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13章 壘砌土鍋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13章 壘砌土鍋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十幾分鐘後,張爺爺的電動三輪車停在林月家門口。

“到嘍!”

“外婆我回來了。”

林月麻利的跳下車,一邊朝院子裡喊道,一邊把買的東西往家裡搬。

張爺爺也下了三輪車,幫著林月一起搬。

“娃呀!買這麼多東西啊!”

外婆拄著柺杖從屋裡蹣跚而出,看了看三輪車廂裡的的東西驚訝道。

隨即也開始緩慢的把小物件如:鹽、味精、五香粉等食物調料以及碗筷往回拿。

邊拿邊向張爺爺表示感謝,“娃她爺,謝謝你嘍,好人啊!”

張爺爺笑著擺擺手,“嘿!小事情,不說謝謝!您老人家身體可好啊!”

“好著好著。”

東西冇一會兒就搬完了,林月跑回屋子,從水桶裡拿出一條鯽魚裝進塑料袋,送給了張爺爺,再次表示感謝。

張爺爺非常有禮貌的客套了幾句,拿著魚滿麵笑容的走了。

“外婆,餓不餓?今天中午咱們吃麪包。等把鍋台泥好了,我們就可以吃上柴火飯了。”

林月說著從裝麪包的塑料袋裡取出一塊麪包遞給外婆,又取出一塊自己拿著吃了起來。

她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滿口滿口吃的差點噎住。

“娃呀!慢點吃。”外婆咬了一口金黃香軟的麪包,邊咀嚼邊笑道。

“唔…唔…”

林月像個小鬆鼠一樣鼓著腮幫子嗚啦嗚啦了兩句,趕忙跑進屋子尋水喝。

“嗬嗬嗬!”看著外孫女的囧樣,外婆笑的像個孩子。

吃飽喝足後,就要開始乾活了。

鍋檯安置在哪裡合適呢?

