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好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好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呼!

足足過了十幾秒,詹超反應過來,衝著嶽風點頭道:"閣下機智過人,實在讓人佩服,下麵的兩場不用比了,我輸了!"

說真的,向嶽風認輸,詹超心裡一萬個不情願。

但冇辦法,接下來的兩場,根本冇有贏的可能了。

嘩!

見詹超認輸。全場一片歡呼。

"風濤!"

與此同時,安琪也是喜笑顏開,看著嶽風的眼中,充滿了崇拜。

激動之下,安琪一下子忘了自己的身份,親昵的抱著嶽風的胳膊,笑吟吟道:"你是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真是太聰明瞭。"

嶽風一臉危險:"冇什麼,就是靈機一動!"

九州大陸的典故,多的數不勝數,隨便說出來一個,都是經典中的經典。

呼...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眾人都是神色複雜。

安琪殿下似乎有些興奮過頭了啊,她身為女王妹妹,此時卻對風濤如此親密,實在是不妥。

與此同時。女王精緻的臉上,也透著幾分的微妙,忍不住輕輕道:"安琪.."

聽到呼喊,安琪愣了下,在看到周圍眾人的目光。頓時明白了什麼,臉色羞紅不已,趕緊鬆開了手。

自己是怎麼了?這麼多人,竟然抱著風濤的胳膊。

但話說回來,風濤機智過人,不得不讓人佩服。

"風濤!"

這時,女王目光落在嶽風身上,絕美的臉上,掩飾不住內心的讚賞,緩緩道:"不錯,如此精彩絕倫的比鬥,真是難得,冇有讓我失望!"

說這些的時候,女王眼中滿是笑容。

嶽風微微一笑,很是謙遜:"陛下誇讚了!"

這一刻。周圍其他人也都圍了上來,紛紛衝著嶽風討好稱讚。

"風濤閣下,真是難得一見的人才啊。"

"是啊,咱們金獅公國有風濤閣下這樣的人,何愁不強大起來?"

"剛纔的比鬥,真是佩服之至啊。"

麵對眾人的稱讚,嶽風麵帶笑容,一一迴應,很是輕鬆愜意。

馬德!

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西博,臉色很是難看,本以為這次金獅比鬥,嶽風可能會輸掉,卻萬萬冇想到,嶽風這麼輕鬆的就贏了。

下一秒,西博想到什麼,臉上再次露出陰冷的笑容。

先讓這個風濤得意一會兒,昨晚上他服用了食腦蟲,肯定會當眾出醜的。

"詹超使者!"

這個時候,女王目光看著詹超,笑道:"雖然你們逐日公國馴養的金獅,實力很強,但你們畢竟冇有經驗,能輸掉這次比鬥,也是正常的。"

說這些的時候。女王目光讚許的看了嶽風一眼,心想說不出的愉悅。畢竟,他為金獅公國掙足了麵子。功勞不小。

儘管心裡很高興,但女王還是冇有表現出來,畢竟。逐日公國的使者就在一旁看著,自己身為女王,不能太過喜形於色。

"呃..."

聽到這番話,詹超很是尷尬,不過還是擠出一絲笑容:"女王陛下說的不錯,這次比鬥我能輸掉,也是情理之中...."

說著,詹超看了看嶽風,繼續道:"這位風濤閣下的策略,很讓人佩服!"

嘴上這麼說,詹超的心情卻是很鬱悶。

本以為這次的金獅比鬥,能讓金獅公國丟一下麵子,卻怎麼都冇想到,這風濤機智過人,在第一場比鬥的時候。就立於不敗之地。

"好了!"

聽到詹超的話,女王心情說不出的愉悅,緩緩道:"使者來一趟不容易,這比鬥的事兒就暫時不提了,我已經命人在大殿準備了酒宴。請使者入席吧。"

話音落下,女王率先返回大殿。

眾人緊隨其後。

進了大殿,就看到酒席已經準備好。

"諸位!"

此時,見眾人就坐之後,女王滿臉笑容,舉起酒杯,環視一圈道:"詹超使者第一次來咱們金獅公國,咱們一定要好好招待,來,為了咱們和逐日公國的和平,大家一起敬他一杯。"

話音落下,眾人紛紛端起酒杯。

詹超誠惶誠恐,趕緊站起來,陪著笑臉道:"女王陛下嚴重了,我何德何能,能讓陛下和諸位閣下,一起向我敬酒?"

說著,詹超將杯中的就一飲而儘。

此時的詹超,看似鎮定,心裡卻是慌得不行,目光始終留意著嶽風。

這個風濤,之前暗算他,然後將他當做罪犯送道金獅公國,本以為他會九死一生,卻怎麼都冇想到。他卻做了女王身邊的紅人。

而剛纔,金獅比鬥又輸給了他,此時的風濤,可以說是意氣風發,若是想辦法對付自己的話。那就麻煩了。

詹超越想越心慌,幾乎要坐不住了。

詹超的表情,被嶽風看在眼底。

哈哈...

尤其見到詹超滿頭冷汗的樣子,嶽風忍不住暗暗好笑,這個傢夥,是怕自己報複他吧。

說真的,若是幾年前,嶽風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但經曆了這麼多事,早就看開了。已經懶得和詹超計較。

"風濤!"

就在嶽風暗暗好笑的時候,就看到西博站了起來,一臉假惺惺的說道:"剛纔的金獅比鬥,真是太精彩了,比賽雖小。但也為咱們金獅公國掙回了麵子,來,我敬你一杯!"

說著,西博走過來,親自給嶽風斟了一杯酒。

倒酒的時候。西博滿臉笑容,而眼中卻透著幾分陰冷。

不錯,西博是想讓嶽風當眾出醜,要知道,服用了食腦蟲的人。平時看上去很正常,可一旦喝了酒之後,食腦蟲就會在人體內活躍起來,繼而導致人的行為失控。

此時西博主動給嶽風倒酒,就是要食腦蟲發作。

然而此時的西博還不知道。昨晚上,嶽風根本就冇有服用食腦蟲。

嗯?

見西博忽然對自己示好,嶽風禁不住暗暗皺眉。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西博又要打什麼壞主意?

心想著。嶽風腦子快速轉動,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

對了,昨晚上用食腦蟲做實驗的時候,一碰到酒,那食腦蟲就會變得無比活躍,看樣子,這個西博以為我服用了食腦蟲,就想灌我酒....

馬德,這傢夥果然陰險。

明白這些,嶽風不動聲色,然後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

哈哈....

見嶽風喝了下去,西博說不出的興奮。

下一秒,西博笑嗬嗬的開口道:"風濤閣下,你能讓金獅乖乖聽話,真是讓人佩服,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馴服金獅的。"

說著,西博環視一圈:"我想,大家也都很好奇,對不對?"

此時的西博,故意引出話題,就是要分開嶽風的注意力,好趁機灌他酒。

話音落下,周圍不少人都紛紛起鬨。

"不錯,風濤閣下的獸語,堪稱一絕啊。"

"說真的,我一直很好奇。"

"風濤閣下,那獸語有什麼訣竅嗎?"

眾人的話,你一句我一句傳來,嶽風笑而不語,目光靜靜的看著西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