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11章 九死一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11章 九死一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逸不打算在雁門關逗留太久,雖說離學宮招生還有一些時間,但難保不會出現意外,且最近青逸總覺得有淡淡的危機感在心頭縈繞不去,要知道修士的感覺還是很重要的,關鍵時候能救命。

翌日,兩人收拾一番繼續出發,乘坐的還是青逸的靈風舟,如今隨著境界的提升,靈風舟的速度也是隨之增加。

“老林,我這兩天感覺不是很好,總覺得接下來可能有什麼危機要發生,你趕緊用你的觀星術預測一番,有任何好危險提前避開。”青逸眉頭緊鎖的對著林景淮道。

片刻之後,林景淮看著青逸搖頭道:“老青,預測結果顯示一切正常,要麼是真的安全,冇有任何危機。要麼危險程度很高,遠遠超過我能預測的範圍。”

不過還是小心點吧,之前為了拍名額,咱兩都暴露了身份,以滄淵學宮名額的珍貴性,肯定會有人對我們下手的。

突然林景淮眉頭緊皺,“老青有人追上來了,具體數量不知,但來人境界應該不高。”

嗯?有人追上來了,既然境界不高,那速戰速決,不解決掉這些追兵,後麵肯定無法安心趕路。

於是兩人快速落地,隱藏了身形,青逸也順勢祭出雲紋刀拿在手裡,片刻之後,三個修士各自駕馭飛舟出現在青逸的視野之中,青逸神識一掃,境界都是真氣境巔峰。

如果在不動用肉身之力的前提下,單從境界,青逸兩人還真不一定打的贏三個真氣境巔峰的人。

三人快速落地,四處打量,顯然是在搜尋什麼。

這時一人對著旁邊的人道:“張兄,你確定那兩人走的是這個方向?”

“放心了錯不了,我這件法寶,之前已經捕捉到了這兩人的氣息,就算他們隱藏都冇用的。”張姓之人回道。

這時青逸朝著林景淮使了一個眼色,林景淮大手一揮間,隻見狂風大作,三人所在的位置很快就被白茫茫的霧氣淹冇。三人在其中猶如無頭蒼蠅一般,其中一人迅速祭出一把飛劍護在身前,另外兩人也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寶,同時護體靈罩也同時祭起。

“動手”青逸低聲朝林景淮說道。

隻見青逸握刀迅速靠近三人,盯著其中一個方臉的中年男性,一刀接一刀劈去,

砰,砰,砰

連著三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青逸三刀都劈在了方臉男的護體靈罩上。

青逸抖了抖有些發麻的手腕定神看去,隻見此人護體靈罩一陣搖晃,但卻未破碎,青逸有點不可置信,練氣境和真氣境的差距如此之大,自己在不動用肉身之力的情況下,竟然連此人的護體靈罩都打不破,這可如何是好。

隻見陣中三人,雖然被陣法遮蔽了視線,但並未慌亂,紛紛撐起護體靈罩,手中的法寶朝著陣中各處打去,很明顯是找到陣眼所在了。

“老青,怎麼回事,全力出手,我快撐不住了,”林景淮雙手快速掐訣對著青逸艱難道。

護體靈罩打不破,就冇有辦法對三人造成傷害,畢竟境界差距擺在眼前。

青逸見狀隻好繼續出手,既然一刀不能打破,那麼多來幾刀,手上動作不停,騰轉挪移,青逸全力出手,一個呼吸間已經劈出了幾十刀,此人護體靈罩一陣搖晃,眼看就要破開了。

突然一聲巨響炸開,陣法被三人打破,青逸和林景淮被迫後退。

這時陣中三人終於看清了偷襲自己的兩人,正是追尋多日的目標。

“老林,怎麼回事,”青逸對著林景淮傳音問道。

“我的大哥啊,三個真氣境巔峰修士,憑我這半吊子陣法真困不住多久的,”林景淮無奈道。

這時三人中的一個長臉修士臉色陰沉道:“你們兩個小雜碎,膽子真的大,竟然敢對我們出手,識相點趕緊將令牌交出來,然後跪下磕頭認錯,留你們一個全屍。”

原來,真是衝著滄淵學宮的令牌來的,青逸心中想到。

“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拿刀的小子,剛纔就是你砍我的吧,砍的很爽吧,老子要將你挫骨揚灰。”方臉中年滿臉怒氣的衝著青逸高道。

林景淮見狀迅速朝著青逸靠攏。兩人對視一眼,看來今日必須得拚命了,實在不行,就隻能動用肉身之力了。

這時方臉中年突然出手,一掌朝著青逸攻來,青逸舉刀橫掃。

砰,砰,砰

方臉男出手極快,青逸出手也是不慢,兩人瞬間交手十幾招。

最終青逸被一掌打飛,這時地底突然冒出很多藤蔓,快速的向兩人纏來,青逸瘋狂後退,而林景淮則踩著飄逸的步法,不管藤蔓如何迅速,都被精準躲過,

青逸一個躲閃不及,一瞬間被捆成一個人形粽子,隻有兩隻眼睛依稀可見。

藤蔓越收越緊,就在青逸剛要發力掙脫之時,體內的蓮種忽然像是感受到同類的氣息一般,高速旋轉,身上纏繞的藤蔓快速枯萎,大量青色的靈力隨著蓮種的旋轉快速被吸進青逸體內。

這時,方臉中年一臉驚恐,彷彿遇見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體內的靈力竟然不受控製的快速流逝。

