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還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還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八十四章你還提

“嗯,我不哭,不哭..”蕭玉若抹乾自己的眼淚,嬉笑道:“好啦,咱們開始拜堂吧。”

“好!”嶽風拉著她的手,慢慢站了起來。

這時候,歐陽美惠將房間佈置好了,房間裡大紅一片,喜氣洋洋。

看到兩人跪了下去,歐陽美惠歡喜道:“要拜堂嗎?太好啦,我給你們當證婚人!”

說完,美慧就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笑嘻嘻的喊道:“今日我哥哥和玉若姐姐,結為夫妻,可喜可賀,天地為證....一拜天地。”

嶽風和蕭玉若相視微笑,拉著手十指緊扣,拜了下去。

這時,歐陽美惠又喊道:“二拜高堂。”

聽到這話,嶽風兩人向著東海市方向拜去。

這一瞬間,嶽風清晰的感覺到,蕭玉若嬌軀隱隱顫抖,顯然是在剋製內心的情緒。

蕭家就她一個女兒,蕭玉若自然希望,今天自己和嶽風結婚,能受到父親的祝福,但如今這情況..也不知自己還能活多久,隻能保留遺憾了。

夫妻對拜之後,嶽風拉著蕭玉若站起來。心裡說不出的酸澀複雜。

就在這時,歐陽美惠笑盈盈的說道:“哥哥,你和這位姐姐,真是天生一對,好讓人羨慕啊,小妹在這裡,祝你們百年好合,攜手到老。”

“好,好,攜手到老..”蕭玉若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歐陽美惠愣了下,有些慌了神,忍不住問道:“嫂子,你這是怎麼啦?”

這...這是怎麼了?

自己說錯了嗎。

呼..

嶽風深深吸口氣,忍著心裡的痛楚,擠出一絲笑容:“冇事兒,就是今天太高興了。”

歐陽美惠恍然點點頭,不過心裡還有些詫異。

高興不是應該笑的嗎,怎麼玉若姐姐還哭了?

真是奇怪..

一邊想著,美惠笑著說道:“好啦,哥哥嫂子,你們入洞房吧,我就不打擾你們啦。”說完就轉身出了門。

這時候,嶽風感覺到蕭玉若的精神越來越差,很是心疼,柔聲道:“玉若,你去床上躺一會兒。”

蕭玉若點點頭,玉臂環著嶽風的脖子,任由他將自己抱在床上。

躺好之後,蕭玉若低聲說道:“你也上來休息一下,昨晚上你抱著我跑了一夜,也累了。”

嶽風笑著點頭:“好。”

此時兩人都是一樣的想法,不管以後如何,此時此刻,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

說著,嶽風就要躺上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忽然被推開!

吱--

隻看見一個窈窕迷人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正是江珊。

“江姨?”看到她,嶽風頓時愣了下,趕緊站起來,開口問道:“江姨忽然過來,有事兒嗎?”

蕭玉若精緻的臉上,表情變幻,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家裡。

江珊環視了一圈,看著周圍牆上貼著的大紅喜字,臉上露出一分詫異:“你們剛纔拜堂成親了嗎?”

雖然有些詫異,但是江珊冇有責備的意思。

“是的。”此時,嶽風點點頭,苦澀的笑道:“她被吸了精氣,時間不多了,我們倆兩情相悅,不想留下遺憾。”

聽到這話,江珊默默點頭說道:“小風,看得出來,你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不過你也不用太難過,這位姑娘,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啥?

玉若還有救?

這一瞬間,嶽風渾身一顫,焦急的呼喊道:“江姨,你快告訴我,怎麼才能救治玉若?”

江珊微微一笑,搖頭道:“我可以告訴你,有什麼辦法能救她。但是我要事先說明一下,對於我說的這個辦法,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好!”嶽風點頭,有希望總比冇希望強!

江珊歎了一口氣,緊咬著嘴唇:“另外..我可以告訴你這個辦法,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說這話的時候,江珊的表情有些複雜起來。

嶽風想都冇想,連連點頭道:“江姨,什麼條件,你儘管說。”

呼..

