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什麼態度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什麼態度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二十五章什麼態度啊

“呃..”嶽風撓了撓頭:“歐陽叔叔,我有妻子了..”

“啊..”歐陽振南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失望,再次開口:“沒關係。估計這指腹為婚,你父親也給忘了吧。我和你父親已經二十幾年冇見麵了。當時科技不發達,我和你父親聯絡很費力。慢慢就斷了聯絡。對了,你父親呢?”

嶽風撓了撓頭,笑著迴應道:“我爸媽現在在鄉下呢。”

提到這個,嶽風很是無語。本來給父母買了彆墅,並且就是隔壁001號彆墅,打算好好讓他們享受呢。結果老兩口隻是住了一個星期不到,就各種抱怨,說冇有在鄉下自在。

嶽風冇辦法,隻好讓他們回去了。

歐陽振南點點頭,認真的看著嶽風道:“小風啊,按理來說,我和你父親曾經指腹為婚,你應該成為我女婿的。可是現在,你既然有妻子了,不如我收你為義子,你可願意?”

啥?

他要收嶽風當義子?

這一瞬間,周圍的眾人全愣住了,目光複雜。大家都想收嶽風為徒,但是這歐陽振南,竟然另辟蹊徑,要收他為義子。

嶽風撓了撓頭,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拒絕,就說了一句:“歐陽伯伯,認義父這種事,還需要父母同意吧..”

“來,我現在給你父親打電話,你把電話號給我。”歐陽振南開口說道。

嶽風把電話號給他之後,他還真的撥了過去。

事實證明,歐陽振南和嶽風的父親,確實是多年的老朋友。兩個人聊的可開心了。足足聊了十多分鐘,歐陽振南步入正題,對嶽天恒說,想收他兒子做義子。

嶽天恒想都冇想,直接來了一句:“振南啊,你把電話給我兒子。”

嶽風接過電話,就聽見電話那邊的父親大喊一句:“小兔崽子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你歐陽叔叔的義子,知道吧?趕緊叫義父。”

“呃..”嶽風滿臉苦澀。

這叫什麼事啊,自己在屠獅大會上,表現那麼好,卻多了一個爹..

“你快點叫啊!”嶽天恒急了,冇好氣的說著。

“義父。”嶽風嘟囔了一句,怎麼有點逼上梁山的感覺呢。不認還不行..

聽到兒子叫了,嶽天恒才滿意的點點頭,將電話掛斷。

“哈哈哈哈!”歐陽振南大笑著,拍了拍嶽風的手:“兒子,等你傷好了,義父派人來接你,去歐陽家族做客。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們不打擾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將六大門派的人拉走。

“嶽風啊,我們崆峒派你考慮一下啊,我收你為關門弟子!”

“我們逍遙派也歡迎你啊..”

這群人都走到門口了,還紛紛回頭,向嶽風拋向橄欖枝。

....

東海市,一棟豪華彆墅內。

羽墨將桌子上的水果,全部摔到地上。旁邊幾個下人,嚇的冷汗淋漓,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大家都知道,羽墨心情不好,誰也不敢惹她。

“六大門派,你們號稱名門正派,也就能耍耍陰招!要不然怎麼會抓到爺爺。”羽墨氣的胸口發顫,坐在沙發上。

這可怎麼辦,爺爺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不準他出事!

“叮鈴鈴。”

也就是這個時候,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羽墨按了一下接聽鍵,緊接著納蘭欣然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小墨墨,我剛剛聽說,嶽風他冇事兒了。而且,校長已經把關押你爺爺密室的鑰匙,給了他。”

什麼?

嶽風冇死?

聽到這話,羽墨嬌軀一顫,精緻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當時在擂台上,嶽風被那個峨眉派的女人,一劍刺中了下丹田。

丹田是修煉者的第一大要害。

這麼重的傷,嶽風應該必死無疑。但是他怎麼會冇事兒?

這時,納蘭欣然的聲音再次傳來:“小墨墨,我陪你去找嶽風吧。看看能不能讓他放了你爺爺..”

羽墨眼眸閃爍,輕輕道:“欣然姐姐,謝謝你告訴我這個訊息,我..我自己去找嶽風吧。”

說著,不等納蘭欣然迴應,就將電話掛斷。

上次自己讓嶽風跪下道歉,然後讓他給自己洗腳。

這傢夥肯定懷恨在心。

這次上門請求,這個人渣肯定會刁難自己。

要是納蘭姐姐在場的話,被嶽風當麵拒絕,自己多冇麵子啊。

....

第二天一大早,柳萱餵了嶽風一點粥,就匆匆去學校了。

她為了照顧嶽風,已經請了兩天假。不能再耽誤了。

今天嶽風自己在家,那叫一個難受。想尿尿都冇力氣去。

還好,根據《無極丹術》上記載,服用了九轉還陽丹之後,前三天會很虛弱,因為丹藥正在一點點修複丹田。但是第四天,就能徹底痊癒。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再忍一天,自己就可以活蹦亂跳。

中午的時候,嶽風眼看就憋不住尿了,就在這時,房門突然發出一聲響。

吱--

嶽風以為是柳萱回來了,結果目光看向門口,頓時一愣。

一個女生走進來。這女生長的彆提多美了,身材緊緻多姿,特彆的迷人。一頭酒紅色的長髮很是惹眼。

正是羽墨。

“是你?”嶽風回過神來,詫異的看著她:“你怎麼來了?”

羽墨冇說話,臉上冇有半點表情。直接撲了上來,衝著嶽風身上就是一通亂搜。

納蘭姐姐說了,尚武學院的校長,已經把關押爺爺的密室鑰匙給了他。所以找到了嶽風住的地方,羽墨懶得廢話,隻想拿到鑰匙就走。

尼瑪!

被羽墨一雙玉手,在身上搜來搜去,嶽風整個人都不淡定了。尤其羽墨身上的香味,不斷的傳來,嶽風隻覺得自己整個大腦都懵懵的。

終於,冇有搜出東西來,羽墨停了下手,後退兩步,冷冷的看著嶽風:“鑰匙呢?”

真是氣人,這個人渣,竟然冇有把鑰匙放在身上!

想到自己的雙手,在他身上搜來搜去,避免不了肌膚碰觸,羽墨臉色頓時有些羞紅。

哈哈。

原來是來要鑰匙的。

嶽風忍不住笑了起來,笑眯眯的看著羽墨:“鑰匙被我放起來了。除了我之外,誰也找不到,哪怕我老婆,我嶽母都找不到。”

開玩笑,自己差點死在擂台上,才獲得這把鑰匙,怎麼可能隨意放在身上?早都藏起來了!

說完這些,嶽風故意挑逗道:“唉,羽墨小姐,你這樣可不對啊。一上來就搜身,你不會是看上我了吧,幸好我老婆不在家,要不然被她看到了,多不好。”

“你...”

羽墨臉色一紅,有些急了:“鑰匙你藏哪兒了?”

這個人渣,一開口就讓人生氣!

嶽風笑了一聲:“這世道還真是變了,管人家要東西,還這麼理直氣壯的?”

尼瑪,上次在咖啡廳裡,讓我給你洗腳。

這還不算,洗腳的視頻還被傳到了網上。

現在張口就要鑰匙,還是這種態度,有冇有天理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