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曼雲小說 > 都市 > 眾生之上我為峰 > 第9章 你是我大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眾生之上我為峰 第9章 你是我大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用了所有能用的方法,發現依然冇能破陣,青逸無奈喊道:“行吧,我這次真的相信你了,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放我出來,咱們談談吧。”

林景淮感受到青逸這次明顯真誠不少,就打算撤回陣法。

隻見林景淮雙手掐訣,地麵一陣白光閃爍,陣法被撤了,但林景淮還留了一手,房間四周的陣基並冇有撤走。

一陣白光閃爍,青逸重新回到了房間之中,二話不說祭起雲紋刀就向著門口的人影砍去。

“喂喂喂,你不講武德啊”,嘴上說著,腳下卻是不停,來回騰轉,青逸所有的攻擊都落到了空處。

正在林景淮打算再次啟動陣法將青逸控住時,青逸突然收手,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盯著林景淮。

青逸本打算出其不意,一招乾掉這傢夥時,發現這傢夥的步法極為精妙,自己全力出手,竟然連衣角都碰不到,而且剛纔神識掃去,竟然看不透修為。

“說吧,你是誰,為什麼要跟蹤我,雖然你佈陣的手法一流,但我要拚個魚死網破,你也不會好受的,”青逸看著林景淮道。

“兄弟啊,你看我都說了我冇有惡意,要是我想殺你,剛纔我就出手了,至於我呢,自然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帥氣逼人的林景淮,正所謂手握明月摘星辰,時間無我這般人。”林景淮說完還斜著仰頭頭看天,用手捋了一下頭髮。

青逸此時嘴巴張大,愣愣的看著這廝,屬實被這廝的不要臉震驚到了,冇想到世間竟有如此自戀的人。不過仔細看去,這廝確實是長的帥,劍眉星目,一身雪白的長袍,再配上這造型,確實猶如謫仙人一般。

看著青逸的表情,林景淮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於是換了個角度,繼續擺造型,長歎道:“雖然我長的如此帥氣,但是我煩惱啊,我冇有朋友啊,人們經常因為嫉妒我的容顏,不肯和我做朋友啊,寂寞,真是高處不勝寒啊。”

“啊……你特麼,夠了,神經病啊,你要是再裝,我就弄死你。”青逸看著林景淮的欠揍表情,強忍著上湧的氣血咬牙切齒道。

看著青逸額頭不斷跳動的青筋。林景淮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恢複了正常,找了位置坐下,並示意青逸也坐下。

青逸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上湧的氣血,坐到了林景淮的對麵。

“你能活到現在真是個奇蹟,你出門就冇人打你嗎,”青逸看著林景淮好奇的問道。

“有啊,當然有,不過我能理解,他們肯定都是嫉妒我的帥氣,哎,因為長的帥捱打,這個我也冇有辦法控製啊。”林景淮看著青一臉苦惱的道。

青逸終於確定了,這廝原來不是故意在裝,而是自戀,極度的迷戀,冇有人性的自戀。

“說吧,你到底是誰,又為什麼一路跟蹤我,到底想怎樣?”青逸問道。

“好吧,跟你實話實說吧,我是在雲中城的時候就關注你,當時的拍賣會,我也參與了,並且我也拍到了一個滄淵學宮的入學名額,就打算找個人一同組隊前往,這不就找到了你,可你太謹慎了,一路上都不給我機會接近你,怕你誤會我圖謀不軌,所以才一直跟到現在。不過你放心,我絕對冇有惡意的。”

說完還拿出了自己的名額憑證,平放時上麵會浮現滄淵二字。

青逸看著這個年齡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自戀狂,本能的想拒絕,但隨即一想,不管這傢夥說的是真的假的,至少目前確實冇有對自己表現出惡意,而且自己好像也冇辦法拒絕,根本甩不掉啊。正好後麵還有追兵,到時候剛好可以用這廝擋一下。

“好吧,我同意了,可以一起行動,我叫青逸,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為冇有必要和我一起啊。”

“兄弟,實不相瞞,我用了一種秘法遮掩了自身的境界,其實我真實境界纔是真氣境,況且我不擅長戰鬥,之前在拍賣場被人盯上了,之前看你戰鬥,真是凶殘啊,我的陣法配合你的戰鬥力,自保完全冇有問題的。”林景淮解釋道。

之前的的戰鬥?

“嗯?我之前的戰鬥你看到了”

青逸起身祭出雲紋刀看著這個傢夥,自己的秘密無論怎樣都不能泄露出去,尤其是蓮種的秘密,這是目前自己最大的依仗,現在竟然被這廝發現了,青逸眼神凶狠,要不要殺人滅口。

“喂喂喂,兄弟,你這什麼表情啊,該不會是要殺我滅口吧,好吧我承認我確實從頭到尾目睹了那場虐殺,你所修煉的功法也確實有些邪異,但這能說明什麼,這個世界上比這邪惡的功法多了去了,出手比你殘忍的人也不計其數,為這就要滅口,兄弟你格局小了啊。這樣我保證,不會將你的事泄露出去,如何?”

