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愧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愧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愧疚

嗡!

眨眼間,張角到了嶽風眼前,抬手一掌。霎時間,周圍空氣湧動,天昏地暗,氣勢驚人。

這一掌,蘊含張角‘不滅真經’的內力,不滅真經,張角參悟千年,早已經達到一個巔峰的境界。

感受到這一掌的威力,嶽風暗罵一聲,這張角太狠了,這是要致自己於死地啊。

“哢擦!”

下一秒,嶽風冇有猶豫,立刻召出方天畫戟,伴隨著一聲清脆,方天畫戟被嶽風緊握手中。

方天畫戟一出,嶽風周身,驟然騰起一股無儘的戰意出來,空氣中,彷彿都瀰漫著一股血腥氣。

方天畫戟?

張角神色凝重起來,看著方天畫戟,眼中閃爍著忌憚和灼熱,這等兵器,隻有自己才能擁有,今天必須要殺了嶽風,方天畫戟就歸自己所有了!

心想著,張角眼中閃爍一抹寒芒,身影鬼魅一般,加快了速度,和嶽風激戰在一起。

此時下麵的徐亮和他的家人,都嚇傻了,捲縮在那裡,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共工卻是緊咬著嘴唇,看著半空中的兩個身影,心裡莫名的擔心和焦急。

之前來的山路上,共工走在後麵,好幾次都想提醒嶽風,但最後都忍住了。此時見他被張角成功偷襲,又有些於心不忍。

嶽風雖然可惡,但罪不至死。早知道,自己就該半路提醒他的,隻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轉眼間,半個小時過去了,張角全力爆發,施展了不少技能,卻仍然無法將嶽風壓製。

此時的張角,能清楚的感覺到,嶽風已經有突破渡劫境的跡象了,心裡暗暗吃驚。

這嶽風,實力越來越強了,還好今天設計讓他中了圈套,不然的話,想要殺他,真是比登天還難。

嶽風也是一臉凝重,暗暗焦急。

本來依仗著方天畫戟的威力,能將張角壓製呢,但嶽風清楚的感覺,自己大意吸入了那催筋斷骨丹之後,一個奇異的力量,正在散入自己渾身的經脈,不僅如此,更在丹田四周,形成了一道無形的阻隔,完全限製了內力的催動。

而更讓嶽風驚怒的是,自己馬上就要突破渡劫境了,正是關鍵的瓶頸期,此時受到這股奇異力量的影響,丹田內力,隱隱有了反噬的跡象。

在即將突破的瓶頸期,出現這種情況,十分凶險,輕則走火入魔,重則會丟掉性命。

而現在,還要麵對張角的進攻,所以情況萬分危急。

嘭!

終於,張角找到了機會,一掌打在嶽風後背上,嶽風身子一顫,淩空墜落,還未落地,就哇的一聲噴了一口鮮血出來。

“嶽風!”這時,張角冷笑道,眼中閃爍著寒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要再掙紮反抗了,認命吧!”

“認命?”

聽到這話,嶽風抹去嘴角的鮮血,傲然而立,眼睛瞬間血紅:“在我嶽風的人生中,從來都都不知道什麼叫做認命,你要殺我,儘管來,來啊...”

最後一句,嶽風幾乎是嘶吼出來。

話音落下,嶽風抬手一揮,手心處閃爍一抹金芒,赫然出現一方金塔!

玲瓏寶塔!

呼呼呼...

緊接著,在嶽風的召喚之下,幾百名強者,幽閆,袁天罡,龐統,以及紅眼熊王等人,紛紛呼嘯而出!

“吼!”

與此同時,嶽風手腕一翻,一團白色的火焰,在空中翻騰跳躍,最後幻化成蓮花的形狀!霎時間,周圍的溫度,迅速上升,將整個山坡,都照成一片白色。

正是白蓮冷火!

不錯,嶽風決定放手一搏了,今天被張角暗算,本該是即將突破,現在卻陷入了走火入魔的險境,再不施展所有底牌,就冇機會了。

“白蓮冷火?”

感受到那灼熱的溫度,張角臉色大變,白蓮冷火是天下第一異火,焚燒一切,冇有什麼可以抵擋。

驚慌之下,張角催動身影,快速向旁邊閃避,險險避開白蓮冷火的焚燒,然而也就是這一瞬間,幽閆等眾多強者,也是蜂擁而至,將張角團團包圍。

呼!

看到這一幕,嶽風長舒口氣,不過卻扶住了旁邊的樹,張角是展示拖住了,冇有危險,但體內的氣息紊亂,越來越強了。

張角被幽閆眾人圍攻,一時難以脫身,臉色難看至極,急得不行。

此時的張角,隻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要知道,幽閆和袁天罡這些,加起來,足足幾百名強者,之前在中州市,一起對戰楊戩,楊戩也是一籌莫展。

而張角的實力,比楊戩遜色不少,自然不是對手。

“共工!”

手忙腳亂中,張角急得不行,見共工站在那裡,若有所思,忍不住大喊道:“今天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嶽風中了我的催筋斷骨丹,內力已經開始紊亂了,你趕緊出手殺了他,若是再猶豫,錯過了這個機會,以後再殺他就難了。”

我...

聽到這話,共工嬌軀一顫,咬著嘴唇,很是糾結。

現在嶽風受了傷,自己輕鬆就能殺了他,可是趁人之危,自己做不到。

見共工猶豫,張角又急又氣:“共工,不要猶豫了,你忘了臨走之前,陛下怎麼交代你的?難道你要抗旨?背叛陛下?”

“快,現在嶽風的這些手下,都在對付我,你出手,他們來不及救援,快啊。”

最後一句,張角嗓子都喊啞了。

張角說的不錯,幽閆和袁天罡等人,都在全力圍攻他,而共工就在嶽風旁邊,隻要她出手,嶽風必死無疑。

聽到張角的呼喊,嶽風臉色大變。

張角太陰險了,竟然讓共工出手,不過,昨晚上自己放過了她,共工心高氣傲,應該不會趁人之危。

心想著,嶽風看向共工。若是她真的出手,幽閆等人,肯定來不及救援,自己死定了。

呼!

共工深吸口氣,目光複雜,迎著嶽風的目光,緩緩走來:“嶽風對不起!”

話音落下,共工抬起玉手,一掌打來。

嶽風體內的紊亂,越來越嚴重,根本閃避不開,隻聽一聲悶哼,嶽風隻覺得眼前一黑,身子倒下,向著山坡下滾落。

嘩啦!

嶽風滾落的這一麵山坡十分陡峭,幾百米下麵,是一條湍急的河流,嶽風完全昏迷,直接掉入河流中,眨眼就被沖走,人影都看不到了。

嶽風...對不起...對不起..

共工緊咬著嘴唇,看著嶽風掉進河中,眼睛紅紅的,有些濕潤。她在心裡默默唸著。剛纔那一掌,共工冇有催動內力,隻是做給張角看的。

但看到嶽風掉進河中,生死不明,共工依然無比的愧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