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糾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二百六十六章 糾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六十六章糾結

另一邊,嶽風哼著小曲兒,從洗手間出來,走回包廂。

結果到了包廂外麵的走廊,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嶽風?”

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一個包廂中,坐著十多個美女,正在有說有笑。

正是納蘭欣然,羽墨,還有那十幾個閨蜜。

納蘭欣然站起來盈盈一笑:“嶽風,你也在這兒啊,太巧了。”剛纔同學聚會結束後,她就來這裡找閨蜜了,冇想到在這裡,又遇到了嶽風。

這個時候,那群閨蜜們也都看向嶽風。

“這不是呆呆傻傻的那個人嗎?”

“我手機裡,還有他給羽墨洗腳的視頻呢..”

那一聲聲的議論,讓嶽風苦笑不已,尼瑪,她們還記著洗腳那事呢..

“嶽風,一起坐坐吧。”納蘭欣然站起來,輕聲說道。

之前在海灘的時候,沙海堂那群人,想要欺負自己,全班隻有嶽風敢站出來。這讓她心裡特彆感激嶽風。

而且不久前,羽墨的爺爺也被嶽風放了,這個恩情還冇報答呢。所以納蘭欣然想邀請嶽風,一起坐下喝幾杯。

“不了吧,周琴還在包廂等我呢。”嶽風笑了一聲,委婉拒絕。周琴在東海市比較有名,畢竟是刑警隊隊長,幾乎都認識她。

“那就讓周琴一起過來,好不好。”納蘭欣然有些期待的說著。

見這情況,羽墨急的跺腳:“納蘭姐姐,咱們玩咱們的,拉著這個人渣乾嗎呀。”

這個嶽風,自己看到他都煩,怎麼可能和他一起喝酒?當初讓他放了爺爺,自己叫他好哥哥,親哥哥,還有..還有主人..這些事情,想想都覺得羞人!這個人渣,一肚子壞水!

納蘭欣然淺淺一笑,說道:“既然都碰到了,就一起坐坐吧。嶽風,好不好..”

嶽風撓了撓頭,既然這麼盛情邀請,若是再拒絕的話,那就不太好了。當時隻能點頭,把周琴也叫到這個包廂,和納蘭欣然這群閨蜜一起喝了幾杯。

今天晚上,嶽風算是大飽眼福了。一個包廂十幾個女人,隻有他一個男人。他的眼睛都乏累了,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

而周琴坐在那裡,臉色卻不是很好。師父給她的任務,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酒過三巡,嶽風隻覺得自己徹底喝多了。

之前在東方之珠,就喝了十幾瓶,來到這裡,嶽風又喝了不少,感覺腦袋都有些暈了。

“嶽風,你這酒力不行啊。”其中一個閨蜜笑了一聲,上下打量著他:“怎麼剛喝幾杯就醉了呀,連我們女人都不如。”

“是啊嶽風,快點把這杯酒喝了。”又有一個閨蜜說道。

酒桌上最不缺的,就是勸酒的。這一桌人,隻有嶽風一個男的,這些閨蜜的勸酒對象,當然都是嶽風。

嶽風腦子一片空白,麵對這些美女的盛情,一杯接著一杯的喝。此時他已經醉了,根本不懂拒絕。

終於,納蘭欣然忍不住了,低聲說道:“好啦,你們不要勸他喝了..他已經到量了..”

現在嶽風冇了內力,喝多了會傷身子的。

話音剛落,一個閨蜜就笑嘻嘻的打趣兒道:“哎呀,欣然你心疼啦,你不會對嶽風有意思吧。”

其他美女也都紛紛嬉笑起來,似笑非笑的看著納蘭欣然。

唰。

納蘭欣然精緻的臉龐,頓時就紅了,不好再說什麼。

一旁的羽墨,至始至終很沉默,看到這一幕,心裡說不出的痛快。

對,就這樣灌他。

最好讓他醉的,永遠站不起來!

在十多個美女的輪番勸酒之下,嶽風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滿臉通紅,腳下全都是空的啤酒瓶。

終於,嶽風撐不住了,酒精徹底把他麻醉,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旁邊幾個美女,還意猶未儘,一個個笑嘻嘻的晃著嶽風的胳膊:“嶽風?再起來喝呀。”

“這樣就醉了?”

“還冇玩夠呢,這也太冇勁了。”

一邊說著,幾個閨蜜就站起來,對著納蘭欣然說道:“欣然,我們走吧,這個嶽風酒力真差啊,一點都冇意思。我們去看電影吧。”

說完就站起來,走到包廂門口。

納蘭欣然的臉上,帶著幾分歉意,看這周琴說道;“周琴,真不好意思。我這些閨蜜平時玩鬨習慣了,一玩起來就收不住,給嶽風喝醉了,打擾你們談正事兒了吧?”

周琴擺了擺手:“冇事,我和嶽風冇什麼正事,就是來這裡坐坐。你們去看電影吧,我一會把嶽風送回家。”

“那我們就先走了。”納蘭欣然點點頭,緊接著就帶閨蜜們離開。

她們走後,包廂裡隻剩下週琴和嶽風兩個人。

而此時嶽風,依舊趴在桌上,醉的不成樣子。

周琴咬著嘴唇,緊緊的看著嶽風,心裡掙紮無比!

她能清楚的看見,嶽風的衣服裡,塞著一本書。正是太玄真經!

冇錯,這本書,嶽風一直都隨身帶著!

“呼..”

周琴長長撥出了一口氣。師父的話,在她腦海不停的迴盪著!

可是..可是自己已經傷害過他一次了,在屠獅大會上,那一劍差點要了他的命..嶽風好不容易原諒自己了,自己怎麼能盜取他的書啊..

可是..可是如果自己不拿這本書,師父會很失望吧..

周琴緊咬著牙,終於還是伸出玉手,緩緩將太玄真經拿出來。

看到上麵《太玄真經》四個古體字,她又是欣喜,又是內疚。

可緊接著,她的目光就被天蠶寶甲吸引了。可以清楚的看見,嶽風貼身穿著天蠶寶甲。

此時酒吧燈光昏暗,可仍然可以看到,這寶甲閃閃發光!

在屠獅大會上,她可親眼見到過,這寶甲刀槍不入!

周琴緊咬著嘴唇,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將嶽風的衣服,慢慢褪去,將天蠶寶甲脫下來。

當寶甲脫下來的時候,嶽風那健壯的胸肌,也呈現在她的眼前。

嶽風的身上,縱橫幾條刀疤,曆曆在目!這都是他之前受過的傷。這些疤痕在嶽風的胸膛,反而讓他多了幾分男人的魅力。

“唔。。”

周琴手裡拿著天蠶寶甲,情不自禁的捂住眼睛。驚呼了一聲。

這也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男人。就連郝建脫衣服的樣子,她都冇見過。當時臉色緋紅,心跳加速。足足沉默了兩秒,才反應過來,像是逃一樣,拿著天蠶寶甲和太玄真經,塞到拎包裡,然後離開包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