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1章 離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1章 離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屋外寒風呼嘯,屋內昏暗的燭光忽明忽暗,爐中木柴燒的劈啪作響,狹小簡陋卻乾淨整潔的小屋裡,嘎吱作響的木板床上,一個臉色煞白的老人用力拉著青逸的手神情凝重的說道:

“孩子,我快不行了,今天我就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以前不告訴你,是因為你還小,我不想讓你過早的承受這份因果,現在我要死了,不想帶著遺憾離開。”

老人床邊坐著一個眉清目秀,穿著卻有些邋遢的十五六歲少年,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看著老人。

彆,千萬彆告訴我,您老還是好好活著自己承受這份因果吧,我可承擔不起您老的因果,而且您這每次都說要告訴我,哪次說了,可彆再忽悠我了。您今天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情,明天保準又生龍活虎,滿麵紅光的去調戲村東頭的王寡婦了。青逸滿臉無奈道。

咳咳,彆瞎說,小逸呀,爺爺這次說的是真的,我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了,有些後事必須得給你交代一下了。

青逸明顯一副我要信你,我就是個大傻子的表情看著老人。

吃一塹,長一智。青逸從小都不知道被老頭坑過多少次了,現在自然是學聰明瞭,每當老頭說自己要死了的時候,所說的話最好一句也彆信,這是這麼多年青逸被坑了無數次總結出來的經驗。

所以青逸哈欠連連的看著老人,彷彿在說,你趕緊交代吧,交代完了我還得去睡覺。

隻是青逸等了半天冇聽見老頭說話,睜眼看去,發現老人正滿臉慈祥的望著自己。

開始講述一個青逸從來冇聽過的故事。

我本名青遠,是西南域山海宗掌門的師弟,自小天賦出眾,修行更是一日千裡,同輩中少有敵手,因此也就養成了飛揚跋扈的性格。

在宗門中行事無所顧忌,隨心所欲,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大家為了不得罪掌門都處處忍讓於我,終於還是埋下了禍根。

有一次宗門發現了一處新的秘境,要派弟子前去開發,我主動請纓前往,師兄為了我的安危著想,勸我彆去,可我那時候哪裡能聽的進去,因此和師兄大吵了一架,賭氣似的一人獨自前往了秘境,豈料在中途遭遇了埋伏,差點身死道消,最後用血遁秘法逃脫了,臨走之際我終於發現了埋伏我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平日裡我在宗門欺辱的人,他們早就對我懷恨在心,這次秘境就是專門為我設立的圈套。

這時我才幡然醒悟,可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我肉身重創,靈魂更是已經到了枯竭的邊緣,最終還是讓我逃了出來,當時我羞愧不已,自覺無任何臉麵再回去見師兄,於是我就遠走他鄉,來到了東域,在這裡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本想修複傷勢,等有朝一日修煉有成再回去幫師兄,奈何傷勢已經傷及根本,早已無力迴天。

本想一死了之,奈何造化弄人,這時我在河邊發現了一個竹籃,籃子裡放著一個看似剛滿月的嬰兒,生的唇紅齒白的嬰兒,看到嬰兒的一瞬間我打消了自儘的念頭,我想這是老天給我的機會,一個重生的機會。

這個嬰兒就是你,當時的你身上裹著一條名貴的毯子,脖子上掛著一塊沾著血跡的玉佩,玉佩一看就不是凡俗之物,玉佩上刻著一個逸字,於是我便給你取名青逸。

這就是我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你聽明白了嗎,孩子?

青逸聽完以後一臉震驚道:“您確定這是咱們的故事,您還敢再假一點嗎,編故事好歹編一個像一點的故事啊,您自己都不信吧,這完全就是把我當大傻子忽悠啊”。

再說您講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讓我為您報仇?還是去調查我父母的死因,然後再為他們報仇,唉,如果是真的,不用你說我也得這麼做啊,關鍵這個故事太假了,我冇法相信啊。青逸無奈地苦笑道。

老人也不說話就直勾勾的盯著青逸。

直到盯的青逸心裡發毛。最終,青逸還是無奈的附和道:“好吧,您說的故事我信了,然後呢,您希望我怎麼做呢。”

老人滿意的看了一眼青逸,這才繼續說道:

“報仇之事,量力而行,等你境界實力足夠了再去做,但你的親生父母你一定要去調查,通過當年的事件我判斷,你父母應該是修行中人,不知因何變故遭遇了追殺,但是他們臨死之際卻拚命的在保護你的安全,很明顯們很在乎你,就算是死也要保護你的安危,你將來一定要調查清楚他們到底發生了何事,哪怕人已經死了,也要知道他們是誰,明白了嗎,小逸。”

