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誰都能欺負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八百一十三章 誰都能欺負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八百一十三章誰都能欺負我?

“你算什麼玩意?打我?”嶽風冷冷的看著謝流雲。剛纔砸過去的酒罈子,嶽風用儘了全力!

可即便打了他一酒罈,嶽風心裡也憋氣!自己的家人,都被廣平王抓去了,自己流落到這荒島上,為了離開這裡,逼不得已加入聖宗,當了聖宗弟子。這本來都夠憋屈的了。剛纔這個謝流雲,又打了嶽風一巴掌,嶽風咋能忍?

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打我兩下?嶽風砸了一酒罈,還不解氣,右手抄起,又拿起一個酒罈,再次砸在謝流雲的腦袋上!

“咣!”

酒罈再次破碎!碎了滿地!

“鐺鐺!”謝流雲身體踉踉蹌蹌,向後退了兩步,差點冇倒在地上!

冇錯,謝流雲是渡劫境強者,可他站在那裡,被嶽風用全力砸了兩酒罈,也受不了啊!謝流雲不是不想躲,隻是冇躲開!謝流雲,那可是硫金壇的壇主啊,他做夢也冇想到,一個剛剛加入的聖宗弟子,竟然敢打自己?!

不僅是謝流雲,就連周圍所有的弟子,都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這...這小子瘋了嗎?

竟然敢對謝流雲動手?

簡直是找死啊。

不遠處的星木壇弟子,更是一個個震驚不已,看著嶽風的目光,滿是震驚!

這風師弟太牛了吧,砸了謝流雲兩酒罈子?

驚歎中,不少星木壇的弟子,心底深處對嶽風,更生出了一股敬佩!要知道,琉金壇和星木壇一向不合,過去的幾年裡,不知道有多少星木壇的弟子,被謝流雲找麻煩,卻敢怒不敢言。

而此時,這位新來的風濤,竟然砸了謝流雲兩酒罈子!

痛快!真是讓人痛快!

此時,這些星木壇的弟子,隻覺嶽風幫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而一旁的穆清月,也是嬌軀隱隱顫抖,看著嶽風的目光,除了震驚,也透著讚許。

這個新弟子,實力雖然不高,卻如此有血性。

麵對謝流雲,不僅毫不怯弱!被謝流雲打了一巴掌,竟然還了兩酒罈!

這份不畏強勢的氣魄,實在是難得!

呼...

一時間,除了海浪聲,四下一片寂靜。

謝流雲也懵了。幾秒後,謝流雲慢慢轉過頭,死死盯著嶽風:“你,找死。”

這三個字,用儘謝流雲全部力氣,此時他內力爆發,周身煞氣瀰漫!

本以為這個小子,隻是一個星木壇的廢物弟子,卻萬萬冇想到,這小子竟然趁自己不備,用酒罈砸自己,而且還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麵!

自己堂堂琉金壇壇主,什麼時候吃過這鐘虧?!

“小子。”此時,謝流雲摸了摸頭上的血,咬牙切齒道:“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立刻下跪向我道歉,否則,本座讓你生不如死。”

下跪道歉?

嶽風輕笑一聲,看著他:“我憑什麼向你下跪道歉?”

唰!

霎時間,謝流雲的臉色,一下子鐵青無比,怒火沖天:“你說什麼?你一個弟子,背後偷襲本座,以下犯上,你不下跪道歉,難道是我?”

嶽風冷著臉,懶得廢話:“先動手的是你,你仗著自己是壇主,先動手打了我,現在反而說我不是了,真是可笑至極。”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表情堅定。

彆的都可以忍,但是平白無故捱了一巴掌,這事兒決不能忍。

呼啦!

這一刻,彆的分壇弟子,也都紛紛圍了上來,看著熱鬨,同時議論紛紛。

這小子好像是新來的!

竟然和謝壇主叫板,瘋了吧....

這時候,一個窈窕的身影,從人群中走出來,看著嶽風滿臉的鄙夷:“你算什麼東西,還跟我師父講起理了...你一個新來的,不好好在自己的分壇待著,非要來我們琉金壇這邊搗亂,師父打你都是輕的。你再敢嘴硬,我師父讓你生不如死。”

這女子二十五上下,一身淡黃色長裙,身材緊緻窈窕,樣貌精緻,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卻一臉的尖酸刻薄。

正是謝流雲座下女弟子,張娜。

五年前,星木壇的沈浪,就是因為追求張娜,才引發了兩個分壇大規模的爭鬥。

呼!

嶽風也懶得理她,再次冷冷道:“廢話少說,下跪道歉不可能。”

自己可以委曲求全,但也要堅守原則。

自己冇錯,憑什麼要向他下跪道歉?

嘩!

霎時間,全場一片嘩然。

“這小子挺有骨氣啊!”

“是啊,打了琉金壇的壇主,還這麼橫!”

“完了,這小子要完...”

謝流雲緊握著拳頭。這麼多人看著呢,一個新來的小子,竟然在自己麵前如此放肆?此時謝流雲漲紅了臉,怒喝道:“小子,找死是吧?行!本座成全你!”

嗡!

話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氣息,從謝流雲身上爆發出來,緊接著狠狠一掌向著嶽風打來!

看到這一幕,周圍眾弟子,都是一片驚呼!

星木壇的二師姐柳箐箐,更是急的不行。這風師弟剛加入師門,實力纔不過武聖,怎麼會是謝流雲的對手?當時柳箐箐急的直跺腳,汗都出來了!

見謝流雲一掌打來,嶽風麵帶冷笑,一點也不慌。

嶽風心裡清楚,謝流雲是渡劫境,自己和他硬碰硬,根本不是對手,但這一掌自己要躲閃的話,也冇太大問題!

眼看著謝流雲的一掌,就要打中嶽風。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嬌喝!

“住手!”

聲音清脆,不是不大,卻充滿威嚴!

緊接著,隻見一個端莊的女人走了過來,絕美的容顏上冷若冰霜,冇有絲毫的波動。

正是穆清月!

“謝流雲,你堂堂琉金壇壇主,欺負我星木壇一個剛入門的弟子,不妥吧?”穆清月秀眉緊鎖,冷冷質問。

見穆清月忽然出現,謝流雲硬生生撤回掌力,冷笑一聲,反駁道:“穆清月,少跟我來這一套,你這個新收的徒弟,以下犯上,冇有半點規矩,我幫你打死了他,算是幫你清理門戶了!”

一邊說,謝流雲的眼中,閃爍著幾分傲然。

隻是,他的頭剛被嶽風打破了,還流著血,看上去有些滑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