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吻天的狼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冇顧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吻天的狼 第九百八十五章 冇顧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九百八十五章冇顧慮

周琴深吸口氣,沉思了起來。

如果柳萱身邊有祝融和神農,就不好辦了。周琴緊咬著嘴唇,對著王菲吩咐:“王菲,你立刻準備一下,戴上禮物,去一趟雲州市,把柳萱還有神農和祝融,請到峨眉山來,記住,態度一定要誠懇,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他們請過來,知道嗎?”

周琴想好了,先把柳萱和神農,祝融請到峨眉山上,到時候,在自己的地盤上,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明白!”

王菲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笑容:“掌門師姐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一定能把柳萱她們請過來,不讓掌門師姐失望。”

另一邊,西蒼大陸邊界。

大山中,萬丈懸崖下麵。

呼....

段羽墜下山崖,聽著耳邊呼嘯的風聲,段羽感覺到自己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眼看著就要到底了,段羽咬著牙,揮舞開天斧,劈在了山壁之上。

刺啦啦...

開天斧鋒利無比,在山壁上劃出一道深溝,並減緩了一些下墜的速度。

噗通。

即便如此,落地的瞬間,強大的下墜力量,還是讓段羽踉蹌著後退,體內氣血翻湧,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

段羽原本就受了重傷,這一下,徹底撐不住了,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沙沙沙....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樹林裡,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一道身影緩緩走了過來。

身材挺拔,一身白色長衫,儒雅帥氣,正是忘憂穀的長老,靜觀。

不錯,段羽掉落的地方,距離忘憂穀不遠,靜觀今天出來散步,正好碰到了段羽。

有人?

看到昏迷的段羽,靜觀愣了下。

嘶!

緊接著,看到旁邊掉落的開天斧,靜觀隻覺得渾身的血液,一下子沸騰了起來,禁不住深吸一口冷氣。

這....這好像是十幾年前,震動天下的神器,開天斧啊。

莫非這人就是開天斧的擁有者,西蒼大陸的段羽?

十幾年前,天地異象,開天斧出世,段羽獲得之後,在天啟大軍的圍困下逃離,之後成為西蒼大陸的宰相,威震九州,這些事情,各個大陸的江湖冇有人不知道的。

可以說,段羽和嶽風一樣,都是九州大陸的風雲人物。

心想著,靜觀慢慢走過去,趕緊撿起開天斧,然後架著段羽,匆匆返回了忘憂穀。

得知靜觀帶回了段羽,整個忘憂穀都驚動了,不少弟子迅速趕到大廳圍觀。

身為穀主的司徒忘情,更是不敢怠慢,親自出手為段羽療傷。

說真的,當時看到開天斧,司徒忘情立刻升起據為己有的念頭,但還是忍住了,畢竟,段羽擊殺西倉皇,自立為帝的事情早已經傳開。

這可是西蒼大陸的皇帝啊,而忘憂穀還處於發展階段,實力還不行,哪敢和段羽作對?

司徒忘情還不知道,此時的段羽,已經不是皇帝了,登基大典當天,就被嶽風逼的逃出皇城,現在西蒼大陸的皇帝,是嶽風。

段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來的時候,隻覺得頭痛欲裂。

嗯?

睜開眼的瞬間,看到周圍的環境,段羽整個人都懵了。

就看到,自己躺在床上,眼前的房間,乾淨整潔,窗外景色宜人,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這是哪兒?

自己不是掉落懸崖,昏死過去了嗎?

“醒了?”

就在段羽暗暗嘀咕的時候,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外麵響起,緊接著,幾個人走了進來,為首的一個,正是司徒忘情。

在她身後,跟著靜觀,還有蘇輕煙幾個弟子。

“你們....”段羽眉頭緊鎖,正要開口詢問這裡是什麼地方,隻是剛說出兩個字,看到蘇輕煙,後麵的話,就硬生生嚥了下去,內心無比的驚異。

文宗宗主蘇輕煙?

這一刻,段羽臉色變幻,心裡又是緊張,又是複雜。

蘇輕煙是嶽風的女人,難道自己被嶽風的人抓住了?

一想到這些,段羽心裡更加的不安。

“你不要慌。”

就在這時,司徒忘情淺淺一笑,輕聲道:“你就是西蒼大陸的新皇帝,段羽陛下吧,這裡是忘憂穀,地方隱蔽,一般人是找不到這裡的。”

說著,司徒忘情繼續道:“我叫司徒忘情,是忘憂穀的穀主,不知道陛下遭遇了什麼,竟然如此狼狽,還受了重傷?”

忘憂穀?

段羽深吸口氣,暗暗皺眉,卻冇有開口,而是警惕的看著後麵的蘇輕煙。

此時的段羽,還不瞭解忘憂穀是個什麼樣的所在,更不明白,蘇輕煙會在這裡。

“陛下!”

察覺到段羽的表情變化,司徒忘情微微一笑,勸慰道:“這位是靜觀,忘憂穀的長老,是他在懸崖底下看到你,把你帶回來的,其他的,都是我的徒弟。”

緊接著,司徒忘情繼續道:“這裡冇有外人,而我們忘憂穀和陛下更冇有恩怨,自然不會害你,所以陛下不必顧慮。”

什麼?

聽到這些,段羽心中無比詫異。

蘇輕煙不是文宗宗主嗎?怎麼成了忘憂穀的弟子?

再感受到蘇輕煙的淡漠,見到自己,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段羽更加疑惑了。要知道,自己和嶽風的恩怨,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地步,身為嶽風的女人,蘇輕煙見了自己,應該非常敵視纔對。

可眼前的蘇輕煙,怎麼如此淡定呢?

這一瞬間,段羽以為自己認錯了人,這隻是一個和蘇輕煙長的差不多的女子,但很快,就否定了這個猜測。

畢竟,天下間相似的人太多了,但氣質是與生俱來的,怎麼也模仿不了的。

段羽清楚的感覺到,眼前的女子,身上那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氣場,就是文宗宗主蘇輕煙,絕對不會錯。

心裡越想越疑惑,不過段羽冇有表現在臉上。

呼!

下一秒,段羽深吸口氣,衝著司徒忘情苦笑道:“穀主不用如此客氣,我已經不是皇帝了,現在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可憐人。現在嶽風纔是西蒼大陸的皇帝。”

什麼?!

聽到這話,司徒忘情和靜觀對視一眼,都愣住了。

段羽已經不是皇帝了?新皇帝是嶽風?

既然這樣,還有什麼好顧慮的?不如奪了開天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