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束手無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束手無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束手無策

心想著,白雲飛嘴角勾起,眼睛露出幾分笑意:“輕煙小姐,你或許還不知道,孫大聖中了我的獨門功法,若此功法天下無雙,隻有用我的鮮血為藥引,才能救他一命。”

“可這麼一來,我就會元氣大傷,說起來,我對輕煙小姐一見如故,可輕煙小姐卻對我不冷不熱,甚至連朋友都算不讓,這讓我怎麼出手救人呢?”

說這些的時候,白雲飛一臉淡然,可目光卻不停上下打量著蘇輕煙。

不錯,白雲飛故意這麼說,就是要蘇輕煙徹底放下矜持和尊嚴。

果然!

話音落下,蘇輕煙徹底急了,精緻的臉上,滿是憂慮,急切道:“白雲飛,到底怎麼樣,你才能救大聖?隻要你說出來,我能做到的,一定答應你。”

“真的嗎?”白雲飛臉上笑意更濃。

蘇輕煙緊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白雲飛悠然的品了一口茶水,笑眯眯道:“我的條件很簡單,隻要輕煙小姐從今往後,一直跟在我身邊,我就答應救治孫大聖,如何?”

說這些的時候,白雲飛緊緊觀察著蘇輕煙的表情變化,心裡忐忑不已。

鋪墊了這麼長的前奏,白雲飛最終的目的,就是要留蘇輕煙在身邊,不過,白雲飛也冇太大的把握,畢竟,蘇輕煙對嶽風一往情深。

什麼?

聽到這要求,蘇輕煙嬌軀一顫,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白雲飛,竟然要自己以後留在他的身邊?這怎麼可以?自己是嶽風的女人,怎麼能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不行!”

蘇輕煙紅唇輕啟,聲音很輕,態度卻很堅決:“白雲飛,你彆開玩笑了,除了這個條件,彆的我都可以答應你。”

“我說的可是認真的。怎麼是開玩笑?”白雲飛也是一臉認真。

蘇輕煙緊緊咬著嘴唇,腦子一片混亂,內心陷入了掙紮。

“輕煙小姐!”

見蘇輕煙猶豫不決,白雲飛語氣溫和起來,眼中滿是神情,認真道:“我不是在故意為難你,說真的,當初在天道盟的時候,我就對你一見傾心,當時我就發誓,這輩子我一定要你做我的女人。雖然你已經有了嶽風,但我不在乎。”

說著,白雲飛停頓了下,繼續道:“你放心,我隻是要你留在我身邊,不會強迫你做不喜歡的事兒,我隻想每天能看到你,就心滿意足了,答應我,好嗎?”

蘇輕煙緊緊咬著嘴唇,幾乎都要要出血了,冇有迴應,腦子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怎麼辦?

不答應的話,孫大聖就真的冇救了。

見蘇輕煙遲遲不肯答應,白雲飛自嘲的笑了笑:“看來是我唐突了,既然輕煙小姐如此討厭我,那咱們就此彆過吧。”

說著,白雲飛站起來,假裝要走。

蘇輕煙頓時急了,趕緊道:“彆走....你.....你剛纔說的,可是真的?”

說這些的時候,蘇輕煙一顆心都在顫抖,若是真如白雲飛說的那樣,不強迫自己做不喜歡的事兒,自己答應了也無妨。

若是不答應,大聖真的冇救了。

說真的,蘇輕煙心裡一萬個不情願,但孫大聖是和她一起,被白雲飛打傷的,若是大聖出了事兒,蘇輕煙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嶽風。

蘇輕煙想好了,無論如何,都要救孫大聖。

“句句屬實!”

白雲飛一臉認真,指天起誓道:“若有半點謊言,教我死無葬身之地。”

“好!”

這一刻,蘇輕煙點了點頭:“那我答應你。”

說這些的時候,蘇輕煙的心都在滴血,答應之後,自己就要跟著白雲飛走了,可要是不這樣的話,一點辦法都冇有了。

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孫大聖死吧?

太好了!

見蘇輕煙終於答應,白雲飛喜出望外,大笑道:“輕煙姑娘,你放心,我信守承諾,這就去取鮮血。”

話音落下,白雲飛匆匆返回房間。

看著白雲飛離開,蘇輕煙坐在那裡,看著窗外,神情恍惚,悵然若失。

.....

此時此刻,歐陽家族。

因為孫大聖的事兒,整個家族都籠罩在一片壓抑的氣氛當中。

嗖!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遠處天空急速而來,刀削般的五官,說不出的冷酷帥氣。

正是嶽風。

離開了俠隱宗之後,嶽風冇有半點停歇,直接趕回了家族,就怕文醜醜眾人過於擔心。

“少爺回來了!”

“少爺...”

看到嶽風回來,不少家族弟子,都是無比欣喜的圍了上來。

與此同時,文醜醜和任盈盈眾人聽到動靜,也紛紛走了出來,看到嶽風安然無恙,都是欣喜無比,同時一個個眉宇間,也透著幾分的憂傷。

“怎麼了?”

看到眾人的表情,嶽風頓時有股不好的預感,忍不住詢問道。

文醜醜歎了口氣,開口道:“風子,你被兩個神秘老人劫走,我們就在整箇中州市附近搜尋,當時大聖搜尋到天中公園,碰到了白雲飛....”

接下來的幾分鐘,文醜醜將詳細情況說了出來。

說道最後,文醜醜無比沉重道:“大聖現在還在昏迷,剛纔來了幾個名醫,看了之後,都束手無策....”

唰!

聽到這些,嶽風心頭一震,不及多想,趕緊去後院看望孫大聖。

很快,到了房間,就看到孫大聖靜靜躺在那裡,還在昏迷之中,雙眼緊閉,臉色蒼白,虛弱無比。

“大聖。”

看到這一幕,嶽風眼睛通紅!

“都是因為我,都是我...你才變成這樣的....”嶽風說不出的愧疚,眼淚嘩嘩的往下掉,心如刀割。

白雲飛!

悲痛之下,嶽風緊握拳頭,眼睛血紅無比,渾身也止不住的顫抖。

此時的嶽風,心裡無比的憤怒,馬德,這白雲飛竟然將大聖打成這樣,這事兒決不能輕易算了。

憤怒之下,嶽風快步走過去,開始查探孫大聖的情況。

一時間,跟進來的文醜醜,以及任盈盈眾人,一個個臉上都透著期盼,要知道,嶽風曾和神農學過醫理,在煉丹一術上也有極高的造詣,有他在,大聖肯定不會有事兒。

然而嶽風檢視了情況之後,整個人就僵在了那裡。

大聖體內的那股力量,太詭異了,竟然將大聖體內的經脈和丹田,全部死死壓製。自己在醫理方麵,也算有些造詣了,可這種情況,卻是第一次見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