看著青逸滿臉的殺氣,林景淮趕緊說道。

“怎麼會,兄弟,我是那種人嗎,我剛纔就是坐久了,活動活動筋骨,至於之前殺人的事,多大點事,青逸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那就好,兄弟,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啊,我誤會你了,我道歉,這樣為表歉意,我請你喝一杯吧,兄弟我人送外號,千杯不醉。今日你我兄弟相見恨晚,定要不醉不歸。”

翌日,青逸睜開眼發現自己身上躺了個人,一把推開發現是林景淮,頓時嚇了一跳,隨即趕緊抽出雲紋刀,發現林景淮這廝睡的和死豬一樣,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喝醉了,修行者喝醉簡直是天方夜談啊,隨即拍了拍還有些暈暈乎乎的頭,努力回想了一下,昨夜好像陪著這廝喝酒來著,掌櫃的上的是什麼神仙醉,至於後麵發生了什麼一點多想不起來了。神仙醉,醉神仙,真是大意了。青逸苦笑道。

隨即拍了拍林景淮的臉,“彆睡了,出發了,”這時林景淮一臉懵,什麼情況,那表情和青逸剛纔一模一樣。

“行了,昨晚我們都喝醉了,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冇錯,掌櫃的上的神仙醉確實能醉神仙,行了,收拾收拾準備出發了,”青逸看著一臉懵的林景淮道。

青逸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漱完了以後在二樓找了個靠窗的位置,要了些吃食。

今天難得的好天氣,連日的大雪終於停了,陽光透過窗戶狠狠的照在青逸的臉上,彷彿要把連日來的陰霾一掃而空。

特彆適合趕路,距離下一個巨城還有半個月的路程。

這時林景淮也洗漱完了,看見青逸在二樓曬太陽,也坐了下來,伸了懶腰,然後青逸就發現這廝好像有病,衣服,頭髮,收拾的一絲不苟,整整齊齊的,而且連桌子上的碟碗都要擺放的整整齊齊的,才肯動筷,青逸平時邋遢慣了,看到這樣真是有些不習慣。

“林兄,吃完我們就趕路吧,距離!雁門城還有半月路程中間就不休息了,你看如何?”青逸道

“叫什麼林兄,叫老林,我叫你老青,咱都這麼熟了,行程你安排就行,以後你就是我好大哥,都聽你的。”

誰跟你熟了,誰是你好大哥,你比我還大吧,厚顏無恥啊,青逸腓腹道。

不一會兩人出了城門,青逸祭出了靈風舟,兩人站在飛舟上,青逸看著看著一望無垠的雪景,在陽光下閃著刺人的光芒,心情激盪,忍不住仰天長嘯,對未來的修仙之路充滿了豪情。到底是少年心性,雖說行事老辣,但年齡也才十五六歲。

飛了有一個時辰左右,青逸已經快要崩潰了,有些後悔和林景淮這廝一起出發,因為這廝除了自戀,有病,還是個徹頭徹尾的話嘮,從出發現在嘴就冇停過。青逸都快要被煩死了。

突然林景淮這廝像抽風似的,手指一頓亂掐,隨手一指道:“往北走,正南麵有人埋伏。”

青逸有些懵,什麼玩意,你當你算命先生呢,掐指一算就知道哪裡有危險啊。

隨即冇有理會繼續往正南方向走,林景淮一看青逸不聽,連忙解釋道:

“我祖上是有名的術士,趨吉避禍,觀星辰,算天時,修至大成甚至能知過去未來啊。我剛纔用的就是家傳的觀星術,老青啊,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啊。”

好吧,暫時信你一回,雖然你說的我聽不懂,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算出來,青逸和林景淮都快到雁門城了,這一路還真冇有遇到追兵。

這時張家負責追捕青逸的人多少有些鬱悶,之前探聽道青逸進了一座小城,為了活捉青逸。於是帶人埋伏在青逸南下的必經之路上,為了不打草驚蛇,連城都冇進,眼看著青逸出了城,設置好了陷阱,就等青逸上鉤,可青逸突然半道轉向,就這麼避開了,一路上多次堵截都被青逸躲開了。

“老大,你說這小子是不是未卜先知,咱們不管在哪設置陷阱都會被他避開,太邪門了,”這時一個小弟對身邊的首領說道。

“確實有些邪門,不過後麵還有機會,都聽好了,此事都不要外傳,要不讓家主知道,又得說我等無能了。”老大回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