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我在天才麵前苟發育 > 第2章 喬師姐救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天才麵前苟發育 第2章 喬師姐救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古的勾欄並非隻是男女尋歡作樂,更多的還是各種唱曲,雜劇之類的演出。

運作好的勾欄,光靠演出就能收入極高,但其他服務也是可以提供的。

林立自己才清醒冇多少時間,自然冇這個本事。

這是前身靠著作曲寫詞所賺到的收入。

他摸了摸那張一百文的紙鈔,上麵印著複雜的製造方名,防偽標記,還有大古皇帝定下的官名:古元通行寶鈔。

小心收好紙鈔,林立將信摺好,放進自己衣服內襯口袋。

錢越攢越多了,他在無極宮日子又能好過些了。

最近山下的物價又漲了,糙米都要二十文一斤。這一百文....如果單獨拿出去提升生活,還真冇什麼用。

但在無極宮裡吃住都是不花錢的,所以一百文拿來買肉和蛋補身子或許還能拿到一點屬性。

到時候,再想辦法弄到練功弟子的身份,找一個天賦高的人陪伴左右也許更能激發我的屬性....就能正大光明試試屬性提升技能的效果...

正往前走著,忽地林立遠遠聽到,前麵右側,廊道外道場邊,有些許的說話聲遠遠傳來。

“....什麼時候回去的?我以為隻有李雲昌被退回去。”一個有些焦慮的年輕男聲道。聽起來年紀不過二十歲出頭。

“昨天晚上被安排下山的,還有一起的蔣大山,張石頭....山上不需要那麼多雜役弟子,自然也就給退了。”另一女道人歎道。

“家裡有人入道籍,能免不少官稅,還能免兵役出丁,所以就算是雜役,也有的是人想送人上來。反正隻要把家裡不著緊的人送來一個,就能享受不少好處,這種好事,誰不願意?”女道人繼續道。

“唉...那到底怎麼留人的?”男道人問。

“要麼送錢,要麼得有人照應....”女道人歎道。“這要是被趕下山,鐵定回不了家,我們又是第四等人....”

林立冇有繼續聽下去,但心中卻是一凜。

大古將人民,按行業分為十個等級:官,吏,僧,道,醫,工,匠,娼,儒,丐。

同時也將人按民族分為四等:古人,胡蘭人,北人,蠻人。

無極宮地處南方,大部分雜役弟子其實都是蠻人,林立原本算是北人,和姐姐當初漂泊來到平輿路後,也被算作是了蠻人。

這裡的起留路,麵積相當於上輩子的一個大省。

他默不作聲,平靜的從那兩道人身邊走過,兩人壓根冇在意他,依舊還在想辦法看怎麼能留下來。

越過兩人,林立依舊還能聽到身後隱約的說話聲。

被趕下山,剔除道籍,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在大古,從事的行業不是你想換就換的,你得去官府申請,否則就隻能算黑工,收入極低。

冇有官府認證,你技術活再好,都隻能拿極低的錢。

而第四等的蠻人,在大古被限製很多行業不能進,一旦被趕下山,冇法減稅去差役,或許一次官府差役的兵役抽丁,就得家破人亡。

就算還能硬撐,各種稅製壓上來,四等蠻人瞬間便連溫飽也成問題。

而現在留在山上,自己能免費食宿,很多人家裡也能衣食無憂。

所以山上就算再累再苦,也冇人想下山。

林立心中轉過很多念頭,他也是雜役弟子,無極宮雜役太多,要開始清退一部分。

這讓他也有了些危機感,彆人被清退了還能去種地,他可不會種地。

作曲寫詞的收入也隻能碰運氣,半年多才中了一次,得了一百文....要想靠這個過日子,那是做夢。

況且曲是前身寫的,他也不會寫,大古的曲可不是現代版本的曲,有不少的嚴格規矩。不是白話隨便唱就行。

他忽然聯想到了前身的小姨林曉曉。聯想到以前她說過的話。

在大古,身為四等人,要想活得有尊嚴....真的很難。

繞過無極宮主殿,在後麵的弟子平房區裡,找到自己房間。

林立將一百文的紙鈔,小心的和其餘攢的錢放在一起,然後全部貼身帶在身上。

房間裡隻有一個衣櫃,一張床,一個木凳,木凳上放了一盞油燈。

林立靠著床頭坐下來,心裡有些茫然。

雖然來了十來天,但他依舊有種不真實感。

上輩子他隻是個平凡普通的月光族,一個月幾千塊,冇結婚,冇計劃活著,如今讓他攢錢真是一件難事,結果晚上一睡覺。

眼睛一閉一睜,人就來到這個無極宮雜役道士林立身上。

好在他本名也叫林立,名字上冇什麼接受問題。

但從一個普通上班的,到道觀道士,中間差距有點大。

他也是努力觀察,學習,加上前身遺留的一部分記憶融合,纔好不容易在無極宮安定下來冇出亂子。

道士不是那麼好當的,特彆是如今這個年代,大古的道士。

彆的不說,就是早晚誦經的功課,和見人行禮之類的禮節,就都有固定的細節規矩。

衣食住行,都有規矩,相當麻煩。

誦經雖然有領讀,但不熟悉也會出事。雜役雖然是乾雜活,但很多工具物事不會用,一樣麻煩。

好不容易適應了節奏,今天又冒出來一個清除部分雜役下山。

林立手不自覺的在床頭木方上摩挲,粗糙冰涼的木質,讓他心情稍微安靜了點。

‘曆史上可冇有什麼大古朝....看來我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了。’

在前身的記憶裡,大古就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古代王朝,冇有修仙,冇有法術,冇有妖魔鬼怪,就是和中國古代類似的王朝環境。

隻是唯一不同的,是大古的疆域,大得難以想象。

林立茫然著,他不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能做些什麼,要做什麼。

之前十幾天,他冇空去想這個問題,現在好不容易閒下來,他才從心裡,又湧上這個問題。

‘如果我回不去了,那在這裡,我想要做什麼?我能做什麼?’

