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6章 滄淵學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6章 滄淵學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翌日,青逸按約帶著請柬來到了多寶閣,在侍者的帶領下,穿過前堂,又穿過了後堂,頓時豁然開朗,隻見一個巨大的大廳中,從外向內,從高到低一排排座椅井然有序的擺放著,後麵高,前麵低,圍成一圈,中間是一個獨立的高台,四週二樓還有一圈獨立的包間。好不壯觀。

青逸隨意在一樓找了個位置坐下,環顧四周,大部分人都在閉目養神,還有一些人,穿著寬大的黑袍,包裹全身,隻留了眼睛在外麵,似乎是影藏容貌。

大意了,應該也做一下偽裝的,青逸心中暗道,正打算問問侍者看有冇有黑袍。

這時,中間的高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緩緩升於半空中,異常明亮,將整箇中間區域都照亮了,一個老者緩緩出現在石台上,正是昨天接待自己的掌櫃。

各位,老朽梁潘,添為此次拍賣會的主持人,拍賣中可以以靈石結算,也可以物易物,如果各位有要拍賣的物品也可進行拍賣,好了廢話不多說,下麵拍賣會正式開始。隨著主持人宣佈開始,整個現場的氣氛立刻嚴肅了起來。

今天的第一件拍品:破真丹,此丹雖為三階丹藥,但作用足以媲美四階丹藥,因為此丹可以打破練氣壁障,助練氣巔峰修士突破至真氣境。底價五百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靈石。

這時一人立馬喊道:五百靈石,緊接著又有人加價喊道,六百,後麵的很多人開始跟著加價了,不過境界最低的都是真氣境的修士,練氣期的修士有,不過大多都是護衛一類,基本都是一樓在喊,二樓則冇動靜,想必也是看不上這種低階丹藥,最終以一千枚下品靈石成交。

青逸此次來主要是長見識,不打算出手,破真丹青逸也看不上,因為通常隻有資質差的修士才需要丹藥輔助破境,資質好的都不屑於使用丹藥的。

第二件拍品:極品法器火雲甲,眾所周知,防禦類法寶都比較珍貴,此件火雲甲更是極品中的極品,築基期修士都可使用,底價六千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

主持人剛說完,就聽到有人喊道七千靈石,喊價的是一個包裹著黑袍的修士。青逸不打算拍,因為自己是體修,而且比一般的體修都要強,所以火雲甲對自己來說可有可無。

“八千”一人跟道。

九千,一萬,一萬一,一萬二,很快就被喊到了一萬二,其實這個價格已經超出了火雲甲本身的價值了,但防禦法器的價值往往要溢價很多,所以也正常。

“一萬五

”隻聽見二樓一個包間裡喊道。

一樓頓時冇人跟了。二樓修士要麼有背景,要麼境界高,所以不好得罪。

最終一萬五被二樓包間的修士拿下了。

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

一件一件的成交,青逸卻冇有出手的意願,因為這些拍品對自己太過雞肋。

這時台上的主持人介紹道:“偶得上古神石一塊,具體功效未知,但此物堅硬異常,不設低價,隨意加價,各位開始。”

本來青逸正在閉目養神,這時突然感覺到肉身有異常,竟然開始自行發熱,蓮種也快速旋轉,彷彿遇到了令自己興奮的東西,青逸睜眼一看,竟是一塊黑色石頭,隻是怎麼看,都不像有什麼特殊之初,但身體的變化表示此物確實有異常。

青逸環顧一週,發現周圍竟冇人叫價,於是抬手道,十塊靈石,這時大家紛紛把目光聚集過來,想看看是哪個冤大頭上當了,因為像這種石頭這樣的特殊物品,過去出現過很多次,大部分人買回去都冇有任何用處,所以有人拍這種東西,大家都很好奇,隻是一看是一個穿著黑色短衫的十五六歲的少年,頓時就失去了興致,估計又是哪家的公子哥,不識貨。最終青逸以十塊靈石的價格拿下了這個黑色神石。青逸此時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但東西得等到拍賣會結束了才能拿到,那就隻能等會到手了以後再一探究竟了。

這時又聽主持人道:接下來拍賣的物品適合築基期以上的修士使用,請二樓的各位貴客做好準備。

第一件,第二件,第三件………基本都是丹藥法寶一類的,青逸目前還是冇有什麼興趣,不是冇靈石,隻是以他目前的實力拍了也用不了,說到底還是境界太低。

就在青逸以為拍賣會要結束的時候,主持人突然道:“接下來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品,不過在這之前請允許我就這件物品為大家做一個普及。”

“在坐的很多人都是我們雲中城的本土修士,或者永州範圍內的本土修士,對於永州以外的地方都不太瞭解,永州總共有九大城,這個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但在永州之外還有三大州,每一州縱橫連綿,都要超過永州太多,其他三州分彆是幽州,武州,離州,四州共同組成了東域,所以古有東域四州的說法,而離州又是整個東域的政治文化中心。”

說到這裡整個拍賣場已經沸騰了,因為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冇有走出過永州範圍,甚至於有的人都冇出過雲中城的範圍,整個永州太大了。所以對於主持人所講也是第一次聽說,難免覺得新奇。

肅靜,這時主持人繼續道:“為了提高整個東域的修行水平,於是萬年以前東域的官方組織和當世強者共同建立了滄淵學宮,用以培養整個東域年輕一輩,為東域儲備後備力量。”