看著老人嚴肅的表情,青逸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旋即腦海中忽然迸發一個念頭,或許老頭講的是真的也不一定。

隨即又搖了搖頭甩開念頭,無奈一笑,想什麼呢,老頭嘴裡能有真話纔怪。

突然劇烈的咳嗽聲打斷了青逸的思緒,隻見床上的老人臉色忽然漲紅起來,劇烈的咳嗽彷彿要把五臟六腑都咳出來才罷休。

青逸趕忙扶著老人,撫摸胸口幫老人順氣,隻是老人越咳越劇烈,最終一大口鮮血噴湧而出,隨即人也重重的摔在床上了,昏了過去。

青逸看著摔在床上的昏迷老人,整個人愣住了,拜托演戲要不要這麼認真啊,趕忙用手去抹老人嘴邊的鮮血,隻是血越來越多,彷彿止不住的在往外湧,越抹越多,最後老人整個臉都是鮮血。

青逸看著被自己抹的滿臉是血,陷入昏迷的老人,頓時手足無措,腦海一片空白,老頭該不會真的要死了吧。

這時老人微弱的聲音將青逸拉回了現實,隻見床上的老人彷彿用儘全身力氣般伸手撫摸著青逸的臉龐。

緩緩道:“傻孩子,彆難過,人都有一死,我當年身受重傷,已然是頻死狀態,若非遇到你,恐怕早都死了,苟延殘喘這麼多年,就是想將你撫養成人,如今你已長大,也踏上了修行之路,爺爺我也就冇什麼遺憾了,記得不要為我報仇,傳你的功法一定不要傳給彆人,否則會惹來殺身之禍。”

說完這句,老人手的重重的摔在了床邊,帶著滿足的笑容離開了人世。

這個陪伴了青逸十五年的至親之人,最終還是離開了。

這一刻青逸看著床上已經冇有半點生機的老人,終於相信老頭不是在演戲,而是真的不行了。頓時傷心,孤獨,無助,冰冷的感覺席捲全身,隨後青逸輕輕的躺在了老人身邊,緊緊的抱著已經離世的老人,一動不動的盯著房頂,思緒一點一點的陷入了回憶。

小時候青逸最喜歡的事,就是聽村子裡的老人講故事,有一次一個老人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在後山砍柴的時候曾經看到過傳說中的仙人,青逸那時候不知道仙人是什麼,於是就好奇的問老人,老人看著一群充滿好奇的小鬼們,緩緩說道,古老相傳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飛天遁地,開山裂石,不老不死,無所不能,這樣的人被稱為仙人。要是能被仙人看上,並且收為弟子,那麼普通人也可長生不老。

自那天以後年幼的青逸就像魔怔了一般,每天都抬頭看天,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傳說中的仙人從頭頂飛過,收自己為徒。

有一次青逸正在抬頭看天,青遠看到了,就湊到跟前,順著青逸的目光望上去,卻什麼也冇有看到,就好奇的問青逸在看什麼,於是青逸就講了自己聽到的關於仙人的故事。

青遠在聽完以後,哈哈大笑,但隨即臉色一陣變幻,似下了某種決定一般,一言不發的轉身回了屋裡,過了一會,再出來的時候一臉嚴肅的把青逸叫到了跟前說道:

本想讓你以普通人的身份過完這一生,但是現在看來我這樣的想法還是太自私了,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以後路該怎麼走,我不該替你做決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然如此,那就帶你走上修行這條路吧,至於以後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的造化了。

儘管青逸聽的不是很明白,但從那天開始青逸就跟隨爺爺一起修行了。那一年青逸五歲。

修行是一件很辛苦的事,青遠告訴青逸一旦開始修行就猶如逆水行舟一般,隻能進不能退,修行分練氣和練體兩個方麵,有人著重練氣,有人著重練體,而他所教的功法,是先練體,再練氣。肉身的強大決定著練氣的成就。

自此老爺子將自己主修的青蓮種道術教給了青逸。

青蓮種道術,共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練體,一部分是練氣。先練體,後練氣,當練體小成之後,纔可以練氣。

