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無法翻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二百三十八章 無法翻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三十八章無法翻身

嶽辰點了點頭,再次開口:“我倒是有個提議,咱們東海市商界,聯起手來,將嶽風在東海市的產業,全部整垮。”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大喜。

餘洋第一個站起來,表示讚同:“對,不能給他任何翻身的機會。”

這小子敢攪亂自己的婚禮,一定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餘洋表明瞭態度之後,其他人也都你一言我一語的表示支援。

“不錯,咱們這麼多家族勢力,聯合起來,整垮一個紫玉公司,綽綽有餘。”

“哈哈,冇了強大的財力支撐,嶽風這小子一輩子也難翻身了!”

“是啊,到時候就算嶽風回到東海市,冇有錢,也不能修煉了,不就是廢人一個嗎?”

哈哈哈!眾人一拍即合,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覺遠大師歎了一口氣,忍不住看向餘震,說道:“那今日的婚禮,還舉辦嗎?”

呼!

這一句話,讓現場安靜下來。

是啊,婚禮還辦嗎?這..這舞台都被炸碎了..

餘震深深吸了口氣,環視了一圈,看著眼前的滿目狼藉,沉聲道:“這樣吧,我兒子和蕭玉若的婚禮,一個月後再舉辦,今天真是抱歉,就算我餘家招待不週了。”

“餘先生真是客氣了。”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能理解,你不要太過自責。”

說著話,六大派的各個高手,陸續向餘震父子告彆。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在這時候,也不知道是誰,指著柳萱來了一句:“對了,這個是嶽風的妻子,她暈倒了,怎麼處置?”

此時,柳誌遠和柳家的其他子弟已經離開了。一時間,在場的人,目光紛紛彙聚在柳萱的身上。

雖然是她嶽風的妻子,但柳萱待人一向謙和有禮,人也溫柔善良,怎麼處置她,確實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

見眾人都不說話,嶽辰眯著眼,打量了下還在昏迷的柳萱,開口道:“她是嶽風的妻子,也是我的弟妹,雖然嶽風這人十惡不赦,但她是無辜的。這樣吧,既然柳家的人已經走了,那我就先把她帶回嶽家吧。等她醒了,我再給她送回柳家。”

說著話的時候,嶽辰一臉的義不容辭。

一時之間,稱讚聲此起彼伏!

“不愧是嶽家大少爺,恩怨分明,令人敬佩!”

“是啊,以後嶽家有你帶領,何愁不能發揚光大!”

聽著眾人的讚歎,嶽辰嘴角勾起,慢慢走到柳萱身邊。

“咕咚!”

他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冇想到嶽風的老婆,竟然這樣如花似玉。這身材。。

之前嶽風的那個小姨子宋茜,自己冇有嚐到鮮。

今天這個,可不能錯過了!

心想著,嶽辰伸出了手,就要將柳萱抱起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女人,就擋在他的麵前,正是陳芸!

此時陳芸板著俏臉,狠狠的瞪嶽辰一眼,冇好氣的說:“老公,你受傷了,抱不起她,我來吧。”

彆人不瞭解他,自己對這個丈夫太清楚了,一看到美女,腿都走不動了。他要帶柳萱回嶽家,肯定冇安好心。隻是周圍這麼多人在場,自己也不好當麵拆穿。

心想著,陳芸微微彎腰,將柳萱攙扶起來。

---

中州市,歐陽家族。

歐陽家族的彆院,位於中州市的中心。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園林,在當地赫赫有名!

這個宅院占地幾萬畝,裡麵都是明清建築,氣勢恢宏,迴廊竹林隨處可見,美不勝收!彰顯奢華典雅的同時,又給人一種寧靜祥和的感覺。

進入歐陽府邸的時候,嶽風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這宅院,簡直太高階了啊..

如詩如畫,真的太美了!

心裡嘀咕了一句,嶽風情不自禁的開口道:“義父...這就是歐陽家族嗎?真大,真壯觀...”

話還冇說完,嶽風隻感覺心口一陣痛楚傳來,哇的一下就噴了一口鮮血,眼前一黑,頓時就昏迷了過去。

妙緣師太當時那一掌,動用全力。幸虧嶽風有天蠶寶甲,可即便如此,嶽風的心脈也被震斷,五臟六腑全都受傷!

這一路上,嶽風憑著堅韌的意誌力撐著,而到了此刻,終於頂不住了。

“小風!”

見到這情況,歐陽振南焦急的不行,大喊了一聲,抱著他快步走向大殿。

歐陽家的府邸,分為內院和外院。

外院,是接待客人的區域。

而內院,是歐陽家族子弟生活修煉的地方,外人是不準進入的。除非有族長歐陽振南的邀請,否則就算是貴客,也不能踏入一步。

歐陽振南將嶽風帶入內院廂房,隨即衝著門外大喊:“快,快去請梁老先生。”

話音落下,門外一個下人,趕緊應了一聲,飛奔而去。

不一會兒,一名老者揹著藥箱,匆匆趕來。

老者叫梁子房,是中州市赫赫有名的神醫,和歐陽振南交情匪淺。

為嶽風把脈之後,梁子房滿臉愁容,沉吟不語。

歐陽振南焦急的不行,忍不住問道:“梁老先生,我這義子情況如何?”

梁子房苦笑了下,緩緩道:“這孩子性命保住了,但是心脈斷了,以後隻怕是再難修煉了。”

說著,梁子房一臉慚愧:“我已經儘力了。”

歐陽振南呆了一呆,著急道:“梁老先生,若是我以內力,配合你的醫術,能不能將他的經脈接好?”

身為一個修煉者,若是不能修煉,那以後的生活還有什麼意義?

隻要能救好嶽風,自己損失一些內力,也冇什麼。

梁子房搖了搖頭:“你太異想天開了,單用內力,如何能續接經脈?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他調養好身子,修煉什麼的,就不要再想了。”

說完這些,梁子房抱了抱拳,告辭離開。

唉。

歐陽振南靜靜看著昏迷中的嶽風,長歎一聲,也轉身走出了房間。

.....

嶽風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好像夢到有人在追殺他,他一直跑一直跑。

啊!

終於,嶽風大叫一聲,驚坐起來,渾身大汗淋漓。

下一秒,看到眼前的環境,嶽風就愣住了。精修雅緻的房間,桌椅床榻,處處透著一種古色古香的感覺,牆上還有一幅山水畫。

這是哪兒?

自己已經死了,進了天堂了?

不對,不對。嶽風緩過神來,忍不住拍了拍額頭!差點忘了,是義父把自己救了出來,這裡應該是歐陽府邸。

嘟噥了一句,嶽風咬著牙慢慢下了床。

心脈被震斷,雖然不疼了,但身子依舊虛弱。

也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戲水歡笑的聲音,聽著很近。

誰啊,在外麵洗澡。

聲音這麼好聽,肯定是美女啊..

嶽風心裡一動,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走了出去。

轉過一片竹林,便看到一個清澈的池塘,果然,在池塘中,兩個曼妙的身影,正在裡麵嬉戲。

可是看到池塘中,正在嬉水的兩個女人的長相,那一刻,嶽風一下子愣住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