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豪情沖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二百九十三章 豪情沖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九十三章豪情沖天

什麼?抓了一個女人要送給我?

這一下,嶽風直接愣住了,心中好奇不已,忍不住問道:“文哥,你抓了誰啊?”

文醜醜輕呼口氣:“兄弟,先彆問這麼多了,等你到總壇就知道了。你趕緊來,我在長生島等你。”

話音落下,就直接掛了電話。

嶽風撓了撓頭,和孫大聖對視一眼,兩個人準備一番,就動身前往長生島。

....

第二天中午。

今天天氣不錯,東海海麵上,風平浪靜。

不遠處的海域中,一艘艘漁船在那裡辛勞作業,一派欣欣向榮。

一個星期前,天門將沙海堂這個惡勢力收服。這些漁民心中感謝至極,所以每艘漁船上,都插著一麵天道九龍旗!

此時,在這繁榮的海麵上,一艘掛著紅帆的大船,格外顯眼。這大帆船,要比周圍的漁船大很多。

此時,在這帆船的船甲板上,並肩站著兩個人,正是嶽風和孫大聖。

麵對眼前一望無際的美麗海景,兩人都無心觀賞,表情都十分肅穆沉重。在兩人的後麵,擺著一口上好的棺木。

這口棺木,是昨天孫大聖派人打造的,裡麵躺著的,正是已經離世的長生殿主,陸長卿。

長生島距離東海市有幾千裡。路程太遠了,必須要打造這口棺木。

老天爺還算是給麵子,一路上冇有大風大浪。經過一天兩夜的行駛,遠遠看去,就看見海中央,有一個壯麗的島嶼。

正是長生島!

大船緩緩靠岸,嶽風清楚的看到,海岸上並排站立著幾百人,這些人穿著統一,都是長生殿的弟子了。為首的一個二十多歲,頭上紮著辮子,很是醒目。

嶽風和孫大聖趕緊下船,紮辮子的男子,就趕緊迎了上來。

“請問,二位可是嶽風堂主和孫大聖?”辮子男畢恭畢敬的問道。

嶽風點點頭,開口道:“不錯,正是。”

來一趟長生殿,可真是不容易啊。真的是太遠了。

辮子男鞠了一躬:“軍師與四位法王、各位長老,已經在‘觀海台’等候多時了,兩位請隨我來。”說完便率先向前走去。

嶽風和孫大聖對視一眼,跟在他的身後。

與此同時,十幾個長生殿弟子,小心翼翼的將棺槨抬起來,也跟上去。

不得不說,長生島的環境,真是太美了。

海邊有一片椰林沙灘,島上幾座山鬱鬱蔥蔥,其中棲息著不少海鳥和其他的珍禽,給人的感覺,宛如到了世外桃源。

走了十五分鐘左右,嶽風和孫大聖,就來到了‘觀海台’。

觀海台,就是一片巨大的高台。足有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站在觀海台上,方遠百裡的海域,一覽無餘。若是有敵入侵,第一時間就能發現。

此時觀海台上,整整齊齊站著幾千人。全是長生殿弟子!

在這幾千弟子麵前,有一個高台。高台上擺著一張龍椅,上麵端坐著一個人。

正是文醜醜。

此時文醜醜一身白色長衫,手拿羽扇,渾身上下透著儒雅的氣息。

在他的兩側,還坐著四**王:金獅法王、銀狼法王。紅蛇法王和白馬法王。

值得一提的是,紅蛇法王和白馬法王,是一對夫妻。

嶽風第一眼就看到了金獅法王羽宗天。在羽宗天的身後,還靜靜站著兩個窈窕的身影。

正是羽墨和納蘭欣然。

看到這一幕,嶽風心裡很是驚訝。羽墨就不用說了,她是羽宗天的孫女,隻是納蘭欣然....

原來她也是長生殿的。

今天羽墨和納蘭欣然都穿著素色的長裙,美妙翩然,給人的感覺,仙氣十足。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彙聚在嶽風和孫大聖的身上。

咚!

這一刻,那十幾個長生殿弟子,將棺槨緩緩放下,然後默默退到一旁。

這一瞬間,整個觀海台寂靜無聲。就在之前,大家已經都聽說了,殿主離世了。

坐在最中央的文醜醜,一下子站了起來,看著嶽風,說話聲音都在哽咽:“兄弟,棺槨裡...”

嶽風暗歎一聲:“文哥,裡麵的是陸殿主的遺體。”

文醜醜身子一晃,隨即快步走過來,到了棺槨跟前,一雙手都顫抖了起來。緩緩打開棺蓋。

棺槨裡,陸長卿靜靜躺在裡麵,渾身上下滿是傷口,雙眼緊閉。他身上的那些傷,看起來觸目驚心。

噗通!

這一瞬間,文醜醜徹底崩潰,一下子跪在地上,失聲大哭起來:“殿主...”

哭的傷心欲絕!

在長生殿中,文醜醜和陸殿主的關係最好!這些年來,陸長卿對待文醜醜,像是對待親生弟弟一般。如今見到他慘死,文醜醜真的接受不了!

文醜醜的痛哭,劃破長空,整個觀海台的氣氛,都是無比的沉痛壓抑。

嘩啦!

也就是這一刻,四**王和各路堂主,瞬間跪倒一片,紛紛痛哭!

“殿主...”

悲憤的聲音,響徹整個長生島。

那哭聲真的很讓人壓抑,也不知過了多久,隻見一個女人,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來,將文醜醜扶起來:“相公,彆哭了..”

這女人,正是文醜醜的妻子,溫婉。

人如其名,她還真是溫婉至極。談不上漂亮,但是她慈眉善目,一看就特彆溫柔。此時見到文醜醜哭成這樣,溫婉心都碎了,一把將文醜醜抱住。

直到這個時候,孫大聖才走上前去,將陸長卿留下的令牌,還有那封血書,遞到文醜醜的麵前:“文哥,這兩樣東西,殿主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交到你手上。”

文醜醜默默點頭,雙手接過,然後抹了抹淚,轉身返回到台上。

緊接著文醜醜打開血信,輕輕讀了出來:“吾陸長卿,長生殿二十七代殿主,今日被六大派圍攻,自知命不久矣,特意寫下遺願。”

因為太過悲痛,文醜醜聲音不大。

但此時全場寂靜無聲,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大家的目光,都彙聚在文醜醜的身上,聆聽他宣讀殿主遺言。

文醜醜長舒一口氣,繼續唸到:“我陸長卿死後,軍師文醜醜,接任殿主之位,四**王,以及長生殿上上下下十八萬弟子,務必聽從文醜醜號令,不得有違!”

讀到這裡的時候,文醜醜眼睛又紅了,強忍著悲痛,繼續讀道:“還有最後一件事,所有長生殿弟子,必須聽令!眾所周知,地圓大陸與天啟大陸,恐怕有朝一日,會兵戎相見。所有長生殿弟子,不得做叛徒,不得投降天啟大陸!若有違背,我陸長卿死不瞑目!”

念道這裡,文醜醜忍耐不住,再次流下淚來,哽咽道:“陸長卿絕筆....”

噗通。

話音落下,文醜醜再次跪了下去,含淚大喊道:“殿主你放心,隻要我文醜醜在一天,就絕對不會讓長生殿弟子,做天啟大陸的走狗!我文醜醜對天發誓,必將好好帶領長生殿!”

擲地有聲,豪情萬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