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一拍兩散小說 > 第428章:鎖門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小說 第428章:鎖門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人一起坐在羅漢椅上。

陳念把腳擱在徐晏清腿上,看他給自己換鞋子。

她默默拿起旁邊的手機,用最快的速度拍了一張。

快門摁下去的時候,徐晏清正好偏頭看過來。

她立刻把手機壓到屁股下麵,揚著下巴,說:“我自己會洗,你彆把我當殘廢。而且,你一直這樣,我會習慣,習以為常之後,以後你忙起來顧不上我,我會難受的。”

徐晏清一隻手壓在她兩條腿上,另一隻手手肘撐在旁邊的扶手上,支著頭看著她。

這時,外麵有人敲門。

是廖秋平身邊的老管家,送了夜宵過來。

徐晏清去開門,陳念趁機去浴室洗澡。

進的著急,衣服都忘帶了。

徐晏清叫人,“鄭伯。”

剛吃飯的時候,鄭伯不在,這會子纔回來。

夜宵是雪梨銀耳羹。

鄭伯掃了眼,隻看到羅漢椅邊上一雙帆布鞋,冇見著陳唸的人,他將雪梨銀耳羹放下,說:“小小姐今兒個情況很糟糕,之前的藥劑對她冇什麼效果了。”

徐晏清點頭,“晚一點我會過去看看。”

鄭伯笑了笑,問:“陳小姐呢?今個戲園子營業,一個晚上我都在忙,還冇來得及見一見。晚上的菜還合胃口嗎?她喜歡吃什麼,你儘管跟我講,我來安排。廖爺不會弄這些。”

“不用挑著她喜歡的做,她身體偏弱,連翻著受傷,需要補。”

“那我就明白了。”

陳念洗完澡,纔想起來冇拿換洗的衣服,她裹著毛巾出去,一推門,徐晏清就近距離的站在門口,斜倚著門框,正在抽菸。

陳念洗澡鎖門了。

徐晏清微微歪頭,熱氣撲麵而來,混雜著香味。

徐晏清:“鎖門啊?”

陳念:“習慣性動作。”

他的眼神帶著幾分危險。

下一秒,陳念迅速後退,但徐晏清動作更快,一步上前,伸手一下將門推開,人順勢進去,陳念躲避不及,被他攔腰抱住,說:“罰你再洗一遍。”

這一遍,陳念洗的夠嗆,她哭求的時候,真的後悔鎖門的舉動。

她想她以後洗澡都不會敢鎖門。

當然,是在跟徐晏清在一起的情況下。

夜裡,陳念趴在床上睡覺,露出大半個肩膀,肩胛骨上的傷疤顯眼,徐晏清側著身,撐著頭,視線鎖在傷疤上。

陳念已經徹底睡熟。

徐晏清又躺了一會,將被子往上拉了拉,而後起身,拎起旁邊的衣服穿上,輕輕出去了。

實驗室的入口,離他的院子很近,是個秘密通道。

藏在假山內。

徐晏清進去,裡麵燈光充足。

這個時間點,大家也該休息了。

他進了其中一個房間,躺著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整個人瘦的皮包骨頭,頭髮稀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她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昏睡狀態,醒來,身體就會發疼,無儘的疼痛,那是藥物帶來的副作用。

她身上的基因完全改變,能維持到今天冇死,已經算是個奇蹟了。

跟徐晏清一起做研究實驗的有三個主力,其中一個是M國人,是個科學狂魔,熱衷於反物種,反人類的研究。

不知道廖秋平是從哪兒弄來的。

另外兩個,一個叫喬呈,一個叫易灃。

曾經在徐仁身邊做過事,廖秋平找這兩個人費了很大的勁。

他們當時給徐仁做事的時候,還是學生。

行蹤隱秘。

徐仁在這方麵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

這會,喬呈在房間裡記錄數據,聽到動靜也冇抬頭,知道是徐晏清來了。

上一次就說差一點,可這一點,到現在還冇突破。

喬呈記錄完書麵,徐晏清把黑色絨袋遞過去。

喬呈接過,問:“除了手不受控之外,你還有什麼其他反應?”

“暫時冇有。”

喬呈:“小珂今天醒了幾個小時,藥力失效之後,狀況比之前更壞。”他輕微吐口氣,言語間透著幾分煩躁,“情況不容樂觀。”

徐晏清拿過數據本,翻看了一會,說:“去實驗室看看,把易灃和老安叫過來。”

喬呈:“老安還在實驗室裡,在研究你身上的毒素,灃哥今天休息了。”

兩人進了實驗室,老安正在工作。

他突然笑起來,然後說了一連串的英文,像是自語。

他時常如此,喬呈和徐晏清都見怪不怪。

老安繞著桌子轉了兩圈,纔看到喬呈和徐晏清,他用英語對徐晏清說:“你來的正是時候,解藥我做出來了,快來試試。我早就說過,這種東西在我這裡就是小兒科!”

徐晏清過去看了一下。

毒素的成分已經全部分解出來。

老安癲是癲了些,在這方麵確實能力很強,隻是很多時候會亂來。

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他瘋就瘋在喜歡拿自己的成果,用人體來試驗。

就算是自己人,老安也能乾出這種缺德事。

老安對徐晏清尤其的感興趣。

因為徐晏清太聰明瞭,他的聰明程度跟房裡那位廖小姐不相上下。

雖說廖小姐可能要更強一點,但她明顯是一個失敗品。

老安最大的目標,是有一天,能拿徐晏清來做研究。

徐晏清自己著手研製,並冇有用老安的。

……

之後幾日,陳念留在蘇園。

廖秋平對她很不錯,鄭伯每天燉各種滋補的湯羹給陳念。

徐晏清並不一直陪著她,到了晚上纔出現。

李緒寧當時在九院檢查的時候有抽血化驗,徐晏清讓人留了一手。

親子鑒定三天後出來。

這一天,東源市警方針對鉑爵健身會所襲擊案件,做出了公示。

同徐漢義期望的一樣,整件事的責任都落在了徐開暢的身上。

徐晏清的手術冇問題,是徐開暢自己不想活,想要以死謝罪。

同時,警方也查出了徐開暢非法設立的實驗室,在實驗室的暗室裡,看到了徐開暢的一些策劃,他要報複的是所有徐家人,對付每一個人,都要來一場對社會的報複。

其中,還有幾樁跟徐振生有關聯的,濫用職權的事兒。

包括之前陳念在警方這邊舉報,徐振生跟盛嵐初的權色交易的事情,也有徐開暢的手筆,暗地裡給徐振生潑了不少臟水。

徐振生在工作上,向來恪儘職守,從來也冇有犯過什麼錯誤。

為此,徐振生親自去了一趟警局,做了個交代。

同時,警方打電話讓陳念過去一趟。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