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你可知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你可知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穆清月!”

終於,謝流雲忍不住冷冷開口道:”你可知錯?”

說這些的時候,謝流雲不斷上下打量著穆清月,眼睛透著異樣的光芒。

不得不說,穆清月是聖宗出了名的極品女神。任何男人見了都會心動,謝流雲也不例外,但之前不過是琉金壇壇主,和穆清月平起平坐,更重要的,兩個分壇之間一直有恩怨。所以謝流雲自持身份,不敢有彆的想法。

可現在不一樣了,做了聖宗掌門,謝流雲不再有任何顧忌。

謝流雲知道,穆清月性情高傲,想要征服她,一定要先立一下威信。

唰!

這一瞬間,整個大殿的目光,都彙聚在穆清月身上!

穆清月也是嬌軀一顫,謝流雲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不過還是鎮定下來,緩緩道:”掌門這麼說,讓我有些莫名其妙,還請明示!”

說這些的時候,穆清月強忍著心裡的不悅。

說真的。這些年和琉金壇明爭暗鬥,穆清月完全視謝流雲為眼中釘,若是之前謝流雲這種態度,穆清月必定忍不住。

但冇辦法,現在謝流雲是掌門。就算有不滿,也隻能忍。

砰!

聽到回答,謝流雲拍案而起,怒氣沖沖道:”不知道?穆清月你好意思這樣回答?嶽風抓走了嫦娥娘娘,而你是嶽風的師父,這件事兒,你敢說自己脫得了關係?”

說著,謝流雲環視一圈,繼續道:”就在剛纔,掌門對嶽風同黨出手的時候,你還要阻攔,你是何居心?你老實交代,嶽風抓走嫦娥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參與計劃了?”

此時的謝流雲,一副興師問罪的姿態。然而眼中卻閃爍著得意和狡猾。

直到現在,在場所有人,除了穆清月和自己,其他人都還不知道,剛纔被呂洞賓打傷的,就是真正的嶽風。

嘩!

話音落下,大殿之內的眾人,都忍不住議論紛紛!”不會把,嶽風抓走嫦娥娘孃的事情,穆壇主參與了?””有這個可能,畢竟,穆壇主可是嶽風的師父。””是啊”

議論之下,所有人都看向穆清月,目光都透著懷疑。

穆清月緊咬著嘴唇,氣的嬌軀發顫。

這個謝流雲,真是個卑鄙小人,這分明是在公報私仇,如此陰險的人,真不知道掌門怎麼就把聖宗交給了他。

心想著,穆清月強忍著怒火,辯解道:”這件事兒,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而且,剛纔被掌門打傷的纔是嶽風,而抓走嫦娥的。明顯是假的””住口!”

不等她說完,謝流雲臉色一沉,重重的拍了拍桌子,一下子站起,指著穆清月嗬斥道:”到現在你還給嶽風洗脫罪名?你是不是想說。抓走嫦娥的事兒,和嶽風一點關係都冇有?””現在嫦娥娘娘被嶽風抓走的事兒,整個聖宗都傳開了,難道所有人都是瞎子?”

聽到這話,不少人下意識的點頭附和。

穆清月徹底急了,這幫人,怎麼都不相信自己呢?”穆清月!”

就在這時,謝流雲深吸口氣,冷冷道:”不要執迷不悟了,現在認錯還來得及,我給你一個機會,立刻殺了嶽風的同黨,那個叫無塵的人,你的過失,我可以不予追究!”

那個無塵纔是真的嶽風。謝流雲比誰都清楚。

此時並非是真的讓穆清月殺了嶽風,謝流雲隻是做做樣子,好讓在場的人看。

什麼?

聽到這話,穆清月心頭一顫,絕美的臉上滿是抗拒。緊接著,衝著謝流雲道:”謝流雲,嫦娥娘娘如何被抓,真相還冇查清楚,你就一口咬定和嶽風有關!””我知道,當初嶽風拜入聖宗的時候,好幾次讓你丟臉,所以你就懷恨在心,一心要除掉他。””若是真和嶽風有關,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可真相還冇查清楚,就讓我動手,我辦不到。””還有!”

講到最後,穆清月寒著臉,衝著謝流雲一字一句道:”就你這種人做掌門,簡直就是聖宗的恥辱!”

最後兩個字,她加重了語氣。

說真的,穆清月本不願和謝流雲翻臉,但怎麼都冇想到,謝流雲要逼她殺了嶽風,這讓穆清月怎麼都接受不了。

嘶!

霎時間,整個大殿之內,頓時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穆清月!

她她說什麼?!謝流雲剛剛坐上掌門,她居然說是聖宗的恥辱?

在聖宗之中。掌門的話就是門規戒律,穆清月這麼說,簡直就是以下犯上。

這一瞬間,謝流雲的臉色,也是猛然一變。要知道。在這麼多人麵前,被穆清月如此責罵,他的麵子往哪放?

一時之間,大殿的氣氛,無比的凝重。

呼!

不過很快,謝流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出來,點頭道:”好,很好,既然你執迷不悟。非要包庇嶽風,那就彆怪我了,來人,給我拿下!”

說這番話的時候,謝流雲表麵很憤怒。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他剛纔一直逼迫穆清月殺嶽風,目的就是要將她激怒,這樣纔有理由將她關起來,隻有關了起來,纔有機會享受美人溫柔啊。

話音落下。大殿之內的易雲封等人,都是麵麵相覷。

呼啦!

下一秒,眾人內力催動,直接將穆清月圍了起來。說起來,這些人都不想對穆清月動手。但她如此輕蔑新任掌門,決不能放任不管。”你們”

看到這一幕,穆清月嬌軀一顫,又急又氣。

然而,穆清月實力雖然高。但也擋不住這麼多人,不一會兒,就被五花大綁。”先帶下去,關起來!”謝流雲揮了揮手,吩咐道。

幾個弟子應了一聲。押著穆清月,離開大殿!”師父!”

前腳剛走,一個窈窕的身影走出來,正是張娜。

師父做了掌門人,張娜說不出的興奮,此時衝著謝流雲道:”師父,那個嶽風的同黨,叫無塵的人,現在還在後麵房間療傷呢,該怎麼處置?”

謝流雲看著張娜,微微一笑:”嚴刑拷問,最好能問出嶽風的下落,這件事兒,就交給你了!””是,師父!”張娜趕緊點頭!

謝流雲嗯了一聲,抬了抬手:”好了,大家都下去吧,張娜留下!”

說這些的時候,謝流雲眼中閃爍著一絲深意。

話音落下,易雲封等人紛紛行禮,然後退出了大殿。”張娜!”

眾人前腳剛走,謝流雲就衝著張娜招了招手!

張娜趕緊走向前,恭敬詢問:”師父,哦不掌門人,還有什麼吩咐?”

呼!

謝流雲深吸口氣,滿是微笑的臉上,透著幾分的陰沉:”那個叫無塵的人,不用審問,直接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