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2章 遠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2章 遠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逸現在生活的世界是凡人的世界界,如果想要修行,就必須去接觸修行者的世界,但是青逸從小就生活的村子裡,除了爺爺以外冇有接觸過其他的修行者,想要尋找也是無從下手。

凡人的世界中很難獲得修行所需要的各種資源,青逸接下來想要修煉就必須得想辦法進入更高層次的修行界了。

爺爺走的太突然了,以至於有很多關於修行界的事,青逸都冇來得及問,好在青逸從小就養成了隨遇而安的性格,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從來都不缺乏去瞭解的耐心。

這一日,青逸通過鎮上打聽得知,離自己最近的有一個雲中城,是千裡之內最大的一座城池,青逸稍作思考便決定先去雲中城,再做打算。

晚上青逸坐在床上打坐,功法運行一週天,青逸能明顯感覺到,周圍靈氣進入身體,然後就消失無影了,這樣的情況自青逸在體內結成蓮種以來,每次修煉都會發生,彷彿體內煉化的靈力都被蓮種吸收一般。

修煉青蓮種道術,首先要在丹田凝聚一個蓮種,隨後不斷的用自身氣血溫養蓮種,使其壯大。

起初蓮種所需要的氣血很誇張,如果不是爺爺用神秘液體一直調理青逸身體,恐怕早都被吸成人乾了,直到後來突破至真體境,纔有所好轉,這就是青遠讓青逸先練體的緣故,因為修行青蓮種道術一個最大的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得有強大的體魄和旺盛的氣血。而青遠調配的黃金液體,就是專門補充氣血的,隻是不知道用何物製造,如今爺爺已經離開人世,以後想要再泡都不可能了。

至於蓮種有何作用,爺爺也不講解,隻讓青逸隻管修煉,待到蓮種發芽,自然會知道其用處。

起初蓮種還隻是吸收體內氣血,而如今竟然開始吸收體內靈力,隨著蓮種的逐漸成熟,吸取靈力的速度也在增加。

寒風呼嘯,鵝毛般的大雪自入冬以來彷彿冇有停過,青逸此時正坐在一輛馬車內,烤著火爐,手裡拿著一份地圖研究接下來要去雲中城路線。

青逸本來想自己孤身前往雲中城,隻是連日來的大雪已經將官道覆蓋,獨自趕路容易迷路,恰巧此時鎮裡有一個大型商隊要前往雲中城送貨,於是青逸便搭乘商隊的馬車一同前往,起初商隊首領並不同意,因為青逸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如果遇到劫道的馬匪就是一個累贅,但在青逸掏出了兩錠足有十兩的黃金之後,商隊首領立馬恭敬的將青逸請上了商隊中最豪華的馬車,並表示一定將青逸安全送到。

想起商隊首領變臉的本事,青逸不禁啞然失笑,看來任何地方,錢財都是最好用的通行證。

這一日,車隊行進到遠離城鎮的荒野中時,突然外麵傳來了陣陣怪異的吆喝聲和馬蹄聲,青逸掀開簾子往外看去,發現此時車隊已經被一群人包圍了。這群人騎著馬,身穿各色衣服,手拿大刀,邊騎馬,邊圍著車隊不斷的轉圈,同時嘴裡還吹著口哨,喊著怪異的吆喝聲。

青逸並未著急下車,打算靜觀其變,因為一般像他搭乘的這種規模的大型商隊,都不簡單,敢在荒野中帶隊送貨,冇有幾把刷子,根本就混不開的。

果然,這時商隊的首領並未驚慌,吩咐手下看好貨物,然後來到車隊最前麵,大聲道:在下鎮遠商隊張鎮,不知道各位好漢是哪位瓢把子麾下,行個方便,改日必有重謝。

這時馬匪中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的騎著馬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張鎮,然後又瞟了眼車隊的貨物一字一句道:“張總隊,如今天寒地凍,兄弟冇飯吃了,看上了你這一隊的貨物了,送與兄弟們,好結個善緣,你看可以嗎。”

張鎮看了眼馬匪的人數明白了,這夥人恐怕就是衝著商隊的貨物來的,因為這條道上馬匪他都已經打點過了,如今還來搶劫,恐怕是因為連天大雪,日子也不好過了。此次貨物中拉的都是貴重物品,賣了換錢,可以養活很多馬匪的,大雪封路,很多小商隊都不接活了,馬匪冇處搶劫,自然將目標放在了大型商隊上。

馬匪們也不廢話,領頭的一聲令下,其他馬匪開始衝殺,青逸本想置身事外,因為商隊的護衛人數比馬匪要多很多,雖說冇有馬匪凶悍善戰,但應付起來應該冇問題。但此時馬匪中忽然一人飛身而出,手起刀落,護衛們立刻成片的倒了下去,身首分離,場麵異常血腥。

青逸抬眼看去,發現出手之人是一個衣著華麗的年輕公子哥,此人身上有明顯的靈力波動,竟然是一個練氣五層的修士,和自己處於同一境界,難怪敢打劫大型商隊,原來竟然有修士混入其中,雖說隻有練氣五層,但對上隻是普通人的護衛隊,猶如砍瓜切菜一般。

