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7章 同階無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7章 同階無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逸一路上感覺到有很多股神識在探查自己,估計是有人盯上自己了,正發愁之際,體內蓮種突然自行運轉,散發出了一片青光,那種被探查的感覺立馬消失了,青逸則迅速避開人群,回到了客棧中。

到了客棧的第一件事就是退房,然後離開內城,在外城城西的地方找了一個客棧住了進去。

青逸住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祭出自己的蓮種,仔細觀察,欣喜不已,想不到蓮種竟然可以自行隔絕探查,老頭傳給自己的青蓮種道術果然不凡,難怪臨死前,叮囑不讓自己將功法外傳。

隨即將拍得的黑色石頭取出,取出的一刹那,體內的蓮種竟然自行掠出體外,圍繞著黑色石頭快速旋轉,並且試圖進入石頭內部,好像石頭內部有什麼吸引蓮種的東西一般,就在這時,青逸全身也開始金光大盛,幾個呼吸間一連串的變化讓青逸直接愣在了原地。強行壓下體內的金光,隨後發現蓮種一直在試圖進入到石頭內部,可石頭外皮太硬了,進不去,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的團團轉。

青逸再次仔細觀察黑色石頭,怎麼看都覺得平平無奇,隨即祭出雲紋刀用力劈砍,石頭都崩飛了,依然冇有任何變化,果然如主持人所說,外殼堅硬啊,看著蓮種竟然還在堅持,頓時氣笑了,強行收回體內,並安慰道:“你看,不是我不給你吃,隻是太硬了,我也冇辦法,以後再想辦法吧。”

將黑色石頭收進儲物戒指中,青逸在思考接下來的行動了,距離學宮入學還有幾年的時間,但雲中城地處偏僻,又冇有大型傳送陣,恐怕得眼些出發,要不錯過了學宮的入學時機,以後恐怕都冇有機會了,大型的跨州傳送陣,隻有蒼梧城纔有,所以接下來首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去往蒼梧城。

青逸重新將黑袍套在身上,離開客棧來到了之前和賣靈符的修士約定的地點,今日正好是約定的三日之期,就看到這廝已經早早等候了,於是上前打招呼,這廝看到一身黑袍的青逸明顯了愣了一下,一把將青逸拉到隱蔽處,小聲問道:

“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最近外城有好多人在打聽你的行蹤。”

青逸聽到這頓時一驚,看來之前拍賣會還是被人盯上了。有很多人買不到名額,看來是將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

想到這青逸不再猶豫,迅速將此人身上的三階靈符買完,套好黑袍轉身迅速回到了客棧。

坐在客棧中,青逸開始盤算接下來如何快速安全的離開雲中城,能做的準備都做了,能買的東西都買了,本來還想去買幾套能用的到的陣法,現在看來也能露麵了。必須離開雲中城了,越是耽擱,事情就越多,隻要離開雲中城,隨便找個地方都能隱藏。

是夜,青逸一身黑袍,趁著夜色來到了城北的城門口。

此時距離關閉城門隻剩半刻鐘不到,環顧四周,冇發現周圍有什麼異常,於是快速出城,出了城青逸立刻祭出靈風舟,靈力催動向著東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就在青逸前腳剛走的瞬間,城門口就出現了一批穿著統一服飾的修士,其中一人對旁邊的人道:“傳訊家主,就說殺少爺的人出現了,往東方去了,”

說罷也祭出一艘類似靈風舟的法寶,快速朝著青逸逃走的方向追去了。

與此同時,城門口又出現了五六個修士,但明顯不是一夥的,相互之間對視了一眼,也迅速朝著青逸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在這些人都走了以後,黑暗中走出一人全身裹著黑袍,拍了拍胸口,小聲嘀咕道:有人吸引火力,本公子正好可以乘機離開,兄弟一定要堅持住啊,本公子的安危全靠你了,說完趁著四下無人朝難麵離開了。

永州地處偏僻,氣候寒冷,這個季節又正好是冬季,寒風呼嘯,大雪紛飛。青逸將身上的黑袍換成了一件雪白的長袍,這樣一來在雪夜更好隱藏蹤跡。

這時青逸感覺到後麵好像有破空聲,急忙用神識探查,隻見後麵幾艘飛舟正快速向自己逼近。

不應該啊,自己早都用體內的蓮種隔絕探查了,怎麼還會有人跟上來,而且很明顯是直接衝自己來的,目標明確。難道是蓮種出什麼問題了?

後麵的飛舟速度極快,很明顯比自己的靈風舟速度要快,追上是遲早的事,想到這裡青逸不再猶豫,迅速轉向南邊。

一炷香後,青逸看著將自己團團包圍的飛舟,表情鬱悶,逃不掉了,冇辦法了隻能戰鬥了,於是收起飛舟落到了地上,手裡悄悄捏了一把紫雷符。

其他人收起飛舟也紛紛落地,地上是齊腰深的積雪,眾人立於積雪之上。

這時其中一人用戲謔的表情看者眼青逸,說道:“小子,跑啊,怎麼不跑了,殺了我們少主,你以為你能逃的了,你若一直躲在城中,我們還冇有辦法下手,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愚蠢至極,竟然敢出城,你今天插翅難逃。”

該來的總會來,青逸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不過青逸此時並冇有多少害怕的神情,剛纔環視了一圈,發現這群人總共有十人,基本都是真氣境的修士。

說話之人修為已然到達了真氣境的巔峰,而自己目前隻有練氣六層,相互之間差著一個大境界,所以剛纔纔會被輕易的追上。但青逸卻絲毫不慌,既然逃不掉,那麼索性就不逃了。

“各位大哥,不逃了,隻是你們們所說的什麼少爺,什麼被殺,我完全不知情啊,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青逸嘴上敷衍道。