江珊輕舒口氣,認真的看著嶽風:“還是上次的事兒,靜雯把你引到了桃花林,希望你不要告訴你義父,以後也永遠不要再提了。”

原來是這件事兒啊。

嶽風想都冇想,直接點頭答應:“江姨放心,這件事兒我永遠都不會說出去的。”

和玉若的性命相比,這件事算什麼?

江珊笑了笑,緩緩道:“好,那我就告訴你。這姑娘,是被人以《幽冥神功》吸取了精血。這種功法,是千年之前,從天啟大陸傳過來的。所以,天啟大陸的高手,說不定有辦法治癒她。你若是把她帶到天啟大陸,說不定有希望..但是..但是這姑娘,隻有幾個小時的生命了..怕是來不及了..”

天啟大陸?

聽完她的話,嶽風心裡一陣欣喜!

對啊,胡三陽修煉的《幽冥神功》,就是天啟皇帝賞賜給他的!任盈盈是天啟大陸公主,會不會有辦法?!

“玉若,我出去打個電話!”嶽風焦急的說著,奪門而出。

到了外麵,嶽風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撥打了任盈盈的電話。上次兩個班的聚會上,他和任盈盈互相留了聯絡方式。

---

另一邊,任盈盈正在和柳萱一起看電影呢。

兩個女人長的這麼美,到哪裡都是焦點。電影院裡的一些男生,都冇有心思看電影,一個個餘光打量著她們。

“萱兒,你老公呢?”電影演到一半,任盈盈忍不住問了一句。

上次她被嶽風綁在樹上,用陣法折磨的不行,迫不得已向嶽風求饒。這件事情,任盈盈每每想起來,都覺得特彆羞恥。但是和嶽風的恩怨,不耽誤她和柳萱的閨蜜感情。

而且任盈盈能看出來,柳萱不知道嶽風的身份,不知道嶽無敵就是嶽風。

“我老公?”柳萱拿著一桶爆米花,淺淺一笑:“我老公兩天冇回來了,電話也打不通..對了,你怎麼突然問起他了?”

“就是隨便問問..”任盈盈臉一紅。又想起被嶽風羞辱的畫麵,頓時恨的牙根直癢癢。

最可氣的是,那天十二神衛要抓嶽風的時候,嶽風竟然被一男一女救走了。

這些天,任盈盈四處尋找嶽風,想要報仇,狠狠羞辱他一番。但是嶽風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根本找不到。

就在這時,任盈盈的手機突然響起。

電影院是很安靜的地方,這突如其來的鈴聲,頓時讓任盈盈成為焦點。

任盈盈麵帶歉意的笑了一聲,慢慢站起來:“萱兒,你在這等我,我去接個電話。”說完就走出演播廳。

她本以為這個電話,是自己那群屬下打來的呢,可拿出手機一看,頓時愣住了。

嶽風?!

你還敢給我打電話?!

任盈盈緊咬著嘴唇,快速將電話接起。

剛剛接通,就傳來嶽風焦急的聲音:“任盈盈,有一件事兒,你一定要幫幫我。”

好你個嶽風,你羞辱我一番,還想讓我幫你?

我月盈公主,何時低三下四給人求饒過?這筆賬冇算,我還幫你?做夢去吧!

一邊想著,任盈盈玩味的笑了一聲:“嶽風,嶽無敵,你堂堂天門宗主,竟然還有求我的時候?”

隻聽見電話那邊的嶽風,焦急的不行:“任盈盈,任妹妹,你一定要幫我!”

“什麼任妹妹?!誰是你任妹妹?!”聽見他的話,任盈盈氣的一跺腳,訓斥了一聲。

“上次在陣法裡,你不是管我叫嶽哥哥麼..而且我年紀比你大,叫你一聲妹妹正常啊...”嶽風無奈的說著,他本是想套套近乎,這任盈盈咋還生氣了啊..

“你還提上次的事!”任盈盈氣的雙眼發黑。

上次這個嶽風,動用陣法,讓自己渾身發癢,自己實在受不了了,才叫他嶽哥哥求饒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這嶽風竟然又提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