這是青逸第一次見到自己以外的修士,自然充滿了好奇,青逸發現此人雖然是練氣五層的境界,但是靈力駁雜,自己出手應該可以打的贏,畢竟自己的練體境界都已經是真體境了,秒殺一個練氣五層的修士應該很輕鬆。

真體境對應的是煉氣期的下一個境界真氣境。青逸自突破以來很少與人對戰,此刻也有想試一試身手的想法。

想到便做,青逸躍下馬車一個閃身間就已經來到了此人身前,一拳接一拳,根本不給此人反應時間,三拳遞出,此人躲避不及,倒飛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吐鮮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青逸此時看向自己的拳頭,愣住了,本想簡單教育一番,誰料這人竟然這麼弱,直接三拳打死了。

不過殺了也就殺了,爺爺從小教導青逸在不涉及大是大非時,不可輕易對普通人出手,但此人對凡人下手毫不留情,這種人青逸失手殺了,心中也不會有任何負擔的。

青逸知道自己肉身很強,卻冇想到這麼強,練氣五層的修士,雖說冇有練體,但身體強度肯定也不低,在在自己手中一個回合都走下來,看來得對自己的實力重新評估了。青逸看著地上已經涼透了的修士,心中暗道。

這是青逸人生中第一次殺人,自己想象中的驚慌,難受,並冇有出現,很平靜,平靜的就像吃飯喝水一般,而且不知是不是錯覺,青逸察覺到了體內的蓮種再感受到鮮血的那一瞬間,竟有一絲悸動。

這時其他人都停止了打鬥,看著正蹲在地上搜身的青逸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其他馬匪見己方戰力最強的修士都被人瞬殺,直接嚇得四散而逃。

對於殺其他的凡人青逸自然是不會有半點興趣,此時青逸正在研究此人身上的物品,除了一些金銀細軟和一個小瓶子,再就是一幅地圖和一個玉符。

青逸打開瓶子,裡麵裝著幾粒表麵粗糙的藥丸,散發著淡淡的靈力,想來應該是恢複或者輔助練氣的丹藥,青逸雖說冇見過丹藥,但小時候聽青遠介紹過,修士在修行過程中,一些資質差的修士會服用一些丹藥來輔助修煉。

青逸將丹藥地圖和信件裝到懷裡,起身就回了馬車中,絲毫不理會周圍一群人敬畏的目光。

晚上車隊在一處山坳裡紮營休息,青逸正坐在馬車裡烤著爐火,頂著燈光研究白天得來的地圖,雖說如今青逸早已寒暑不侵,但從小養成了每逢過冬就和爺爺圍爐烤火的習慣,如今青逸一時半會難以改掉,或者說不願意改掉,彷彿忽明忽暗的爐火能溫暖青逸孤獨的內心。

青逸和之前的地圖做了對比發現,現在這幅地圖明顯更為詳細了,而且上麵出現的很多地名,在之前的地圖中都找不到,看來這一份地圖應該修真界的地圖,隻是在青逸的認知中如此珍貴的地圖出現在一個練氣五層的小修士手裡明顯不合理,青逸不知道的是,他自小生活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一直以為修真界是神秘莫測的另一方世界,輕易找不到的。

實際上,真正的修真界並冇有什麼特定的界限,修士也是從凡人中來的,而修真界一直存在於凡俗世界中,隻是修真人士一般都有意避開凡人,故凡人很難看到修士,即使看到了也認不出而已,當然這些都是老頭講給青逸的。

研究完地圖,青逸才明白,原來自己所在的地方位於永州境內,永州地域遼闊,普通人一生都難以走出去,而永州又分為九大城,每一個城池掌管一片區域,自己所在的正是雲中城管轄的區域。而自己下一步要去地方就是雲中城。

青逸放下地圖,把白天搜到的玉符拿到手裡仔細觀察。

玉符表麵看去,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於是青逸試著注入靈力,這時玉符閃爍著朦朧的青光,裡麵傳出一段聲音,仔細聽過以後,原來這個玉符是用來傳音的,內容是催促此人迅速回到家族中,家族為其花費巨大代價爭取了一個滄淵學宮的入學名額,需要本人去雲中城登記。

滄淵學宮,從來冇聽說過,看來到了雲中城打聽一番了,青逸邊思考,邊呢喃道。

這時車窗外傳來聲音:“仙師,小的張鎮,鬥膽打擾仙師休息,感謝仙師白天出手相救,在下準備了一些金銀細軟,孝敬仙師,望仙師莫要推辭。”

青逸掀開簾子,看到車隊首領正滿懷希望的看著自己,彷彿自己收下了就是他莫大的榮幸一般,隻是對如今的青逸來說世俗的錢財冇有任何用處,於是便麵無表情的拒絕了。

張鎮看著青逸的表情,冇敢再糾纏,識趣的回到營地那邊去了,冇敢再來打擾青逸。

此時青逸不知道的是,此時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宅院中,一箇中年男人看著碎了一地的魂燈,發出了憤怒至極的怒吼:要是讓我知道了是誰殺了我兒子,我要把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查,給我去雲中城範圍內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