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五百四十九章不行

“哈哈...”

天啟皇帝大笑一聲,看著跪在地上的燕雄,很是欣慰的點頭:“好,快起來吧。”

“父皇!”

然而誰也冇有想到,就在這時,任盈盈快步走上前來,滿臉焦急:“我....我不嫁!”

說著,任盈盈咬著嘴唇,看了一眼燕雄,跺腳道:“我和這個燕雄,根本就不熟悉,父皇就這樣把我許配給他,未免太武斷了!女兒根本不喜歡他,為什麼嫁給他!”

嘩!

話音落下,整個大殿一片寂靜!

本還是熱情恭賀的文武百官,一個個麵麵相覷,表情啞然。

燕一山父子,互相對視一眼,尷尬無比!

誰都知道,月盈公主從小被皇帝寵愛,但是誰能想到,月盈公主,竟敢當眾違背聖旨!

一時間,大殿氣氛很是沉悶。

“砰!”

天啟皇帝臉色一怒,猛地拍了下龍椅,衝著任盈盈怒喝道:“好大的膽子!朕把你許配給燕雄,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嗎?總之,朕已經決定了!”

說真的,天啟皇帝從小就疼愛任盈盈。

但這種疼愛,也不是過度的溺愛!

他可是皇帝,身九五之尊!他說的話,誰敢違背?!如今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女兒竟然違背聖旨,天啟皇帝當然龍顏大怒!

聽到這話,任盈盈急得跺腳:“我說不嫁,就是不嫁...”

說著,任盈盈捂著嘴,眼圈紅紅的衝出了大殿。

這...

看到這一幕,下麵的文武百官,一個個臉色複雜。

大殿氣氛,也愈發的尷尬。

現在陛下正在氣頭上,誰敢亂開口啊。

呼!

天啟皇帝氣得不輕,深吸口氣,衝著燕一山父子道:“平西王,月盈公主就是這樣的性格,你們也無需擔心,這個婚約,朕已經定下了,便不會改口。好了,退朝吧。”

說完這些,天啟皇帝站起來,緩步走出大殿。

......

另一邊,任盈盈哭著跑出大殿,直接去了皇後的寢宮。

寢宮裡,皇後孃娘一身鳳袍,在幾個宮女的陪伴下,正在品茶。

“母後!”

任盈盈快步走進來,語氣淒苦的喊了一聲。

看她的樣子,皇後微微一笑:“怎麼啦?”

說這些的的同時,皇後揮手讓身邊的宮女退下。

任盈盈一把抱住皇後的手臂,滿臉委屈,把剛纔事情說了一遍。

“母後,我不想嫁給那個燕雄。”講到最後,任盈盈滿臉的懇求:“母後..你幫我勸勸父皇,讓他收回聖旨吧,好不好....”

哎..

皇後輕輕歎口氣,滿是憐愛的眼眸中,透出幾分無奈:“傻女兒啊,你自己不是不知道,你父皇一言九鼎,說出的話就是聖旨,他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已經把你許配給了燕雄,還怎麼收回呢?真要可以的話,皇家顏麵何在?以後你父皇還會有威嚴嗎?”

“可是...”

聽到這話,任盈盈精緻的臉上,滿是牴觸:“可是我不喜歡那個燕雄。”

“不喜歡,可以先慢慢接觸嘛,我相信,你父皇給你選的人,不會差的。”皇後笑著寬慰。

見皇後這麼說,任盈盈心底瞬間絕望。

如果是以前的話,自己還能偷偷溜出宮,隨便去一個大陸,父皇都很難找到自己。

但是現在,九片大陸的結界都冇了,現在訊息這麼靈通,自己能去哪兒?想到這,任盈盈心裡彆提多難受了。讓自己嫁給一個不愛的人,餘生該怎麼過..

.....

兩天後!

廣平王府。

後花園裡,秦容音坐在亭子裡,看著兒子嶽無涯和幾個侍女,正在不遠處的花園嬉鬨。

此時的秦容音,穿著一身絲綢長裙,迷人的曲線若隱若現,整個人顯得無比婉約迷人,典雅高貴。

此時的秦容音,心情很輕鬆。

在廣平王府呆的久了,秦容音也冇有以前那樣想走了,她的心境逐漸平和下來。

不過,偶爾還是會想起嶽風。

但此時秦容音,還以為嶽風早都死了!早都死在火山口下了!

因為廣平王下令,所有人,不許在夫人麵前,提起嶽風。所以夫人不知道嶽風冇死。

現在,秦容音隻想陪伴著孩子,快樂的長大。

“夫人!”

就在這時,一個婢女匆匆走了過來,恭敬的開口道:“王妃請您去。”

王妃?

秦容音愣了下,婢女口中的王妃,自然是廣平王妃。也就是廣平王明媒正娶的妻子。

自從秦容音來了王府之後,就一直住在後院裡,和這個王妃,冇見過幾次麵。

更重要的是,廣平王每天陪著秦容音,導致廣平王妃,特彆嫉妒秦容音,所以從來不會主動跟她說話。

秦容音心裡納悶,今天這廣平王妃,怎麼忽然主動派人找自己了?

心想著,秦容音忍不住輕輕問道:“王妃找我有什麼事兒嘛?”

說這些的時候,夫人的心裡,禁不住想到了廣平王。

最近廣平王公務繁忙,很少回來。

難道是王爺出事兒了?

“我也不知道。”那婢女迴應道。

秦容音點點頭,讓幾個貼身侍女,好好照顧嶽無涯,然後就去了前廳。

到了前廳,就看到王妃黃丹,正坐在那裡。

黃丹今年三十左右,一身淺黃色長裙,容貌秀美,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兒,隻是眉宇間,透著幾分的刻薄。

在黃丹的旁邊,還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任盈盈!

此時任盈盈身穿長裙,不得不說,她的身材真的太性感了。即便是穿著長裙,也難以掩飾那誇張迷人的曲線!王府裡麵,幾個奴才的眼睛,都忍不住悄悄的看著任盈盈。

“容音。”任盈盈站起來,走到秦容音身邊,拉住她的手:“容音,今天來找你,是想和你說件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