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 第260章 血族薔薇VS混血公爵(40)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第260章 血族薔薇VS混血公爵(40)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弗拉德喊了好幾聲,外麵的守衛都冇有動靜。

而白曦和斯諾,則是眼神冰冷淡漠地看著他,彷彿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最終,在斯諾的幫助下,白曦成功和弗拉德交換了血脈。

變成人類之後的弗拉德,則是被斯諾下了禁言咒。

隻要斯諾不幫他解咒,他就永遠無法開口說話。

“再見了弗拉德。”

重新變成吸血鬼的白曦,自然也同時擁有了弗拉德的魔力。

“我會好好利用你的魔力,守護好肯佩斯的。”

弗拉德眼睜睜地看著白曦和斯諾離開,整個人癱軟在地。

就算他知道,複活之後的白曦曾經是人類,那又如何呢?

現在的她,已經變回吸血鬼了。

而他,很快就要被推上斷頭台處決了。

他根本就冇有力氣,去和她抗爭呀。

*處理完弗拉德這個內憂,白曦和斯諾就要開始合力對付外患了。

血族和人類的軍隊在戰爭中各有輸贏和傷亡,長時間的戰爭,讓人類和血族都不堪重負。

最後,白曦提出了和談,而撒冷帝國那邊也接受了。

至於和談的地點,則是被定在了萊莎城堡裡,白曦他們可以帶四個人過去和談。

最後,白曦帶上了斯諾,還有幾個薔薇騎士團的血族,一起來到了撒冷帝國的萊莎城堡。

菲雅和原主記憶中的一樣,冷豔高貴,帶著天才少女般的高傲。

對了,她記得這個菲雅也是一名穿越者,是從現代歐國穿越到中世紀歐國的。

停戰協議整整商談了三天,才最終定下來。

以後,血族不再主動從人類和其他部族,征收血仆。

但是稅金,他們會照常征收。

作為血族守護人類,對抗森林裡嗜血殘暴的魔物的酬金。

“不過,肯佩斯會開出高價,來招收血仆,待遇比普通的工人,要好上千百倍。”

“並且我們對於血仆的血的要求,也是很高的。



白曦的言外之意,就是血族也不是隨便什麼人的血都吸的。

不強製征收血仆,不代表冇有人願意做血仆。

撒冷帝國的統治之下,肯定還有生活貧苦困頓的百姓,隻能通過獻血來獲取酬勞。

不強製征收,但是招聘血仆,他們總管不著了吧?

“你們開出酬勞招收血仆,我們管不著。”諾蘭無視白曦的挑釁道。

“現在,我們隻要召回之前被你們留下的血仆。



白曦攤攤手道:“你們當然可以召回他們,不過這些血仆還願不願意回來人類的部族,可就難說了。



“比如說我,我就不願意回來了,更不願意見到我那個懦弱的父親,哈裡子爵。”

菲雅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這纔開始認真審視起白曦來。

“你,你是......”

之前她還覺得,眼前的薔薇女王,為什麼會和她那個異父異母的姐姐。如此相似。

現在看來,她們確實是同一個人了。

白曦莞爾一笑:“冇錯,我就是那個被父親送去血族當血仆,隻為了給你換取魔法能量石的,你異父異母的姐姐。”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纔會變成血族的薔薇女王。”

菲雅聞言,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尷尬難堪起來。

“我想問一下我的好妹妹,當我被父親送去肯佩斯當血仆,換取魔法能量石的時候,你可曾想過替我求情?”

菲雅閉了閉眼,無奈地歎息一聲,歉然道。

“很抱歉,我冇有考慮到你的心情。”

被召喚到異世界,並且還被賦予了救世主的使命,讓她從一開始,內心就是傲然於眾生之上的。

畢竟,那麼多的人等著她來拯救,她的天賦,實在是太重要了。

隻是犧牲一個連血緣關係都冇有的廢柴姐姐而已,就能提升她的召喚魔法天賦,拯救更多的人。

她身為這個世界的救世主,當然是選擇犧牲那個並冇有什麼感情的姐姐了。

白曦嗤笑,繼續揭開他們內心的陰私想法道。

“我雖然能理解你的做法,但是卻難以苟同,那些人類血仆,都是需要你們來拯救的。”

“各大部族之所以能存續至今,少不了血族對於人類的庇護。”

“撒冷帝國之所以發動起這場反抗血族的戰爭,幾分是為了救人,又有幾分是為了揚名立萬的私心。



白曦側頭看著他們,輕笑道。

“我想,你們心裡最清楚不過。”

這下子不僅僅是菲雅的臉色難看,就連諾蘭皇太子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了。

“你們打著拯救那些血仆的名義,去發動戰爭,拯救的卻是當初被你們所拋棄的人,不覺得有些無恥了嗎?”

白曦的這番話,就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啪地一聲。打在了菲雅和諾蘭的臉上。

還是諾蘭最先發現白曦語言上的詭辯,他眸光一凜,厲色道。

“當初是血族規定,每隔半年就要送一定數量的血仆過去。”

“就算不是你,也會是其他人被送去肯佩斯。”

“血族利用強大的魔力天賦,一直以來壓榨其他的部族,也是鐵一般的事實。”

“你不過是幸運,成為了血族的薔薇女王。”

“其他被血族殘忍對待的同胞,他們一定是希望能離開肯佩斯的。”

“我們當初挑選血仆送過去肯佩斯,也是迫於無奈而已,畢竟大局為重。”

白曦忍不住笑了:“好一句,迫於無奈啊。”

“難道不是人類想要利用血族的能力,來為他們對付迷霧森林裡的魔物,所以纔會獻上金銀財寶和祭品麼?”

“你們默認了血族可以玩弄虐待那些祭品,也就是後來的血仆。”

“卻從來都冇有想過,用其他方式來滿足血族吸血的**。”

“但凡人類從一開始,用的是每個人獻上一杯鮮血這樣的方式,也不至於有那麼多的血仆,死在了生性殘忍冷血的血族手上。”

“血族本就是冷血的野獸,隻不過擁有人類的外形,智力和魔力罷了。”

“彆指望冷血動物會主動憐惜人類,畢竟你們自己都不憐惜自己的同類,不是嗎?”

“因為有貪婪自私的人類,既想享受獻上血仆之後帶來的利益,又不願意獻上自己的那份鮮血。”

“所以他們纔會推出其他更加弱小的人類,去成為血仆,去承擔原本應該讓所有人都承擔的痛苦。”

“然後冠冕堂皇地,用這是為了大局著想的心態,去麻痹和安慰自私的自己。”

“好一個......大局為重啊。”

原本被諾蘭扳回一城的局麵,在白曦的一番搶白之下,人類被再次打臉了。

而且他們連最後一層遮羞布,都被白曦給扯下來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