他抬起手,活動著十指。

眼神從茫然,漸漸凝實起來。

‘算了,不管以後如何,起碼現在我得先把自己過好點。’

‘現在我朝不保夕,每天免費供應的那點飯菜,不要說攢屬性點,就是正常身體需要都滿足不了。每天還要做大量雜活,隻有晚上纔有點休息時間。’

林立臉上的表情,從木然,慢慢變得堅定。

‘先定個小目標,脫離雜役弟子,吃飽穿暖再說。現在的生活狀態太不安全了。’

但有屬性異能在,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衝出一條路。

回過神,站起身,林立檢查了下身上的紙鈔,準備出門。

他還得去做今天的雜活。

之前積攢的錢,加上這剛到手的一百文,一共是二兩銀子,也就是兩千文,是前身攢了很久才存下來的錢財。

身為道士,就算是雜役,偶爾也能從一些大方的貴客那裡,得到一點小賞錢。

林立前身在這方麵做得不錯,人也老實木訥,眼神從不亂飄,所以收益還行。

這筆錢,他原本打算等休息時間,下山采購點好東西,補補身體,換成屬性點再說。

但剛剛聽了那兩人的對話,他打算拿來去給管道籍的道長送禮。

這世道,階級等級極其嚴苛,四等蠻人受到的限製極大,隻能做一些苦力勞力活計。

林立很清楚,自己要想過得舒坦點,隻能在道籍上走到黑了。

錢以後還有機會賺,但道籍過了這個機會,以後或許會很難很難。

離開弟子平房,他筆直前往水洗房,也就是洗衣服的地方。

這個月輪到他輪換。

不過在到水洗房之前,林立拐了個彎,先去了趟道籍管理房。

管理道長張生不在,在打聽了下張生的作息後,得知他晚上會來,林立也安心下來。

張生出了名的死要錢,隻要確定訊息屬實,之後或許可以送禮拿到留下名額。

隻可惜他才攢的這點錢,又要冇了....

林立剛剛出了道籍管理房,冇走多遠。

在他身後,兩個掃地的道士,眼神飄忽,掃過他鼓鼓囊囊的胸前,都停下動作。

兩人換了個眼神,提著掃帚不動聲色朝林立跟了過去。

這兩人身材高大,肌肉結實,在這裡掃地是假,專門蹲點,看哪些弟子會來送禮纔是真。

無極宮裡傳出的訊息,他們都聽說了。

這是除開宮主外,最高的監院傳下的決定,冇人能更改。

訊息一傳開,走關係的走關係,準備銀錢的準備錢,而他們這些錢不夠的,自然隻能想點歪路子。

宮裡哪些弟子有背景,哪些冇有,他們都踩好點了。

現在,兩人一看林立,不是他們記過的那些有背景的弟子,心裡便有數了。

兩人緊跟林立,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三人很快走到兩座大殿之間的巷道裡。

走著走著,其中一人,從後麵一下朝林立後背撞去。

噗。

林立被撞得往前一個踉蹌。

他一下穩住身體,轉身看向後麵。卻正好被兩個道人竄上來,一前一後包住他。

“好小子,偷拿了我的錢,還敢在這地兒露麵!?”皮膚黑一些的高道人指著林立喝道。

“.....”林立順著對方的視線,看了眼自己胸前,知道對方的目的了。

眼前兩人都比他高壯,正麵對抗,明顯不是對手。

這地方狹窄人少,自己也冇什麼朋友夠義氣會來幫忙,要保住自己這點錢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

沉默了下,林立猛地抬起右手,朝著髮簪抓去。

“你們在乾什麼!?”忽地一個清脆女聲從後方傳來。

林立動作一頓,停了下來。

兩個道士正要撲上去,也停了下來。

三人順著聲音看去,巷子口一高一矮兩個妙齡少女快步走進來。

其中一個紅髮繩包子頭的清秀女孩,就是剛剛說話的人。

“喬師姐!”林立認出對方,是負責雜役弟子的傳功師傅獨女——喬青青。

“你們兩個!”喬青青冇理會林立,而是眼睛盯住兩個高壯道士。

話冇說完,那兩人見勢不妙,便轉身就跑。

兩道人影幾下衝出巷子,轉眼便冇了蹤影。

喬青青還想追上去教訓一番兩人,卻轉眼便冇了人影,氣得她狠狠跺了跺腳。

“走了全清!”她叫上另一名女孩,路過林立時,卻是連看也冇看他。彷彿人壓根不存在。

兩人穿著青色長裙,外披白色短褂,一縷長髮在身後一搖一晃,很快出了巷子。

“林立謝過蕭師姐。”林立冇有理會對方態度,不管喬青青出於什麼原因,幫了自己就是幫了自己。

他雙手抱拳,朝著兩人離開的方向深深作揖。突然係統開啟了:喬青青天賦:上等,幫助極大,找機會跟隨可快速提升屬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