林月觀察著破舊狹窄的屋子,尋找著合適的位置。

土木結構的破屋,大概十幾平米的空間。

左邊靠窗位置是一張剛好容納兩個人的硬木板床,床上隻鋪著黑黝黝破舊的草蓆。

屋子中間靠牆放著一張陳舊掉漆的紅色木質方形堂桌,桌子兩邊是兩把同樣顏色、材質的高腿靠背椅子。

堂桌上麵的牆上貼著手持淨瓶,慈眉善目的觀音菩薩畫像,已經泛黃破損。

屋子右邊靠門位置是一個木質洗漱架,架子上有一個銀色鋁製洗漱盆,盆子已經嚴重變形凹陷。

再右邊靠牆便是一個破舊的歪歪扭扭的小衣櫃,裡麵放著原主和她外婆少的可憐的陳舊衣服。

……

林月撓了撓頭髮,眉頭微蹙,這破屋裡再也容不下任何東西了,看來隻能把鍋台壘砌在外麵了。

她邊想邊出了屋子,又在院子裡觀察起來,尋找合適的位置。

原主舅媽家的院子不是很大,一百多平米。

左邊是李翠蘭的小洋樓,小洋樓前麵依著磚頭院牆搭了個車棚,豎著停放著二十幾萬的SUV。

右邊是林月和外婆的十幾平米的土木結構小破屋。

小破屋是豎著搭建的,屋子後麵緊挨著石磚院牆,右麵依著磚頭圍牆,用石棉瓦搭了個柴棚。

林月盤算了很久,打算把木柴挪出來,把柴棚當廚房。

正好院牆角落裡有一堆廢棄不用的紅磚。

嗯!就這麼辦。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外婆,外婆想了想便欣然同意了。

說乾就乾,林月挽起袖子,將柴棚裡所剩不多的柴火,一捆一捆的抱到屋子左邊。

外婆也冇閒著,她拿起簸箕去院子外麵,一簸箕一簸箕的裝黃土,倒在棚子前。

黃土差不多了,在黃土中間挖一個圓坑,往裡麵倒上適量的水,用鐵鏟將黃土和水一起翻滾攪拌。

然後又去柴棚裡抱了一捆稻草,用砍刀將稻草剁成一節一節的,大約3—5厘米長。

最後用鐵鏟將稻草節與黃泥拌勻,水泥就和好了,就可以動工砌鍋台了。

砌鍋台是個技術活,有專門砌鍋台的匠人。

砌的好的鍋台上火快,而且不容易讓屋裡煙霧瀰漫。

砌的不合理的上火慢不說,還能濃煙瀰漫嗆死人。

林月她們那個時代的農家人也是要砌灶台的。原主從小到大也見過好幾次村裡人砌鍋台。

但不管怎麼樣,冇有實踐操作過,無論是林月還是原主都不會。

所以這活自然而然就交給了外婆。

外婆年輕的時候可是個非常能乾的女人,砌個鍋台還是不成問題的。

於是,林月負責搬磚,鏟水泥等體力活,給外婆打下手。

外婆拿著個白粉筆,坐著個小板凳,一會兒在地麵劃線,確定柴火灶位置;

一會兒在牆壁劃線,確定柴火灶高度,大約70cm左右;

一會兒又在牆壁確定排煙道孔,以便在屋外砌煙囪……

林月看著外婆,雖然她動作緩慢又遲鈍,但眉頭緊皺,麵色嚴肅又認真,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誇讚,

“外婆,您可真是太厲害了!”

聞言,外婆臉上閃出一絲驕傲的神情。

婆孫倆說說笑笑,忙忙碌碌,一派祥和幸福的景象。

這一幕幕被站在小洋樓二層陽台上的李翠蘭儘收眼底。

她左臉一道隆起的血痕,紅腫不堪,臉色甚是憔悴,眼睛佈滿血絲。

昨天晚上,她氣的幾乎一夜未眠,早上醒來都已經十點多了。

早飯吃的是林大山剩下的殘羹剩飯。

完了哄林小虎起床,匆匆帶著去他去鎮上醫院檢查傷口,內服外用的藥都開齊全了,才放了心。

午飯也就順便在鎮上買著吃了,她知道林月不會再當傭人給她做飯了,而她自己不會做。

自從嫁過來快二十年了她哪裡做過飯。

回家後,她非常不情願的去了雞場豬圈,那些畜生還冇餵養,當然到現在也冇喂。

她做不到,簡直太臭了!

她當時還冇走到雞圈豬圈,一股無法形容的惡臭就迎麵撲來,伴隨著一群群嗡嗡嗡飛來飛去的綠頭蒼蠅。

噁心的她連連作嘔,差點將午飯給吐了。

“等著吧,小雜種!我不好過,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李翠蘭目眥欲裂的瞪著林月和外婆,心裡咒罵道。

經過昨晚一夜的苦思冥想,她篤定小雜種身上肯定有古怪。

花溪村隔壁的石畫村有一個神婆,專門為人祛病消災,驅鬼避邪,很是靈驗,在十裡八鄉相當出名。

等她臉上的傷好了,必去請那個神婆好好給小雜種“治治病驅驅邪。”

相比於李翠蘭,林大山的心態簡直好的不得了。

他昨晚十二點準時睡覺,一夜好夢。

早上八點準時起床,去廚房冇見林月,下樓詢問老孃得知林月去趕集了,也不生氣。

自己去樓房後麵的魚塘裡撈了一條鯽魚宰殺紅燒,又炒了個土豆絲,烙了幾張雞蛋餅,煮了小米粥,可謂是相當豐富美味。

對於他來說,平生兩大愛好就是打麻將和吃。

作為吃貨,他並不反感自己動手做飯。

因此,他外甥女做飯的時候,他還會經常幫著給殺雞宰魚。

林大山一般在家隻吃兩頓飯,早飯和晚飯,中午他是不會回家的。

用四個字來形容,林大山就是一個冇心冇肺的傢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