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七百二十二章故意

這...真的是嶽風嗎?

任盈盈喝了不少酒,腦子有些暈乎乎的,以為自己看錯了,就趕緊揉了揉眼睛。

是他!

真的是嶽風!

任盈盈語氣顫抖,快步走了過來:“嶽風,你來了,你終於來了!”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情難自已,淚水肆湧!

感受到任盈盈的激動,嶽風也是百感交集。半個月冇見,任盈盈又消瘦了一些,惹人憐惜。看見她這樣子,嶽風胸口一痛,張開雙手,就要擁任盈盈入懷。

“公主!”

就在這一瞬間,刑瑤秀眉緊鎖,衝過來一下子擋在了任盈盈麵前,冷冷盯著嶽風:“嶽風,你好大膽子,陛下早已對你發出了追捕令,你還敢擅闖皇宮,自投羅網?”

話音落下,刑瑤玉手一翻,一把唐刀被她緊緊握在手中!滾滾的內力,從她體內聚集!

嶽風一點也不慌,笑眯眯的看著刑瑤:“那你想怎麼樣呢?”

說話的同時,嶽風上下打量著刑瑤。

難得見刑瑤穿短裙啊,得好好欣賞一下。

唰!

嶽風的目光,讓刑瑤渾身不自在,臉一下子就紅了,咬著嘴唇冷冷道:“你識相的話,就束手就擒。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嶽風頓時笑了起來,一臉玩味:“哦?可是你打得過我嗎?”

“你...”聽到這話,刑瑤臉色一紅,說不出話來。

“刑瑤姐姐!”

見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任盈盈緩過神,趕緊拉著刑瑤的衣袖,撒嬌一樣的求請道:“你不要和嶽風打了,好不好,讓我們倆好好說說話,行嗎?”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放下了公主的威嚴,眼中滿是懇求。在任盈盈的心裡,一直都很尊敬刑瑤。畢竟,刑瑤為天啟皇室,付出了太多。

要是換了彆人,任盈盈絕對不會這麼客氣。

呼!

刑瑤輕舒口氣,點了點頭:“那好吧,不過我提前聲明一下,你們在這裡說話可以,嶽風決不能帶你走!”

在刑瑤心裡,讓嶽風和任盈盈見麵說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這...”

聽到這話,任盈盈一臉苦澀,自己日思夜盼,就是要和嶽風離開皇宮,若是不能實現,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冇等她開口,嶽風笑了笑,向前一步,直視著刑瑤:“刑瑤,我要帶盈盈走,隻怕你攔不住。”

“是嗎?”

刑瑤被激起了怒火,精緻的臉上,滿是寒霜:“你真要如此的話,咱們就試試看。”

說話的同時,刑瑤暗暗催動內力,伺機待發。

氣氛,瞬間有些壓抑起來,空氣中都彷彿瀰漫著一股火藥味兒。

“嶽風,刑瑤姐姐..”

看到這一幕,任盈盈急得直跺腳:“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看在我的麵子,你們不要打,好嘛?”

說著,任盈盈咬著嘴唇,衝著刑瑤繼續道:“刑瑤姐姐,我答應你,我今天不跟他走!”

一個是自己敬愛的女戰神,一個是自己心愛的男人,實在不想看到他們兵刃相向。

“盈盈!”

聽到這話,嶽風頓時急了:“你為什麼要答應她?”

自己好不容易摸進來,豈能無功而返?

更重要的,自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任盈盈被困牢籠啊。

感受到嶽風的焦急,任盈盈心裡很是感動,同時衝他暗暗眨了眨眼:“嶽風,你彆慌,咱們還有機會的。”

任盈盈知道,單打獨鬥,刑瑤不是嶽風的對手,但這裡是皇宮啊,高手可不止刑瑤一個,一旦真的打起來,嶽風不一定能把自己帶走。

所以這件事兒,隻能從長計議,而眼前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刑瑤才行。

察覺到任盈盈的眼神,嶽風不在說話。

“好!”

刑瑤也點了點頭,看著嶽風道:“嶽風,我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有什麼話,儘快和公主說,然後趕緊走。”

說著,刑瑤收起唐刀,坐在了一旁。

尼瑪!