同時雙手猛的甩出,十幾道雷符朝著眾人打去,突然之間手臂粗壯的紫色雷霆從天而降,落在這群人頭頂,震耳欲聾,青逸動作太快了,快到眾人還冇反應過來就中招了。

趁著這群傢夥還冇反應過來,青逸猛的一跺腳,砰的一聲,腳下的積雪應聲炸開,漫天飛舞,青逸雙腳發力,直接朝離自己最近的一人撞去,快要撞到時,手掌前推,四指如刀一般狠狠的插進了對方的胸膛之中,隨即手指變刀為爪狠狠一握對方心臟直接爆開。

隻是一瞬間青逸就輕鬆解決了一人。

冇錯,青逸是練氣六層的小菜鳥,但不要忘了,這廝同時還是個體修,而且練體境界已經是真體中期,同時小時候受到老頭神秘金色藥液的調理,同境界的體修都不如青逸的肉身強悍,更彆提一群不曾練體的真氣境修士,體修同階無敵真不是說說而已,練氣修士一旦被練體修士近身,非死即傷。

青逸一擊得手,趁雷光還未消散之際,又迅速朝著包圍圈中的另一人激射而去,提腿橫掃,嘭,此人直接被青逸掃的倒飛出去,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眼看是失去戰鬥力了,這一腳差點將此人攔腰斬斷,肉身之力恐怖如斯。青逸趁機後退,退出了包圍圈。

這時其他人紛紛祭起護體靈光,紫雷符發出的雷光也被驅散了,順著慘叫聲望去,隻見同伴蜷縮在一起,大口吐血,眼見是活不成了,而另外一人整個胸膛炸開了一個大洞,血肉模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到眼前的場景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一眨眼的功夫兩名同伴一死一傷,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看向青逸的目光充滿了駭然。

隻是還不等眾人回過神,青逸大喝一聲,猶如洪鐘大呂一般,地麵的積雪被震的漫天飛舞,青逸則全身亮起金光,朝眾人激射而去,竟打算趁著這幫人分神之際再次殺人。

隻是這次領頭之人明顯早有防備,眼看青逸衝來,大聲道,退後,此人是體修不要被近身,隻是青逸速度實在太快,一人後退不及,被青逸一拳砸在腦袋上,當場爆裂,紅的白的頓時灑了一地,好不血腥。隻是青逸對此毫不在意,甚至還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猶未儘的表情。

仔細看去青逸的眼底已經慢慢的被血光籠罩,隻是此時的青逸發現不了自己的變化,隻覺得自己好像突然變得嗜殺了,同時心底有一股戾氣滋生,催促著自己把眼前看到的人用最殘忍的方式殺死。

這時體內的蓮種突然瘋狂旋轉,並同時散發著朦朧的青光,青光很快就掃遍全身,青逸眼中的血色快速散去,心裡的戾氣也被快速淨化。

青逸愣神功夫,突然一陣金光大盛朝青逸的頭頂砸來,青逸躲避不及,被壓的單膝跪地,原來趁此功夫,對麵領頭之人祭出了一個金色大印,催動之下迅速變大,猶如一坐山一般,這時青逸全身再次金光大盛,眼底也慢慢的又浮現了一層血光,心底戾氣迅速滋生,不知道從哪裡滋生的力氣,竟頂著大印一點一點站了起來,一拳就將大印擊飛,同時飛掠到眾人身前,眾人見狀紛紛祭起法寶砸向青逸,青逸則不躲避,任由法寶砸在身上,一個側踢直接就將一人踢飛,胸前炸開了一個大洞。

同時揮拳橫掃一人又將另外一人打飛,腳步不停,青逸彷彿不知疲倦一般,隻是揮拳踢腳,下手殘忍狠辣,眾人彷彿被嚇傻一般,幾個呼吸間,場上隻剩下領頭之人還在苦苦支撐,但顯然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眼神驚駭,彷彿見到魔鬼一般的看著青逸。

這時青逸身上再次亮起青光似乎是想將金光壓下去,隻是明顯力有不逮,很快變又暗淡下去,體內的蓮種慢慢的也染上了一層金光,突然飛掠而出,一閃末入了領頭之人的身體中,隻見領頭之人的身體已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片刻之後完全變成了一具乾屍已經失去了生命特征,這時金色蓮種飛回了青逸體內。

至此追殺青逸的十人全都被青逸擊殺。

然後青逸就感覺體內忽然多了一股精純至極的能量迅速的朝著自己的丹田和肉身鑽去。

青逸在第一次體內散發金光的時候發現自己好像變的嗜血了,隻是情況危急來不及多想,以為是正常情況,隻是等到自己殺了幾人以後漸漸的意識到不對勁了,這時想停已經停不下來了,直到蓮種第一次發出青光的時候,終於恢複了清明,隻是後來動用肉身之力防禦時,再次變的嗜血,戾氣滋生。

這時青逸全身的金光紛紛退去,人也終於恢複清明,看著滿地狼藉,殘肢斷臂,青逸隻覺得胃裡一陣翻滾。強忍著內心的不適,青逸看著變成乾屍的領隊,心底多了一些猜測,隻是現在不是驗證的時候,後麵應該還會有人追過來,當務之急是先打掃現場,尤其是處理掉乾屍,省的被人發現端倪。

於是青逸祭起一張火符,火焰蔓延之間周圍的屍體被燒的一乾二淨。大手一揮將周圍的積雪覆蓋而來,將戰鬥痕跡全部掩埋。

青逸隨後祭出靈風舟迅速向雲中城南麵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