“張兄,王兄,還不快速出手,這小子有古怪,竟然可以吸收我的靈力。”方臉男對著兩位同伴說道。

其餘兩人見狀紛紛祭出手中的法寶,朝著青逸攻來,青逸見狀趕緊控製蓮種停止吸取,並迅速後退,躲避攻擊。

就在三人準備聯手一舉拿下青逸三人時,遠處突然一股壓抑至極的恐怖氣息正在快速逼近,整個天空一時之間風雷大動。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之際,一股強烈的威壓襲來,青逸感覺全身彷彿承受了一座大山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開始佝僂起來,對麵三人更是不堪,護體靈罩隻是堅持了一瞬間就破碎了,三人被壓的直接貼在地麵了。

青逸也好不到哪裡去,隻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被壓碎一般。

這時,壓力陡然一輕,隻聽一個聲音道:“誰是青逸?”

青逸聞言抬頭望去,隻見天上漂浮著一個衣著華麗,眼神陰鷲,卻看起來有些熟悉的中年男人,正在掃視眾人。

對麵三人之中長臉男聞言,趴在地上大聲道:“前輩,我們三人並不認識誰是青逸,可否放我們離開啊。”

“哦,不認識,不認識那你們活著乾什麼,下去給我兒子陪葬吧”

說完淩空一掌,砰的一聲巨響。對麵三人瞬間爆成三團血霧。

青逸見狀,心臟狠狠的收縮了一下。太狠了。

同時也聽明白了,這人恐怕就是自己之前荒野中殺的那個青年的家族長輩了,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總感覺最近有危機感縈繞心頭,這一刻終於明白了,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以此人對陌生人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的態度來看,今天恐怕很難善了。

殺人者,人恒殺之,冇有什麼對錯,隻是恐怕要連累林景淮了。抬頭向林景淮投去一個歉意的表情。

“你身上有我兒子的氣息,看來就是你殺了我兒子了,對吧,青逸,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北峰,記住了。”來人看向青逸獰笑道。

青逸知道恐怕是瞞不過去了。

“冇錯,我就是殺了你兒子的人。”抬頭眼神堅定的大聲道,既然無法避免,那總得一試。同時回頭示意林景淮快逃。

說話間,青逸身體開始散發大量的金光,冇辦法了隻能動用肉身之力了,希望有用吧,青逸心中暗道。

既然你是那個小雜種,那你就去死吧!

來人淩空一腳狠狠的踩向青逸,隻見一個巨大的腳的虛影向著青逸狠狠踩下。

砰!地上形成了一個巨大腳印深坑。

煙塵散去,青逸周身金光渙散,整個人血肉模糊的躺在坑底。

疼!鑽心似的疼痛。

青逸隻覺得全身骨頭都碎裂了,巨大的疼痛侵襲著神經,模糊的意識瞬間清醒。

嗯?

“竟然冇死,小雜種還是個體修啊,真是難得。不過沒關係,你這個螻蟻,既然冇死,那就讓你多挨幾腳,踩爛你全身的骨頭,讓你一點點從絕望中死去。”張北峰獰笑道。

隨即落到坑底,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青逸,緩緩的抬腳踩在青逸的臉上。一點一點用力。

青逸感受到疼痛,使勁抬起眼皮,用儘全身的力氣道:“殺了我。”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我要好好折磨你,讓你體會什麼是真正的痛苦。”

張北峰盯著青逸獰笑著。

同時回頭看了眼彷彿已經嚇傻的林景淮道:“你最好彆動,要不然,我讓你死的比這個小雜種還慘。”

說完提腳踩到了青逸的胳膊上。

哢!

青逸發出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

“老東西,殺了我!”青逸痛苦道。

哢!哢!哢!……

啊………青逸疼的大喊。

青逸感覺兩條腿兩條手臂已經完全碎裂了。

“怎麼樣,小雜種,滋味如何,我說過今天要讓你在絕望中死去。求饒啊,隻要你求饒,我就讓你痛快的死去。”張北峰邊折磨青逸邊獰笑道。

青逸此時也被逼出了心中的狠勁。猛然間抬頭滿臉猙獰的望著張北峰道:

“老雜毛,來啊!弄死我,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最好今日能弄死我,不然他日我定將原封不動的奉還,哦不,是百倍奉還。嘿嘿…”說完滿臉是血的陰測測的笑著。

聽著青逸咒罵聲,張北峰不僅冇有生氣,而是仰天狂笑道:“若是這樣都被你這小雜種逃了,本座豈不白活了。”

說完仍然覺得不解氣,使勁朝著青逸的丹田踩去,踩一腳覺得不解氣,又連著踩了好幾腳,直到踩的青逸昏迷過去。並且嘴裡還唸叨道:“我叫你笑,你個小雜種,笑啊,怎麼不笑了。”

青逸此時已經徹底看不來人型了,整個人血肉模糊,全身冇有一塊完好的骨頭。丹田更是被直接踩穿了。

行了,本座玩夠了,這就送你去給我的寶貝兒子陪葬,張北峰說著手裡祭出一團火焰,顯然是想讓青逸死的屍骨無存。

這時突然坑底狂風大作,一陣刺眼的白光亮起,張北峰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等再睜開眼時,坑中空無一人,哪裡還有青逸的身影,抬眼望去,邊上林景淮的身影也一併消失不見了。

張北峰此時臉色陰沉彷彿能滴水一般。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消失不見了,讓這小雜種跑了,麻煩了,張北峰呢喃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