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師父,徒兒來看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六百二十五章 師父,徒兒來看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六百二十五章師父,徒兒來看你了

“好!好!”

陸劫塵笑眯眯的看著他,滿臉的欣慰和讚賞:“涯兒啊,這七年來,師父冇有白疼你,你果然冇讓師父失望。”

此時的陸劫塵很是高興。

自己的愛徒,天賦高,又聰明,現在又得到了神兵,有這樣的弟子,何愁明教不能發揚光大?

說著,陸劫塵掩飾不住心裡的期待,看著嶽無涯認真道:“涯兒,以後明教就靠你來振興了!有些事情,師父也該告訴你了。”

聽到這話,嶽無涯趕緊收起霸王錘,恭恭敬敬的聽候教導,乖巧道:“師父請說!”

呼..

陸劫塵深吸口氣,眼中閃爍著幾分的淩厲,一字一句道:“咱們明教,有一個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就是地圓大陸天門宗主嶽風!七年前,嶽風和他另外兩個結拜兄弟一起,滅了咱們明教,師父身上的傷,也是拜他所賜,以後你實力強大了,一定要為師父報仇雪恨,知道嗎?”

說這些的時候,陸劫塵緊握著拳頭,內心憤恨之極。

嶽風!

你給我等著!

就算這輩子,我打不過你,不能親自報仇!但我還有一個修煉天才的徒弟。你我之間的仇怨,早晚要算清楚。

嶽風?

又是這個嶽風。

這一瞬間,嶽無涯皺了皺眉,神情凝重起來。

七年前,小姨任盈盈帶自己從皇城逃出來,當時夜宿在一個破廟裡,任盈盈就曾提到過嶽風這個人。

嶽無涯清楚的記得,當時小姨說,她在這個嶽風手上吃過虧。

而現在,師父又說嶽風是明教的大仇人,師父的傷,也是拜他所賜。

霎時間,嶽無涯怒火升騰,心裡也深深記住了‘嶽風’這個名字。

“師父!”

下一秒,嶽無涯緊緊握著拳頭,衝著陸劫塵重重點頭:“你放心,有朝一日這個嶽風落在我的手上,弟子定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說這些的時候,嶽無涯的臉上滿是堅定。

“好,好!”

陸劫塵露出一絲笑容,很是欣慰。

......

另一邊,東傲大陸!

嶽風和秦容音,離開兩軍交戰的戰場後,嶽風便讓十幾萬天門弟子,返回了地圓大陸。嶽風自己則帶著秦容音,來到了一處懸崖。

“夫人,我帶你去見我師父!”嶽風臉上儘是笑容,拉著秦容音的手,說道:“我師父他老人家,人稱劍魔,明叫南宮絕,一身劍法,天下無雙!”

此時,嶽風滔滔不絕的說著。此時他手中拎著燒雞和美酒,臉上洋溢著激動的笑容。

嶽風找到了秦容音,心情很是暢快。本來他是想帶著夫人,直接返回地圓大陸的。卻忽然想到了師父南宮絕,就決定過來看望一下。

當年嶽風和小夕,從懸崖墜落,被困在下麵的深穀之中,幸好遇到了南宮絕。

在南宮絕的教導之下,嶽風不僅能成功離開山穀,還學會了冠絕天下的‘天罡劍法’。

這份恩德,嶽風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十年了。

自己和師父,已經十年冇見了,也不知道師父老人家現在怎麼樣了。

心想著,嶽風加快了腳步,心情也無比的迫切。他知道師父愛喝酒,所以特意買了燒雞和美酒,一會準備和師父一醉方休。

很快,到了懸崖邊上。

看著眼前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秦容音精緻的臉蛋,有些蒼白,輕輕開口道:“嶽風,師父老人家,就在這下麵嗎?他是怎麼在這種地方住了這麼多年的,師父脾氣是不是很古怪啊?”

來的路上,嶽風把當年拜南宮絕為師的事情,告訴了秦容音。

得知南宮絕,曾是一位縱橫天下的厲害人物,秦容音心裡不免有些忐忑。

哈哈.....

聽到這話,嶽風微微一笑,安慰道:“夫人不用緊張,師父老人家和藹可親,人很不錯的,脾氣一點也不古怪!”

話音落下,嶽風將秦容音抱在懷裡,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

呼呼呼!

這一瞬間,聽著耳邊風聲呼嘯,秦容音緊緊摟著嶽風的腰,一顆芳心都懸了起來。

若是彆人的話,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肯定摔得粉身碎骨啊。

不過,看到嶽風一臉自信的微笑,秦容音頓時就鬆了口氣,同時心裡也是說不出的幸福甜蜜。這就是自己的男人,頂天立地,什麼事兒都難不倒他。

很快,雙腳落地之後,嶽風一手拉著秦容音,一手拎著美酒和燒雞,滿臉笑容的向著峽穀走去。

一邊走,嶽風一邊大喊:“師父,師父,我來看你啦!”

秦容音則是環視著周圍的環境,暗暗稱奇!

冇想到這個峽穀,風景這麼美。

“師父!你聽到了嗎。”

此時,嶽風來到那處水潭邊上,卻見空無一人,頓時皺了皺眉。

師父最喜歡在這裡曬太陽的,今天怎麼不在?

“師父,我是嶽風啊,我來看你了....”

“師父,你在哪兒啊?”

又喊了幾聲,依舊冇有迴應,嶽風有些急了。

當初自己和小夕離開的時候,邀請師父一起離開,被他拒絕。

嶽風記得很清楚,南宮絕說自己心灰意冷,無意江湖紛爭,要在這裡隱居一輩子。

所以,他不可能離開的。

可是人去哪兒了?

見嶽風一臉焦急,秦容音忍不住輕輕開口勸慰:“嶽風你彆急,師父年紀大了,這會兒可能還在休息。”

是啊!

十年過去了,師父的身體肯定大不如前了,這會兒應該在山洞休息。

心想著,嶽風帶著秦容音,向著山穀中那唯一的山洞走去,嶽風記得很清楚,這個峽穀,隻有一個山洞,而那個山洞,就是南宮絕休息的地方。

嘶!

剛到山洞口,看到眼前的一幕,嶽風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就見到,整個山洞四周,密密麻麻插滿了箭,這些箭,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歲月,已經腐朽的不成樣子了。

旁邊的地麵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上百具屍骨。

很顯然,這裡曾經發生過慘烈的大戰。

“師父....”

看到這一幕,嶽風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趕緊衝進山洞。

唰!

剛進去,看到裡麵的情景,嶽風身子一顫,整個人徹底僵住。

就看到,靠在山壁的地方,靜靜盤坐著一個身影,一動不動,表情僵硬。

正是南宮絕。

嶽風看到,南宮絕渾身上下,滿是傷痕,衣服都碎成了條,身上中了不下一百支羽箭,幾乎成了一個血人,並且鮮血早已發黑,渾身僵硬,早已冇了氣息。

準確的說,南宮絕已經死了七年。

當初,天啟皇帝采取了燕雄的建議,擊殺南宮絕。又是放煙,又是放箭,將南宮絕折磨的遍體鱗傷。

天啟皇帝帶著大軍離開之後,南宮絕孤苦伶仃,身邊冇人救治,冇撐過第二天,就氣絕身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