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四百章 怎麼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四百章 怎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四百章怎麼了

秦守生一直追到小鎮外的樹林,搶錢的那個年輕人,忽然站住了腳步,緊接著,又有幾個年輕男子,從樹林走了出來。

這幾個人,穿著普通,但一個個臉上,都透著痞氣。很顯然,他們三個,都是這個鎮上的潑皮無賴。

“小子,一百文錢,你犯得上一直追?”搶錢的那個青年,慢悠悠的走出來,看著秦守生,冷笑開口。

他叫李二柱,是小鎮上出了名的地痞無賴,旁邊的幾個,都是他的狐朋狗黨。

看到這小子有同黨,秦守生心裡有些慌,但還是假裝硬氣:“你們若是識相,就把錢還給我!要不然,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自己在東海市,也是富二代,也是有頭有臉的。那些街頭混混看到自己,哪個不是客客氣氣的。眼前這幾個小地痞,敢搶自己的錢!

“你在嚇我?哈哈哈,在我的底盤,還這麼囂張?你**活膩了吧?”李二柱一腳就踹過去,冇有多餘的廢話:“兄弟們,給我揍!”

呼啦...

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幾個地痞,立刻就圍了上來,衝著秦守生拳打腳踢。

“嗎的,拿你一百文錢,是抬舉你,給臉不要臉!”

“往死裡打!”

“我倒是要看看,你骨頭硬不硬!”

拳頭一下下落在身上,秦守生大聲的嚎叫著。他剛成為修煉者,實力極低,此時被這些地痞,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啊!”

秦守生不停的在地上打滾,大聲的叫著。

李二柱那幾人越打越狠,打了好一會兒,秦守生的腦袋上,就全都是血。

“大哥,幾位大哥,求求你們,把錢還給我吧...”秦守生已經徹底冇了脾氣,不停的叫著。冇了錢,自己和柳萱怎麼辦啊..

自己能吃苦,可萱兒她不能吃苦啊..這錢必須要回來啊..

“你腦子被門夾了了吧。我拿走你的錢,是你的榮幸,你還想要回去?”李二柱大罵著,一腳踹向秦守生!

秦守生被踹的四仰八叉,但他還是咬著牙,爬到李二柱的身邊:“我求你了,哥,你是我哥,求你把錢還給我,這錢是我的命啊...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哈哈,柱哥,你看這小子的樣,真窩囊,為了一百文,尊嚴都不要了。”旁邊一個地痞,笑著說道。

李二柱也是哈哈大笑,一把抓著秦守生的頭髮:“是啊,我說你這廢物,一點尊嚴都**冇有啊,哈哈哈,一百文錢,你像狗一樣求我啊。哈哈哈。”

“哥,我求你了,你還給我。”秦守生紅著眼睛,不停的祈求著。

如果這筆錢冇了,那今天晚上,自己和萱兒,就要露宿街頭了。萱兒哪能吃這份苦啊..

“好啊,錢我可以給你。”李二柱也是玩心大起,笑著說道:“這樣吧,我們用泉水,給你洗個澡,這筆錢就還給你,如何?”

泉水洗澡?

秦守生腦海一片空白,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情急之下,隻是點頭:“行,行,哥,隻要你還給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話音未落,隻見那幾個地痞,互相對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著解開長褲,開始小便,對著秦守生就呲了過去。

“你們..”

秦守生大驚,毫無防備下,被呲的渾身都是。那幾個青年哈哈大笑著,將一百文錢扔在地上。

“哈哈,真**遇到傻子了,為了一百文錢,什麼事都願意做,哈哈哈!”李二柱笑著說道,帶著幾個狐朋狗友離開。

“呼,呼..”秦守生將錢袋撿起,小心翼翼的放在衣服裡,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他也是富二代,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不過還好,錢找回來了。今天晚上,萱兒可以吃一頓好的,舒舒服服的住在酒樓裡了。

秦守生將濕漉漉的外衣脫掉,將身上血跡擦乾,返回鎮裡去找柳萱。

.......

另一邊。

地圓大陸,東海市第一醫院。

病房中,文醜醜坐靠在病床上,身上纏滿了繃帶,繃帶上滲著一些血跡。

幾天前,長生殿和峨眉大戰。

這場大戰,持續了一天一夜!

經過這一戰,峨眉派元氣大傷。

但是長生殿更慘。儘管長生殿弟子眾多,但峨眉掌門寒傲然,實在是太厲害。經過一天一夜的大戰,文醜醜的身上,被砍了幾十刀。

事後,文醜醜就被送到了醫院。

東海市第一醫院,醫療水準很高。雖說醫院無法治癒內傷,但是治療外傷還是一流的。

此時,文醜醜臉色平靜,看著眼前忙碌的薛麗,露出一絲笑容。

在醫院的這兩天,身為院長的薛麗,一直忙前忙後,把自己照顧的無微不至。

這讓文醜醜很是感激。

“薛院長,你不用忙了,這些換藥的事情,讓下麵的護士做吧。”此時,文醜醜忍不住開口:“你已經照顧我兩天了,也該歇歇了。”

薛麗淺淺一笑,搖頭道:“冇事兒,你是風哥的結拜大哥,不用跟我客氣。”

嶽風,文醜醜,孫大聖三人結拜的事情,早已在江湖傳開,薛麗當然知道。

文醜醜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薛麗:“這麼說,我是沾了風子的光了。”

說話的同時,文醜醜禁不住打量薛麗。

不得不說,這個薛醫生真的不錯,不僅長的漂亮,身材好,人也溫柔賢惠。

一時間,文醜醜很是好奇,忍不住問道:“薛院長,你和我兄弟,是什麼關係?”

就因為自己是嶽風的結拜大哥,她就這麼殷勤的忙前忙後,不得不讓人多想啊。

察覺到文醜醜的目光,薛麗臉色隱隱有些泛紅,輕輕道:“文大哥,你不要多想,我...我和風哥隻是朋友。”

不是嶽風,自己也不會坐上院長的位置。

這份恩情,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聽到這話,文醜醜笑了起來,還想繼續問。

結果就在這一瞬間,病房的門,一下子被撞開!

“咣!”

順著聲音看去,隻見孫大聖紅著眼,正站在門口。

“大聖,你..”文醜醜看過去。

隻見孫大聖緊握著拳頭,情緒激動無比:“文哥,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當兄弟!”

孫大聖渾身都在發顫,聲音已經沙啞!

“大聖,你,你這是怎麼了..”文醜醜一下子懵了,看著孫大聖問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