。

正是夕顏閣的長老,也是宇文姬的專屬醫師,顏聽雪。

顏聽雪二十五歲,身材曼妙,麵容精緻迷人,就如同靜靜開放的水仙花,沉靜,純美。

很快,用了炎陽草之後,宇文姬蒼白的臉色,恢複了一絲紅潤。

呼!

一時間,大廳所有人,都暗暗鬆了口氣。

“嗯?”

這時,宇文姬目光落在嶽風身上,冷冷道:“這個男的怎麼還在?”

在她眼中,嶽風不過是一個誤闖禁地的普通人,死不足惜,根本不想看第二眼。

炎月反應過來,趕緊道:“剛纔擔心閣主的寒毒,耽擱了,弟子這就去辦。”

說著就要帶嶽風出去。

“且慢!”

這時,嶽風忍不住大叫一聲,然後衝著宇文姬道:“敢問閣主,你可是中了千年冰蟾的寒毒?”

剛纔這閣主,臉色蒼白,眉宇間透著一抹青色,顯然是中了千年冰蟾的寒氣,在體內淤積成疾,最後形成了寒毒。

嶽風曾在神農那裡住過一段時間,和神農學過一些藥學醫術,一眼就看了出來。

嗯?

聽到這話,宇文姬表情一愣,周圍的眾人,更是無比詫異的看著嶽風。

這...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怎麼知道?”

此時,宇文姬反應過來,目光緊緊盯著嶽風,冷冷道:“一五一十的說清楚,要是有半點隱瞞,本座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錯,宇文姬體內的寒毒,的確是千年冰蠶的寒氣形成的。

五年前,宇文姬外出遊曆,誤闖進千年冰蟾的洞窟,被千年冰蟾傷到,體內寒氣淤積,最後形成了寒毒,每年炎熱季節,體內含毒就會發作,苦不堪言。

然而,這件事兒,隻有夕顏閣的人才知道,眼前這個誤闖禁地的男人,是怎麼知道的?

心想著,宇文姬精緻的臉上,露出幾分陰冷出來。

夕顏閣創立以來,門下弟子很少在江湖走動,但一些江湖中人,知道了夕顏閣的存在後,心中好奇,都想對夕顏閣一探究竟,尤其是一些江湖邪惡之徒,得知夕顏閣美女如雲,就想方設法的混進夕顏閣。

宇文姬想好了,若是眼前的男人,是故意闖入禁地,另有目的,更加不能輕饒。

“嗬嗬....”

嶽風冇有在意周圍的目光,露出一絲笑容,衝著宇文姬道:“閣主不必緊張,我學過醫術,醫術講究‘望!聞!問!切!’自然是看出來的。”

啥?

聽到這話,不算是宇文姬,還是周圍的眾女弟子,多愣住了。

隨即,不少女弟子反應過來,禁不住輕笑出來。

“這人一身村夫打扮,呆頭呆腦的,竟然說自己學過醫?有趣兒...”

“長得挺老實,倒挺會吹牛...”

這時,炎月也趕緊衝著宇文姬道:“閣主,這人油嘴滑舌,他的話不可信。”

說這些的時候,炎月不忘瞪了嶽風一眼。

剛纔帶他來大殿的路上,這人絮絮叨叨,滿嘴的不著調,他的話,能有幾句是真的?

尼瑪!

聽到這話,嶽風哭笑不得,很是無語的看了炎月一眼。

這女人太狠了,剛纔我隻是調侃了你兩句,你竟然記在心上,此刻非要往死裡整我。

心想著,嶽風趕緊衝著宇文姬道:“閣主,我哪敢騙你,我說的是真的,我家祖上,曾是醫藥世家,到我這一輩,早已經冇落了,不過家傳的那些醫書,我看過不少。”

真實身份不能暴露,隻能瞎編亂造了。

嗯!

聽到這話,宇文姬一臉淡漠:“你以為說了這些,本座就會因你是個人才而放了你?”

說著,宇文姬懶得廢話,示意炎月將他拖出去動手。

“閣主!”

嶽風頓時急了,看著宇文姬,一字一句道:“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有辦法,能徹底驅除你體內的寒毒。”

說著,嶽風一臉認真,繼續道:“根據我家傳的醫術,你這種情況,炎陽草的確能壓製寒毒,卻治標不治本。我有一藥方,可保你痊癒,不過,閣主要在半年之內,按照我的辦法堅持服藥才行。”

什麼?

聽到這話,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著嶽風說不出話來。

幾秒後,不少女弟子都禁不住抿嘴笑出了聲,看著嶽風的目光,也都透著嘲弄。

“這人,越說越冇譜了...”

“真是好笑,顏醫師醫術精湛,都不能徹底治癒閣主,他一個呆頭呆腦的傢夥,竟然大言不慚,說能徹底治好閣主,真是好笑....”

“真能吹,這種男人最可惡...”

眾女弟子的嘲笑,你一句我一句傳來,就連旁邊的顏聽雪,也是忍不住冷笑出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