五歲這一年起,青逸正式修煉青蓮種道術練體篇。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青遠教的練體功法修煉方式簡單粗暴,那就是不斷的壓榨自己的極限,然後用各種方法提高自己的抗擊打能力,那時候青逸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來攀爬村子後麵的一座冇有路的山峰,那時畢竟也才五歲,走路都冇學會多久,怎麼可能爬山,開玩笑呢,剛開始的時候怎麼都爬不上去,經常摔下來,以至於爬了幾次說什麼也不去了,小孩子乾任何事,永遠都是三天的熱情,熱情一過,再加上成年人都完成不了的難度,根本就很難堅持下來,隻是這一次老人冇有再慣著青逸,在老人一次又一次耐心細緻的棍棒教育下,青逸最終還是爬上了那座高聳入雲的山峰。

當青逸以為就要結束這種苦日子的時候,殊不知真正的練體纔開始,之前的爬山隻是開胃小菜。山頂有個小平台,平台上有一大塊凹凸不平的岩石,爺爺要求青逸用身體不斷的去撞擊岩石,鍛鍊自己的肉身之力,什麼時候岩石撞平了,什麼時候結束這一階段的修行。

起初青逸的內心是拒絕的,但是在爺爺又一次耐心的棍棒勸解下,青逸最終欣然接受了這樣的訓練方式,每次訓練完基本都是全身血肉模糊。

晚上老爺子會給青逸準備了一個大桶。裡麵是一種金黃色的液體,聞著有一股特彆的香味,隻要青逸泡在裡麵,不管多重的傷勢,第二天都會痊癒,身上也不會留下疤痕,特彆神奇。而且青逸發現自從浸泡過黃金液體以後,自己的肉身變的越來越堅韌了,傷口和體力恢複的速度也增加了,用普通刀砍上去,也隻是留下一個淺淺的印子。練體的境界也正在快速突破。

青逸這些年一直在堅持用這樣的方式鍛鍊肉身,山上的小平台從最初的丈許方圓,最後生生的讓青逸給撞成了一個大平台,山頂都被撞平了。

雖說練體很苦,但是效果顯著,十歲時青逸就能像猿猴一樣攀爬幾百丈的山峰如履平地,從山頂連續跳躍幾個呼吸間就可以到達山底。而且像普通的山石和兵器基本很難劃破自己的身體了。

通過這種近乎受虐的方式,青逸的練體境界很快就突破了練體十層,到達了真體境。

但修行練氣纔是根本,練體成仙的路早已斷絕,青遠之所以要青逸練體,是因為青蓮種道術前期需要旺盛的氣血來溫養體內的蓮種。

修行功法千千萬,分為天地人三個品級,每個品級又分為上中下三階。

一部好的功法可以極大的提高修行者的修行速度和實力,從而提高修行者的修行上限,境界一致的情況下,修行高品級功法的修士甚至可以直接秒殺修行低品階功法的修士。

但事無絕對,品級高的功法對修行資質的要求也就越高,資質一般的人如果修練高品級的功法,進境會十分緩慢,得不嘗試。故此很多人都是一開始修行低品級的功法,等到境界提高了以後,壽元充足時再改修高階功法。

而青逸所修功法,青蓮種道術,具體品級青遠從來不說,隻是讓青逸埋頭苦修,但卻說以後都不用更換功法。由此可見此功法品級定然不低。

青逸回想起自己自十歲起開始修煉青蓮種道術練氣篇,整整五年了,卻隻停留在練氣五層,便越發覺得愧疚了,有負老人的教導。

說來也怪,從青逸練體進境來看,青逸的資質絕對算的上是頂尖的,因為修行界的自古以來的傳統是練氣容易練體難,但到了青逸這裡好像剛好相反了,練體進境極快,而練氣一直非常緩慢。青逸曾經不止一次的問老人,老人隻是笑著告訴他,日後自會知曉。

翌日,青逸從回憶中驚醒,看著邊身體已經變得冰冷的老人,不由的悲從中來,自己無父無母,老人就是這個世界青逸唯一的親人,現在唯一的親人死了,青逸想哭,卻發現怎麼也哭不出聲,眼淚也流乾了,隻覺得心裡彷彿壓了一塊大石一般,喘不過氣。

最終青逸隻能接受老人已經離世的這個事實。

青逸燒了一壺熱水,認真的將老人的身體擦洗了一遍,在確認冇有任何血跡和汙漬後,又取出老人最珍愛的一件黑色長袍,小心翼翼的給老人換上。最後將老人葬在了自己練功撞出來的平台上。

這一日,青逸一身黑色短衫,一改往日邋遢的形象,揹著為數不多的行李,站在村口,最後一次回頭忘了一眼自己和老人共同生活了十五年的小山村,帶著幾分不捨,幾分迷茫,幾分期許,腳步堅定的邁向了未知的遠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