這女人,還跟我談條件?

心裡嘀咕一句,嶽風似笑非笑的看著刑瑤:“刑瑤,老實說,你是不是看上我了,纔不讓我帶著公主離開?要是的話,你說一聲,我不介意身邊多一個女人伺候!”

任盈盈剛纔的眼神,嶽風當時就領悟了,知道不能和刑瑤硬來。

但心裡太憋火了,必須調侃一下刑瑤,發泄出來才行。

“你...”

聽到這話,刑瑤氣的嬌軀發顫,忍不住啐了一口:“誰看上你了,彆給自己臉上貼金。”

“嶽風...”

與此同時,任盈盈也忍不住拉了下嶽風的手,臉色紅紅的小聲道:“你少說兩句吧。”

她知道嶽風是故意氣刑瑤的,但這話也太不正經了。

哈哈....

見刑瑤羞怒無比,又不好發作的樣子,嶽風心裡暢快了不少。

此時嶽風不再理會刑瑤,一把將任盈盈攬在懷裡,問道:“這半個月,你過的好嗎?”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悄悄留意刑瑤的反應。

你非要留在這兒,怕我把任盈盈帶走了,我就故意和盈盈膩在一起,看你走不走!

“我...”

嶽風的動作,讓任盈盈很是羞澀,想掙脫,卻又不捨得,隻好低著頭輕輕道:“你說呢?我這半個月,日夜盼著你早點來找我,結果到今天你纔來。”

語氣透著埋怨,但臉上卻透著甜蜜的笑容。

說起來,任盈盈不想在刑瑤麵前,和嶽風這麼親密,但相思的日子那麼煎熬,現在好不容易見麵了,還管彆人的看法嗎?

心想著,任盈盈放下了矜持,緊緊的抱住了嶽風。

這倆人....

看到這一幕,刑瑤精緻的臉上,頓時騰起了一絲紅暈。

嶽風不正經也就罷了,公主你就不能矜持一點嗎?

這一瞬間,刑瑤很是尷尬,很想轉身離開寢宮。

但轉念一想,自己不能走,走了不就給嶽風製造機會,帶公主離開了嗎?

心想著,刑瑤暗暗咬著牙,假裝什麼都看不到。

哈哈...

還挺能忍!

看到刑瑤的表情變化,嶽風暗暗好笑。

下一秒,嶽風伸手理了理任盈盈額前的流海,然後大刺刺的坐在了軟榻上,笑眯眯道:“唉,盈盈,今天不能帶你走,我就陪你好好喝幾杯吧。”

這話,依舊是說給刑瑤聽得。

嗯!

任盈盈聰明伶俐,自然明白嶽風的意思,也不點破,就笑盈盈的坐了過來。

隻要能把刑瑤氣走,自己就有機會和嶽風離開了。

“嶽風!”

刑瑤終於忍不住了,秀眉緊鎖,嬌喝道:“這是公主的寢宮,你不要太放肆,這軟塌也是你有資格坐的?”

皇宮裡有很多講究,皇帝睡的床,叫龍榻。公主睡的床,叫鳳榻。豈是彆人能隨便坐的?

然而!

嶽風假裝聽不到,抿了一口酒,衝著任盈盈笑道:“皇宮的美酒就是好喝,以後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喝到。”

“你喜歡的話,就多喝幾杯。”任盈盈淺淺一笑,端起酒壺,親自給嶽風斟滿。同時又給自己倒滿。

這時,嶽風做出一副很遺憾的樣子:“就算我把皇宮的酒都喝光又能如何,三天後,比武招親大會就要開始了,你不能成為我的女人.....”

“又開始不正經了。”任盈盈嬌嗔的白他一眼,然後端著酒杯:“就算比武招親現在開始有如何,在我心裡,你永遠是我的男人,我記得你們地圓大陸有交杯酒的說法,來,我們來試試..”

“好...”

嶽風笑眯眯的端起酒杯,和任盈盈喝了交杯酒。倆人含情脈脈的看著彼此。

看見倆人曖昧,旁邊的刑瑤渾身不自在,將頭扭到一邊,眼不見為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