“滄淵學宮彙集著整個東域年輕一輩最有天賦的修行者,也是所有年輕一輩夢寐以求的修煉聖地,那裡有浩瀚如海的功法秘籍,東域頂尖的強者大能做先生,所以滄淵學宮是整個東域,強者的搖籃,萬年時間為整個東域培養了數不清的強者。”

青逸聽到這,總算解開了心中的疑惑,離州,滄淵學宮,一定要去,作為一個年輕人,誰不想和同輩一較高低,誰不想在同輩中脫穎而出,成為整個時代的弄潮兒。

滄淵學宮十年招生一次,麵向整個東域,但整個東域何其大,人數何其多,並不是每個年輕人都能進入其中,且不說巨大的地域跨度,就說去往離州的傳送費用,很多人一輩子都湊不齊這筆靈石。

而我永州本身地處偏僻,和其他三大州之間又有妖獸山脈阻隔,故每屆能參加的人數又少了很多,所以滄淵學宮每屆給永州的名額就很少,而這些少量的名額通常都由官方占據。

但是,這一次為了四大州的平衡發展,滄淵學宮,決定給永州多一些名額,而作為永州官方這次會拿出了一部分名額給到散修和修仙世家們,九大城會各占一部分。

這次我們雲中城官方從總名額中拿出一百個名額進行拍賣,凡拍得名額之人,官方會負擔所有傳送的費用和滄淵學宮的入學費用。

但有個要求,十年學成必須回雲中城效命十年,當然你也可以不要這筆費用,這樣也就不用回雲中城效命十年。

這時台下一人道:“滄淵學宮選拔的是天才修士,難道不應該通過比試的形式來選拔優勝者嗎,為何要通過拍賣的形式?”

主持人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問話之人,那眼神分明在說,小夥子,你還是太年輕啊。

青逸剛纔就想到了這個問題,看到主持人的表情,瞬間就明白了,果然這個世界上就冇有公平的事,寒門想要崛起幾乎是天方夜譚,窮文富武,任何地方都適用,弱肉強食的修仙世界更是如此,說到底,修行就是資源的爭奪與比拚。

在修仙界資源永遠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這時,主持纔開始慢慢說道:“一個名額一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靈石,現在開拍。一個人隻能拍一個名額。今天總共拍十個名額。後續名額會在十天內拍完。”

青逸幾乎一瞬間就決定了,先拍到手一個名額,因為一百個名額冇有幾天時間根本拍不完,一來自己冇有那麼多時間,二來後拍的容易被人盯上,再者,今天是第一天,絕大部分人才聽說這個訊息,等後麵幾天持續發酵,名額肯定會越賣越貴,今天很多人冇帶這麼多靈石,所以今天是出手的最佳時機。青逸相信出了雲中城肯定會有人出手搶奪的,富貴險中求,人為財死這是亙古不變生存法則,何況是一個一步登天,換天改命的機會。

青逸準備將第一個拍賣的名額拿下,雖說第一個名額肯定競爭激烈,但無所謂,自己目前靈石充足,拍一個名額,綽綽有餘。

這時已經有人開始喊價了,

三萬,四萬,六萬,八萬。

“十萬”青逸喊道,很快就有人跟上。

十二萬

十五萬

“十六萬”這時隻有二樓靠右邊的一個包間裡的人再和青逸競價,其他人已經停止喊價了,因為大家明白這隻是第一個名額,冇有必要爭的你死我活,後麵名額多的是,等大家基本都有名額了,在競拍不遲。

此時二樓右邊包間的是一個表情陰鷲的年輕人,年齡大概二十歲左右,身邊兩個美女穿著暴露的正在為其按摩喂水果。青年發出陰測測的笑聲,顯然是勢在必得,這時旁邊站著一箇中年人小聲說道:“公子,不必和此人爭鋒,一來此人雖然坐在一樓,但出手闊綽,想必家族背景不會差,二來以我們的實力後麵想要競拍其他世家的人肯定會賣家主一個麵子,我們拿到一個名額基本已經板上釘釘了,所以冇有必要爭。”

年輕人聽罷,神色陰沉的看了眼青逸,隨即放棄競拍。

青逸自然不知,但這個名額自己勢在必得,所以直接叫價二十萬。

主持人深深的看了眼青逸:“二十萬一次,二十萬兩次,二十萬三次成交,恭喜拍得名額的這位公子,下麵繼續。”

青逸看到名額終於到手,長舒了一口氣,此時再也坐不住了,立馬離開座位來到了多寶閣的待客室,很快侍者就拿來了自己拍得的黑色石頭和一個令牌一樣的東西,這個令牌平放時,上麵會飄出兩個字(滄淵)若隱若現,非常神奇。

青逸支付了二百塊中品靈石和十塊下品靈石。

這時侍者道:“我們掌櫃的說了,您現在是我們的貴客,所以十塊下品靈石就不收了,再送您一張我們的紫金會員卡,以後在東域的任何一個多寶閣內都可以享受優惠。如果說您打算藉助官方的渠道去往學宮,則需要一個月後直接到城東衙門處報到。”

青逸暗道一聲果然,這多寶閣果然不是什麼簡單的勢力,要不然也不會知道這些對於普通人來講的秘聞,更何況還代替管方變相兜售滄淵學宮的招生名額。青逸根本就冇打算借用官方渠道,且不說以後會受製於官方,最重要的是自己去了以後恐怕會被調查的一清二楚,雖說自己不怕被調查,但青逸目前還不想和官方打交道。

最後侍者還貼心的準備了一個黑色鬥篷,顯然是把所有的危險都替客人考慮到了,青逸回了一個善意的笑容,然後就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